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 |网络写手: 张猛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楼下的旧风俗死了,我再也闻不到充斥整个走廊的刺鼻的尿味了。

我第一次见到老关的时候,他正坐在轮椅上。他的妻子推着他,偶尔他会颤抖着走下几步,好像他下定决心要迈出每一步。有时,在妻子的保护下,他自己上楼。他紧紧抓住楼梯扶手,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步一步往上爬。每次他上楼,我都知道白刚扶手的强烈晃动能从一楼传到七楼,仿佛带着沉重的呼吸声。

老关见过世面,当过兵,调到外地当公安局副局长。当他第一次参加战争时,他也为他的邻居工作。楼下的老人经常围着他转,听他神侃。二楼,王阿姨每隔一段时间也给老关送饭。今天一盘饺子,后天一条鱼。

有时我们在走廊里匆匆相遇。老关总是让老婆靠边站,让我们先走。他还在嘀咕:“你上班上学。我不担心。”他总是先问候邻居。楼下闲人多,经常聚在一起打牌,但不玩旧习俗,而是让老婆搬出小凳子让大家坐。他还拿了麻将。四处走动永远不会太烦人。

白刚的扶手抖动得越来越少,王婶也很少敲门。

几个月后,三楼中门的气窗被打开,一股尿味不断冒出来。邻居说老关脑梗严重,已经瘫在床上了。从那以后,我的耳边就有了声音:“这个楼道真好吃!他们都碰了鼻子。”“天啊!别说了,这让我想吐。”……

前几天,老关走了,他老婆把房子卖了。她没有去找她的任何一个儿子和女儿,而是找了一个老年公寓。

那天在楼下遇到王阿姨,她正在和几个邻居大声说话:“这次棒极了,无味。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窒息……”。就像利用她无忧无虑的外表。邻居来下楼,两个麻将桌还从早到晚唱个不停。

老关的房子卖给了一户农村人家。六七岁的男孩都跑上跑下楼梯。那天,我听到妈妈告诉他,这栋楼不是我们家的。你必须遵守一些规则。

那时候,妈妈黝黑的脸上写满了真诚和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