边境贸易中的竹与竹妇习俗 ,学者: 陈树培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第一次参观蒲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到了蒲寨,好像到了越南,竹帽姑娘很显眼。在街上,竹帽随处可见。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竹帽女子的异国风情。越南女人带着竹帽闯世界。我是南方的乡下人。我从小戴着竹帽长大,对竹帽有着天然的喜爱。

蒲寨是广西边境友谊关附近的一个边境贸易小镇。它与越南隔海相望,群山和田野由田野连接。“城墙以北有一条蓝色的山脉线,城东有一条白色的水曲线”,鸟儿飞过国界,鱼儿游过国界。

为了避开北京冬天持续的雾霾和寒冷,我光着头“来到蒲寨”呼吸边陲小镇的新鲜空气,领略边贸的异域风情,因为这里有一个和村子做生意的哥们。

前一天下午刚敲定,第二天早上又登上了飞往南宁的航班。汽车沿着322国道南(宁)—友谊()段飞驰。阳光在天空中闪耀,两边飘着圆润的香味,地面边上炊烟袅袅,蓝天白云,心情十分清爽。

到萍乡市花了两个多小时,然后沿着“浦寨不夜城”的路牌坐了二三十公里的公交车,然后一路换乘到了浦寨。

蒲寨原本是一个小山村,但方圆只有两三平方公里。但乘着改革开放的快车,依托中越边贸优势,小庙小神众多,成为中越最大的边贸口岸,吸引了上千条人行道,中国最大的红木市场,中国边贸最大的农副产品市场。

在有生意的蒲寨,有一个竹笠女子。勤劳的竹帽女孩是那里的一道风景。

在浦寨唯一的农贸市场,一个戴着竹帽的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戴着一顶圆锥形的竹帽子,竹帽子下面围着一条花围巾,穿着一件又白又宽的黑色夹克,骑着一辆自行车。她在后面的架子上拿着一个大铝锅。锅里全是花生糯米,类似老红桃的馅。用花毯盖得严严实实,站在市场门口卖,每碗“几万块”(越是有人来买,她就赶紧从车把上的塑料袋里拿出一次性塑料碗,装上糯米,然后用瓶罐罐撒上香料放在推车筐上。有时几个买主一下子围了上来,食客们吃得津津有味。

在市场的拐角处,另一个戴着竹帽的女人提着两个卖越南小吃的大竹编平筐,旁边放着竹帽,面前放着一把小塑料椅子。两个篮子里,一边是越南炸春卷和米粉,另一边是铝锅,煮着越南人喜欢吃的鸭蛋。

啊,鸭蛋!我突然想到,几年前我去越南旅游的时候,越南女导游精彩地讲了越南有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其中一个稀奇古怪的就是毛鸭蛋上的美食。我不敢相信我在站在这里的竹帽子上看到了我的真面目。

原来鸭蛋是孵化十天的鸭蛋。煮熟后,他们剥去鸭子的头和身体,然后倒入鱼露、柠檬和其他配料。据说它们吃起来很新鲜,可以治愈头痛,弥补头痛。它是越南人的最爱。

越南小吃爱放鱼露,有句话说“晚餐看鱼露”。据说鱼露是越南女性苗条身材的秘方。因为鱼露养阴,女性吃了可以保持年轻的体态。道听途说,这种说法是否有根据还有待考证。不过,作为潮州人,我也喜欢鱼露的味道,只是去北方的时候吃的比较少。

在市场周围,还可以看到竹编傣族妇女三三两两提着竹篮,售卖红毛丹(也叫毛荔枝)、火龙果、林玲等越南水果,非常新鲜,价格便宜,味道鲜美。

这些戴竹帽的女人在集市上很显眼,有越南风味,但商店里的越南女人平时不能戴竹帽,只有外出或回越南时才戴。

在浦寨国门楼和红木市场,商铺紧挨着。来自越南和东盟的红木工艺品和家具琳琅满目。大红木佛像傻乎乎地在店门口赚钱,各种标有黄华丽的手镯、筷子、茶具、桌椅、沙发等排成一排。来这里的批发商和淘宝客聊天,和店主讨价还价,店主通常站在一个越南女翻译旁边。

店主带越南女翻译来普寨做生意是很常见的,可以说是标配,尤其是那些红木店。这可能是中越边贸城市特有的现象,两国联姻并不少见。

越南女翻译一般都学过汉语,大部分普通话说得很流利。他们也很了解越南红木等商品。他们熟悉中国商人,受到中国老板的高度重视。

村民们带我去了一家红木商店。1998年他一个人来到了浦寨,做了各种生意。经过多次奋斗,我开了一家红木店,雇了一个越南女翻译。生意兴隆,越做越大。

一提到越南女人,他就赞不绝口。他说,他们勤劳、忠诚、可靠,手脚干净,不贪财,而且很合作。越南女人对越南的情况比较熟悉,帮老板采购商品非常方便。从翻译开始,一些越南女人慢慢当上了老板,还有一些是家境富裕的红木老板。

在红木市场各个红木店门口宽敞的空地上,可以看到越南女工戴着竹帽口罩袖煞费苦心地打磨和粉刷红木桌椅。老板雇佣了这些竹女现场加工红木家具,现在做销售。抛光机上满是星星,油漆的味道飘来飘去。戴竹帽的女人勤劳细致,汗水顺着脸颊流下。

早就听说越南女人很努力,“男人都是大爸爸”,耳闻不如目见。还有比这更难的事。

村民们把我带到袁野的小路上,走到山脚下,看到越南妇女背着货物翻山越岭。这些越南妇女年龄不同。估计大的五六十岁,小的二十出头。他们和男人一起为商人搬运货物,翻山越岭到越南的对岸。搬运货物,要爬20英里的山路,上坡下坡,很难走。

有一个瘦瘦的越南女人,看起来五十多岁,脸上刻着皱纹,说明她已经饱经风霜。她手里提着两大箱货物和竹帽,艰难地一步一步爬上山。她没爬几步,就把货物靠在山坡上呼吸。我们趁机上前,村民用越南语问她:

“货多少钱?”

“100公斤。”

“你能赚多少钱?

“ 10万。”

好家伙,十万!如果人民币能发大财,她说越南币。28块钱才10万越南盾合适,但看她骨瘦如柴的身材,恐怕体重还不如货重。

我们跟着她走了一小段山路,看了她几次休息。我心想,什么时候才能背到对面去?

看他们提着货物吃力,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但看起来一点也不难过。在平坦的山坡上休息时,他们有说有笑,有笑有笑,展现了越南女性乐观向上的生活天性。

记得诗人流沙河送给朋友黄永玉的一副对联,说:“人生难知,须随性,老了须快乐。”越南女人似乎知道生活的真谛。

看到我用单反拍照,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是漫不经心地面对镜头,只是要求我不要曝光,以免让他们难堪,因为他们靠卖苦力赚钱养家。

浦寨有各种各样的越南女人。“大排档里的越南女孩是另一番景象。

在蒲寨市中心,一排大排档和烧烤摊挤满了人。大排档里全是火,烧烤摊是炭火烧红的,绿葡萄酒是红的。食客要到凌晨两三点才会散去,吃起来就像不夜城。

在小吃摊的一张桌子上,当我和老乡们坐下来的时候,一个越南姑娘走上前来热情地招待她,看着她年轻的样子,十七八岁,素面朝天,衣着朴素,苗条精致,姿态青春!她不会说中文,所以只能用手画画。老板说她刚到。大排档的女服务员都是越南姑娘。

以前有一部电视剧《边贸妇女》,讲的是广西中越边境商品经济大潮中壮族农村妇女的曲折经历和不同命运,但我在浦寨看到的是现实版的边贸越南妇女。

无论是小摊上卖鸭子和鸡蛋的竹傣妇女,还是在红木店里会说普通话哇哇叫的女翻译,还是嘲笑山下生活艰辛的越南妇女,不夜城大排档上的越南姑娘,都透露着边城浦寨的异域风情。

我带了一顶圆锥形的竹帽子回北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