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史上令人胆寒的兽性皇帝:把杀人当做艺术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说起王理的一生,我们不禁要说他的残忍。这位昏庸的皇帝,把杀人作为“行为艺术”来实践,仅仅用疯狂、蛮横的语言来形容可能是不够的。他像野生动物一样诠释的血腥画面近乎疯狂和变态,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人们的忍耐极限,也在最大程度上冲击着人们脆弱的神经。

你不必自己去看。仅仅是正史留下的简单记载,读起来就会让人心惊肉跳。“剥牛、羊、马、鸡、海豚和活鹅”(《晋书》)是昏君最喜欢的把戏。看着剥了皮的畜禽着火,声嘶力竭地尖叫,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疯狂奔跑,直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抽搐着死去,然后坐在一旁拍拍手,表达自己的感情。也许正是这种感官上的刺激,才能给他带来心理上的满足。更可怕的是,他还“扒皮使人唱歌跳舞”(《通鉴》)。我们可以想象一群被活剥了皮的人在大厅里跳舞唱歌,这在阿巴拉契亚是一个可怕的场景。

秦朝以前,是五胡十六国时期彝族建立的政权,也是彝族历史上最美好的时期。一度在比赛中强势获胜,达到巅峰。正是这个曾经著名的王国,在它的皇帝中,有一个残酷而独特的角色,那就是和尚,这几乎让这个王国灭亡。

傅生(335-357)是前秦第三位皇帝,开国皇帝傅弘的孙子,后来统一北方的赵璇皇帝傅坚的前身。王理,被杀后是个伪骗子。根据法律的解释,杀害无辜的人更为严重,这是对残酷暴虐生活的最好概括。历史上,死后还有一个叫“李王”的人,就是周厉王,他在“中国暴动”中被赶出了濠江。在我看来,周厉王为了停止污蔑而不让人议论他的是非不分而滥杀的意图,大概更多的是出于巩固王权的意图,而杀戮为了维护国王的威严却未必真的对杀戮感兴趣。与王理相比,这位以杀人为乐,痴迷于自己带工具动手的皇帝相形见绌。

先来看看虞姬上朝的场景:据《子·同治鉴》记载,虞姬遇文武大臣,必“弯弓露刃”“铁锤凿子,左右准备”。凡是不喜欢的,就抄家伙打个招呼,杀人就像玩。这不是上法庭的程序。它显然是进入了一个狩猎场或屠宰场。而且,手段极其残忍,“割胫、拉威胁、锯脖子、割胎儿的人很多”。

他即位后不久,就杀了500多名大臣和宫女。你喜怒无常又古怪,没人能猜到。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有一次,我设宴招待大臣们,请国务大臣让新朗当酒监,就是招呼和劝大家喝酒的角色。皇帝的仁慈,应该是一件好事。结果看到所有人都喝走了之后,还是有人没醉(看来酒量大的人还不少)。他们二话没说,用弓箭把辛监狱射死了。也就是说,你怎么说服酒,你怎么还站得住?谁会敢喝而不铆,于是群臣“不敢不醉,有失冠”,而现场一片狼藉,这让他们高兴不已。

傅生夜里梦见大鱼在吃蒲草(傅红本姓蒲,后来改为傅红姓“曹福王莹”)。于是他按照全家人的说法杀了所有的太史鱼,这条鱼也有罪。左光禄博士,强平,敢于训诫傅生“缓刑敬德”,傅生“凿其顶,杀之”。用凿子凿他的头,他就能脱手了。由于嗜杀,没多久就“孝敬老亲戚,杀光他们”,弄得中下层百姓人心惶惶。“王侯们得保底一天,等十年”,想想当时的恐怖气氛就知道了。金光禄博士,牛一,实在承受不了这种氛围的压力。上次,他要求调到当地工作,以远离他的生活。他说你不觉得自己太小了。为什么不采取鱼合规的立场?牛一很害怕,回家后自杀了。

残酷的皇帝有几种。那些骨子里无数的登上皇位的人,往往培养出冷血霸气,在权力竞争中变得越来越无情,这叫无情;杀人取乐,做所有残忍的事,意味着残忍;一种近乎变态的杀人本性,是残酷的、残酷的。傅生是大师,是无情的倡导者。长安城外,虎狼吃人。为了伤害人民,部长们上周要求政府照顾他们。傅生说:“百兽饿了吃人,吃饱了,何乐而不为!”(通鉴)当然,野兽饿了就吃人,吃饱了就没事了。管他呢,这是人话吗?我不敢吃他。

说到朝政就更是荒诞不堪了。喝酒是苻生的第

中国史上令人胆寒的兽性皇帝:把杀人当做艺术说到政务,就更荒谬了。喝酒是人生第一件事。

二大爱好,不分昼夜的喝,经常一个月都不上朝,上朝也是“乘醉多所杀戮”,对下属来说,还不如不上呢!要论荒淫无耻,也是无人出其左右。据《晋书》记载,苻生经常“遣宫人与男子裸交于殿前”,以寻求刺激。更有一次,苻生在路上碰到兄妹二人,就“逼令为非礼”,强迫他们交合,二人不从,便怒而杀之,简直就是禽兽不如。遇到如此昏庸帝王,国家自是不能长久,可怜苻洪英雄一世,创下的帝国基业很快趋于疲敝。

俗话说,物极必反。一次醉酒后,云升扬言要杀死自己的堂兄傅坚,最后逼迫傅坚发动政变,杀死了这位历史上罕见的残暴昏君,从而挽救了濒临灭亡的前秦,创造了彝族历史上一道浓墨重彩的帝王神话。

那么,为什么它如此残忍和凶残呢?在我看来,原因可能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化身的先天缺陷;二是人格体验;第三,家庭教育的传统。人的先天生理缺陷很容易导致思维扭曲和心理缺陷。傅生“天生无眼”,从小就是独眼巨人。也许这就是他“年少轻狂”(《晋书》)的原因。身体上的自卑和心理上的扭曲也会直接影响人性格的发展和形成。长大后,傅生身体强壮,“勇猛善战”(《晋书》)。他是个逃犯。东晋时,桓温北伐。他曾经单枪匹马进入敌军阵地,甚至斩首数十人。也许在这种厮杀中,我们能找到一些心理上的满足。

至于家庭教育传统,就更不敢恭维了。有身体缺陷的人可能不都是心理变态,这取决于后天如何教育和引导他们。看《通鉴》这两段,或许能从中得到一二。他的爷爷傅红曾调侃他:“当我听到一个盲童的眼泪时,你相信我吗?”听说独眼巨人泪流满面。是这样吗?要说他爷爷大概是疯了,你问为什么?有趣并不那么有趣。你不要在男人面前说三道四来找麻烦吗?我怎么能这么伤害我的孙子!说人有自尊是有道理的,孩子也不例外。有身体缺陷的孩子会更敏感。

然而,傅生的行为有点震惊。“引剑流血”,他拿起刀划着脸,鲜血噼里啪啦地流下来,说“这也是一滴眼泪”,意思是你错了,独眼巨人能有两行泪,他的脾气也够爆的!他父亲的钥匙更令人震惊。临死时,对傅生说:“掌握大权的六个彝族酋长和大臣,如果不服从你的命令,就应该逐渐被撤职。”遗言不是教他该相信谁,该依靠谁来治国安邦,而是告诉他,不敢听从你命令的将帅、大臣都要被杀。你可以这样教你的儿子,是吗?司马光先生感慨地写道,接受命令的大臣是用来帮助下一个大臣的,是用来保护皇帝的翅膀的。“教他剪下来当翅膀,他就不会死!”剪了翅膀等于自杀。说得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