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第一个月 |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在我的家乡,第一个月伴随着鞭炮声而来。那时候我们在熬夜,是父母教导的。熬过新的一年,不仅仅是为了对抗困倦,更是为了熬过一种兴奋和希望。

我们姐弟俩抱着豆油灯,吃着瓜子,玩着一些小游戏。记得经常打牌,就是狼、虫、虎、豹互相吃,互相吃对方的牌。桌上的香炉燃着香,盛着供品,散发出淡淡的檀香味。

然而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就熄了油灯躺下了。鞭炮声让我耳膜发颤。能睡觉的时候,我就反复听鞭炮声。有长有短,有近有远,有此刻的忙碌,有此刻的淡然与宁静。直到东方发白,布幔已经穿透到灰色的黎明。

在农村,鸟儿歌唱迎来了新年的黎明。我爸一直在医院拿柴火和炒锅,到处都是烟。妈妈在厨房炒菜,肉香。长尾巴的喜鹊已经在高高的树枝上叽叽喳喳地报告好消息了。我们兄弟姐妹一个个翻身起床,新年的心情越来越愉悦。

农历正月初一,我等着晚辈被父母抓去给长辈拜年。拜年要磕头。祖父正处于危险之中。我要跪在地上局部磕头。还得嘴里恭恭敬敬的说一句:身体好,运气好。我从眼角看到爷爷从口袋里掏出钱来塞给我。这是压岁钱,磕头的局促感马上被拿到钱的满足感取代。

探亲是重头戏。用油纸封好的盒装零食高高挂在房梁上,我们的兄弟姐妹垂涎已久,目光如小兽般渴望。但我们足够懂事,知道这是礼物,不会去碰它。在父母出发去旅行的那一刻,我们乞求一句问候,得到一个回答,我们很激动。串亲戚是个好工作。来到亲戚家,礼尚往来,颇为大方。不仅餐桌丰富,还可以吃方盒小吃。

那时候探亲,是脚力过了山。尘土在土路上飞扬,红绿相间的路人走着,肩上背着手,有说有笑。到了亲戚家,自然会先吃饭。晚饭后,大人会停止喝茶,而孩子们会玩耍。在我看来,亲戚家的装修和我家的装修差别很大。比如贴在墙上,五颜六色,眼花缭乱。再比如墙上挂着一支钢笔,一只笛子,一只口琴,一个蹲在壁橱里的石膏雕像。总之一切都像鲁迅小时候的百草园,玄机无穷。

时间不早了,我就背着父母回家了。篮子里有几块糖果或桃酥。于是又想起了菜,过了几天就吃光了。几年前,就像一列撞车的火车,开始驶向前方的另一个站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