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厚,不要黑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我一直是个非常自信的人,并且常常自信得让人好笑――当然,更多的是嘲笑。我的一位作家朋友跟我说。

他还跟我讲了这样一件让人好笑的事。那还是大学文凭刚刚吃香的时候,既无文凭也无一官半职的他,竟然痴痴地爱上了一位在他看来非常优秀的姑娘。那位姑娘人品好,单位也好,而且也特别漂亮,朋友们知道我爱上了她,还给她写了求爱信,竟然都把这当笑话讲。我说这有什么?我虽然是个没有文凭的小工人,但我爱好写作啊,只要我坚持写下去,说不定我今后就能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大作家呢!可是朋友们听了我这话,反而笑得

要厚,不要黑我一直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而且我总是如此自信,以至于人们都很有趣――当然,这更有趣。我的一个作家朋友告诉我。他还告诉了我一件如此有趣的事情。当时大学文凭刚刚流行的时候,他既没有文凭,也没有紧巴巴的工作,甚至还爱上了一个对他似乎很好的女孩。那个女孩性格好,工作地点好,很漂亮。我的朋友知道我爱上了她,给她写了一封情书,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个笑话。我说,有什么意义?虽然我是一个没有文凭的小工人,但我热爱写作。如果我继续写作,也许我将来会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但是我的朋友嘲笑我的话。

更欢了,说我这人真是自信得过了头。

他接着往下说:还有更可笑的呢。那位姑娘拒绝我之后,我一点也不认为是她看不起我――我反而是认为她怕我今后成了作家会看不起她,是她不敢高攀我,因此我就反复写信给她做工作,请她相信我今后就是成了作家也会一往情深地爱着她的,是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功成名就而喜新厌旧的,可是她――唉,天知道她当时怎么想呢,或许她认为我这人自信得太可笑了吧?或许会认为我这人有精神病?我可不管这么多。在她面前,我的心里一丝一毫的自卑都没有。可是这事传出来,又招来朋友们更猛烈的嘲笑,他们都认为我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说得我也笑了起来。他说他的那帮朋友,当时也都是做着作家梦的文学青年,可是这些人中,就他一个人写出了名堂,其他人都因为经受不了太多的失败和挫折,而最终放弃了自己的追求。你当初追求的那个姑娘现在不会后悔吧?我笑着问。这我就不知道了――其实,爱情这种事,要多复杂有多复杂,人家当初拒绝我,也许自有她更充分的道理,但是对于我来说,我的那一种哪怕是显得颇为可笑的自信,却是我的无价之宝,是我能够坚持下来的最重要的后盾――它为我产生的推动力和战胜失败的勇气,实在是太多了太大了。

他说,他的才华也好,其他条件也好,并不比他的那帮朋友有优势,只有在自信这一点上,他们都不能跟他比。他说当初那帮嘲笑他自信得太可笑的朋友,现在都开始赞美他的自信了,说当初不是他自信得太可笑,而是他们缺乏自信缺乏得太可怜。所以我现在特别喜爱大讲特讲自信的重要性,我也总是跟那些找上门来求教的小青年说:一个嘲笑别人太自信的人,恐怕这正好说明他自己的自信有问题,是他必须好好为之警惕的。我的这位作家朋友说。

是呀,在历史的长河中,往往总是那些看起来自信得挺好笑的人,自己笑到了最后,而那些嘲笑别人太自信的人,却往往饱尝了太多的失败的苦果,变得只能望着别人笑,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那么朋友你是否嘲笑过别人太自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