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水流深。 |发布: 冻凤秋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一个

天地寂静,听不到任何声响。只有风吹过脸颊和衣袖,在山河中自由飘荡。

当太阳穿过云层时,天空变化很快,有时阴云密布,有时白云微微张开,有时蓝天清澈而光芒四射。

随着云朵的聚散,河流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冷冷的,柔和的,朴素的,温暖的,华丽的。

你的心情也飘忽不定,有时候会忍不住边跑边跳边喊:干坤湾,我来了!那声音消散了,消散在茫茫群山中,消散在厚厚的黄土层中,消失在山西和陕西的大峡谷之间,消散在中华几千年的文明史中,然后生出一种深深的孤独,无边的空虚和苍凉。

有时候,我想静静地眺望,或者稳稳地坐在岸边高高的岩石上,看着黄河的水从天而降,奔腾咆哮,奔向山西永和县。没有浊水翻滚,没有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巨大的S形弯道中变得温柔、优雅、安静。第一次,你觉得它离你的心那么近。它是最慈悲最慷慨的,等着你,等着你的到来,等着每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在它身边坐下,放下思绪,掏空心窝,感受一种永恒的寂静。

干坤湾!干为天,坤为地,干为坤间,万物皆变。

你看,在你面前的是任贤湾,在七岛湾,干鲲湾,永和,黄河在这里弯了320度。山环水,水靠山;水中有深绿色的山,山中有浅水;山傍水立,水随山转,山河交融,水与山相映。这一招很静,一刚柔,一阴一阳。为什么不是一幅永恒和谐的仙境般的画面?在里面久了,凝视着它,感受着身体的消失,灵魂的翱翔,轻如一片嫩叶,轻如一滴清水,整个人都在飘着要成仙!

在永和黄河国家地质公园博物馆,我们可以看到黄土,它装在一个高高的圆柱形透明瓶子里。依次看过去:黑壤土型古土壤,灰黑色,富含有机质;棕壤型古土壤,浅棕色,棱柱状;棕壤型古土壤,深红棕色,有斑块和钙质结核层;马兰黄土,浅灰黄色,粉砂质;离石黄土分为上下两层;吴城黄土红黄色,细而实……

这是第一次知道什么是黄土,黄土的起源,黄土的地层划分和气候旋回,黄土高原的形成和地貌演化。黄土里有那么多秘密。

也是第一次知道,从一百万年前到十多万年前,几乎在黄河孕育成长形成海洋水系的同时,黄土高原开始隆起,逐渐进入塬梁毛地貌演化。

随着黄河和黄土,一个漫长而灿烂的中华文明诞生了,这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根。

看着墙上挂着的永和黄河蜿蜒地貌的卫星图像,你突然觉得,干坤的意义,生命的奥秘,就藏在这里。这些大转折表现了世间万物的曲折、变化和流动特征,它们复杂而简单,就像某种启示,等着你得到信息。

在明媚的阳光下,我们依次伸出手,耐心等待。水从他右手的中指滴落到我们的掌心。

我们像宝藏一样快乐。因为是在红军东征永和纪念馆,毛主席像前。那一刻,我们愿意用最纯粹的心去相信,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奇迹。

“密云遮星光,群山混沌,民族英雄过黄河,摩拳擦掌杀气高,我们铁血红军。”读鲁的《红军东征歌》。80多年过去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1936年的初春。英勇的红军战士趁着夜色突破敌人防线,乘坐小木船和羊皮筏渡过黄河。

当时,红军面临的形势是如此复杂和危险。中国工农红军红军刚刚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克服重重困难和障碍,胜利到达陕北,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但陕甘苏区红军面临新的困难和挑战,军务多方追捧。在经济上,它面临许多困难。是瓦窑堡会议决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最终形成了红军东征的战略选择。

1936年,毛泽东同志率领红军东进,曾两次进驻永和县,在永和生活战斗了13个昼夜,把“渡河东进、抗日抗蒋政策”改为“回西、逼蒋抗日”

每一步似乎都是一次冒险。中国共产党以其在世界中心的巨大智慧和勇气,以及对人民幸福的巨大责任和热爱,带领红军一步步走出困境,走向胜利,走向光明。

走进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居住的窑洞,看到他们使用的墨盒、蜡台、灯笼、茶杯等物品,听到红军水井的传说、忠诚和忠诚,以及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的故事,所有这些故事都讲述了历史的变迁和伟人长期以来的智慧。

又一次听到贾天山先生在离别的夜晚唱《美好的一天》。听着那带着山西味的浓重而简单的口音清晰的歌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哭。

“越过坎坷贫瘠,今天是你的大日子,请好好珍惜。

期待和风细雨,今天是你的大日子,请珍惜。

善待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爱护你的果园,还有山坡和斜坡。

日安,刚刚开始,愿你们日日夜夜相爱。

槐花春开,红枣秋红,好时节是年好月好,人都有福。”

这是他写的歌词。那天,他要去太原参加省扶贫大会。途中得知慈溪里村老村民冯文忠娶了媳妇,便绕道祝福这对夫妻。参加完婚礼已经是深夜了。他离开山村的时候心情不好,在车上写了这首歌。

他不是专业歌手,但因为对这片土地的深厚感情,他的歌声有一种特别动人的力量。

怎么能不动情?

当你看到一棵孤独的小槐树突然出现在华尔斜坡的黄土中,它是如此柔软但充满了树枝,你不禁坐下来看着它,试图理解这个奇迹是如何发生的。如你所见,风之水,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大半辈子都在黄土坡上植树绿化,同时写诗。他看起来很普通,很普通。韧性和诗意从何而来?

当你在山房里村清代古村的院子里看到一棵五加皮树,它从洞前的石阶上长出来,弯着腰,从镂空的窗格钻进去,再从墙缝里钻出来,倒挂着茂盛的树叶,你就会体会到时间的力量。它带走了一个窑洞主人,带走了喜怒哀乐,带走了光明,留下了小小的废墟。只有石头残留,黄土残留,青山残留。

当你在高原之巅,似乎伸出手就能触摸到云彩,看看壮丽的梯田,看看昔日的成荒地在当地人手中如何变成青山绿水,看看昔日的不毛之地如何在你面前变得富饶美丽。你忍不住想大叫,骄傲,爱,最美的致敬!

你知道一切都不容易,比如黄土的形成,黄河的孕育,世界万物的生长,新中国的成立。要达到今天的和平、发展、辉煌,需要多少磨难、磨难、挫折、从头再来、波折!

这个时候,你想成为一堆黄土,一棵绿树,一个唱歌的音符,你想停下来。这样,再加上春天的槐花,秋天的红枣,我们就可以安静下来,永远融入美丽的山川之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