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的自尊岌岌可危 、投稿来源: 沈映鹤

  • A+
所属分类:名人名言

朱玉林低头看了看表。当时才7: 25。她认为她会早到。然而,在高峰时段的公共汽车上行驶了40多分钟后,她看到了更多比她早到的人。

全市“缪欣杯”数学奥数,据说得了一等奖的孩子很可能会被重点初中争夺。朱玉林在学校的奥数课上纠结了半年多,还是稀里糊涂的学会了。

她挣扎着养活自己,记笔记,揣摩,做课本上的例题习题,但习题的答案只是结果,没有计算过程和思路。她不能理解的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

她可以问数学课的老师,但是她很尴尬。朱玉林第一次在课堂上体会到了所谓“贫困生”的心情——。老师听了一群天才的意见,满心欢喜,低头白走了。

当然,她也可以问沈。然而,从那天以后,沈再也没有去过学校那简陋的奥数班。

可能是因为学校的奥数课真的很差吧。

可能是其他原因吧。

她过去常和沈见面,但后来她再也没见过沈。

从那一刻起,朱玉林隐约猜到这个世界上是否没有巧合和缘分,一切都是人为的。

七点四十,朱玉林在门外站了一刻钟,开始觉得手指冰凉,铁门打开,人群蜂拥而入。里面,一排老师站在教学楼旁边的操场上。每个人都举着一个写着考场号码的大牌子。大家按照准考证上的号码找自己的考场排队。

宋子涵坐在他左边的桌子旁。

朱玉林尽量保持着脸色不变,但从左边传来的最轻微的声响也能克制住自己的神经。

宋子涵哼了一声,宋子涵在办公桌前打了个哈欠,宋子涵拿起他的准考证玩了起来,宋子涵斜睨着下巴看着她,宋子涵在嘲笑她,宋子涵……

朱玉林想,他可以转过头,像卡通一样对她说:“你在看什么?”

然而,这不是一部动画电视剧。

十分钟后,是奥数纸,奥数,奥数。

她没有自信,只能伪装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朱玉林第一次知道主角不是从表演上来的,旁观者也知道他们最终会爆发,会赢,不会死,不会败。

但是在生活中,没有人会拍拍她的头告诉她,小姑娘,放心吧,你是主角,只是说大话,最后一定要赢。

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主角光环。没有光环的配角资质平平,很努力。他们总是被用来启发和对比,必要时,他们会给自己制造和澄清误解。

监考老师举起纸袋,表示封条完好,然后打开,递出试卷。

朱玉林从前排的学生手中接过试卷,在左边小心翼翼地写下了考号和学校的名字,然后开始正视试卷。

二十分钟后,朱玉林尴尬了。

一开始她放弃了没做的三角题,因为整张纸上只有7道题她没画。

朱玉林试了很久,最后还是伏在桌子上默默听着手腕双手的滴答声。

她真的很努力,练过舞蹈,奥数课也没缺过钢琴课。虽然她胆小怕事,不知道怎么解决问题,但每次似乎都是大运,但半年时间,她在迷茫中半路出家,和一群从小参加过奥数训练的聪明孩子比赛。

其实她知道自己太急切,太胆小。希望太多,关心太多。

但是,朱玉林还是坐了起来——,没有在努力的继续寻找思路。她只是固执地握着笔,在计算纸上徒劳地写下一半一半毫无意义的公式。

因为左边的女生在流畅地做题,计算纸翻页,清脆的声音像是一首残酷而快乐的歌。

当宋子涵写完试卷时,他伸了个懒腰,然后侧过脸看着朱玉林,嘴里含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微笑。

朱玉林试图把试卷——六大题的空白盖住,反正太苛刻了。

她把试卷递给老师,低下头,假装没看见宋子涵微笑的眼睛。

这个年纪的小虚荣常常挂着一张张自尊的脸。

朱玉林走出教室,跑到女厕所。

她不想上厕所,只想利用时差涂掉宋子涵的背影。

但随着稀稀拉拉的人群走出大门,一眼就看到大门左侧停着三辆车,几个大人围着四个孩子,在那里寒暄着,不知道说什么。

朱玉林低下头,追着绿灯跑过狭窄的马路,然后站在对面天桥下一个戴着墨镜拉着二胡的盲人卖艺人旁边,假装认真听着,其实眼睛禁不住瞄向了对面不远处的家属。

沈的母亲摸了摸他的头,笑着对他对面的两位家长说了些什么。高以阳低头踢沈的屁股,沈转身踢高以阳。宋子涵笑着站在那里,高以阳对蹲下来告诉他什么的母亲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这群人和他们身后的三辆黑车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屏障,充满了压迫感。

朱玉林等了一会看了好半天,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姑娘,你没听我弹钢琴。”

朱玉林吓了一跳。老人低下头,透过墨镜上方的缝隙,翻了个白眼看着她。他嘶哑的声音在空旷的桥口下久久回荡。

朱玉林答错了,“你不是瞎子。”

老人气得翻了几个白眼。“我说我瞎了吗?”

朱玉林想起了阿炳,就想说“只有盲人才能拉二胡”。突然,他觉得自己是个白痴,于是笑着挠了挠头,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枚五毛钱的硬币,弯下腰轻轻放进老人面前的脏兮兮的茶缸里。

转过身看着站在学校门口的那群人,发现他们齐刷刷地看着自己的方向——一定是被刚才老头的大吼吸引了。

她突然变得木讷起来,仿佛被一只长着尾巴的狐狸踩了。整个人僵在那里,她不知道该看谁的眼睛。这七八个人形成了一个整体,却只能让朱玉林的目光游走。

这一刻,二胡在背后大声响起,似乎给了这尴尬的一幕荒谬的背景音乐。

朱玉林被惊醒了。老人回头一看,连忙又停住了,结局戛然而止,让人难受。

“爷爷你……”

“这是50美分。如果你给的多,我就继续弹钢琴。”

朱玉林知道这只是卖艺人老头的玩笑,甚至有可能是对方故意给自己解围,但她一本正经地掏出五块钱,弯腰又放在茶缸里。

“五块钱够吗?”

老人咧嘴一笑,什么也没说,又开始玩了。

空旷的桥洞下,冷风飘向远方。

一曲终了,老人抬起眼,摘下墨镜,露出了眼袋。

“这音乐是我自己作曲的,不是很好听吗?”

朱玉林面无表情。“想听实话吗?”

他们家老头子又来了,朱玉林一转身,学校大门此时已经空了。她刚刚看到最后一辆车在十字路口留下半个屁股准备转弯,还有一堆黑烟。

她对着老卖艺的笑了笑,说,“谢谢爷爷。”

然后戴上帽子,走回铅灰色的天空。

————

朱玉琳后来总是不经意间哼唱那首二胡曲,真的很难听,但仿佛是纠结在记忆里,拔不出来,只留下一根线,让她回忆起那个尴尬的中午。

十二月初的一个早晨,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雪。

体育课,老师说他不跑步了,改做自由活动。

朱玉林穿得很厚,一个人翻单杠费了好大劲,小心翼翼地坐下,看着学生在操场上跑来跑去。

“朱玉林,下来打个雪仗!”赵雪艳跑上来,拿着雪球冲着她喊。

朱玉林摇摇头。

赵雪艳看着她,嘟囔了两句就跑了。她无法理解为什么朱玉林最近这么沉默。

这个世界,朋友少,玩伴多。只要你喊一声,很多人就会带着雪球跑。

朱玉林看到高以阳和他们几个男生很认真的对着雪人,旁边堆着铲子和水桶,浇了些水让他们冻的更结实。

雪人开始成型后,大家不再打雪仗,围在雪人身边。

高以阳他们更骄傲,但是他们故意板着脸指挥围观的女同学,“避开,避开所有的点,如果被撞倒,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朱玉林气得找不到笑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这些同龄的朋友有了一些细微的差别。

她喜欢高高在上,看不起所有快乐的孩子,带着一种自以为是的清高和那个年龄的隔阂。

从奥数和初中造成的忧郁情绪中成长出来,她心慌。

很多人是情感传染毕业的,今年的圣诞卡和元旦祝福早早就提上了日程。所有提到“毕业后会是好朋友”的祝福,那个“我们永远是好朋友”的祝福,那个“祝福你。

未来会怎样?

学不会奥数的孩子有前途吗?朱玉林发现,即使天比地宽得多,但他站在地面上所能看到的,也只是头顶上被建筑物分割的这么一小块不规则的东西。

这是每个人的未来,只有这么一小块,小到好像连一届奥数都能覆盖一半以上。

朱玉林坐在单杠上,一动不动。

当沈走出教学楼的时候,他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安静的雪人坐在单杠上。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直到他的同学推了他的背。“你为什么不出去?让我们一起踢足球吧。我早就说过我要去玩雪地足球。最后一场雪没有填到我的牙齿!”

有些女生在笑。“可以喝西北风。为什么要把雪放在牙齿里?”

他们打了嘴巴,沈才醒过来。他笨拙地朝朱玉林走去,却站在单杠旁边,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开口打破平静。

“朱玉林?”

好久没说话了,连名字都很生涩。

即使是这一次,疏离与孤立也远不如四年过家家的孩子“原谅”。

成年人的世界远比他看到的复杂。

自从高一阳,一个三年级的学生,跳到沈的班上,他觉得他父母的态度是非常错误的。

也许他习惯了看到母亲对别人的奉承做出淡淡的回应,所以一旦看到母亲脸上同样的小心翼翼,他就非常抱歉。

朱玉林低下头。“是沈。为什么?。”

沈低下了头。“没什么。”

挠后脑勺,觉得这种行为是傻逼。

班上一半以上的学生都去打疫苗了,只有少数人被放出来上直播课,所以他觉得现在和朱玉林说几句话不应该被老师发现,否则会被宋子涵打小报告。

只好随便找了个话题。

“朱玉林,上周考试怎么样……?”

“不好。我都做不到。”

沈被卡住了,仰起脸,零星的雪花落在脸上,凉丝丝的。

“那个……”他不知道怎么安慰朱玉林,他真的不明白奥数有什么难的。朱玉琳那么聪明,为什么总是学不会?

“其实我记得我奥数班的老师说过,不学奥数没关系。奥数和奥数根本没用……”

“那你为什么要学?”朱玉林歪头看着她。

沈对这种莫名其妙的谈话毫无准备,噎得一无所获。他有些苦恼地看着朱玉林,发现朱玉林只是盯着远处一圈堆雪人的人,根本没注意他。

他沉默了。

朱玉林看着别人堆的雪人,他却看着自己的雪人。

雪人突然在展颜笑了,他的脸又一次盛开了五个新月。

“沈,上次,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

“……是什么?”

“你知道我没有爸爸。”

这个问题一下子就出来了,沈惊讶得差点跳起来。他紧张地看着白雪覆盖的鞋面,考虑如何回答。

没想到,朱玉林突然从单杠上跳下来,溅起一片雪花,堆积在他肩上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

“沈你以后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学奥数,为什么要当领队?你会上一中然后去好学校——听说省里最好的高中是实验。你长大后想做什么?”

朱玉林从来没有说得这么快,问了他一堆问题。沈想都没想清楚一个问题。朱玉林早已站在他面前拍了拍他的头——甚至需要踮起脚尖,才发现他已经比她高了。

“我就是问问。”

他松了口气。

“所以我们可能再也看不到它了。”

她继续笑着说。

沈站在原地愣神,看着他的雪人背着他的手,一步一步走向人群。

“朱玉林!”沈焦急地叫道,“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朱玉林没有回头。

———————————————————

刚走近人群,朱玉林发现雪人同学生气了。

“我说不是我!”

唐田的声音几乎要断了,但是在刚刚下过雪的操场上,她的喊声仿佛被不知名的怪物吸走了,声音嘶哑,听起来还是很虚弱。

“我不想和你堆雪人,你呢?”高以阳哼了一声,把铁锹在地上一挥。

“怎么了?”朱玉麟推了推身边的易。

易为难地看着争议中心的几个人。“雪人马上堆好了,寒冷特别强烈。然而,人们发现雪人的背上印着一个脚印。不知道是谁踩的。刚开始大家都没注意,但是被浇了水,现在都不均匀了。”

“那跟唐天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谁说的……反正有人说是唐田踩的。刚才,她围着雪人走了很久。高以阳说不工作就不要去了。她也和高以阳吵过架。”

“谁说她踩了?”

“不知道。反正有人这么说。”

“某人”是世界上最神奇最厉害的人。

朱玉林看着唐田白白地和一群男生女生对峙,甚至看到了唐田对手中宋子涵幸灾乐祸的笑脸。她有点难过,但是没有勇气和那么多人树敌。她站在唐田身边,为她辩解。她不得不低下头,严重鄙视自己。

“算了。都堆起来了。都是这样的。让我们手拉手围成一个圈,然后我用铁锹砸雪人。”

大家终于嘀咕开了,然后手牵手拉过一个不扁不圆的大圈。

朱玉林站在易的左边,赵雪艳站在右边。他张开双臂。当圆圈开始成型的时候,大家突然发现,除了高以阳和雪人,中间站着的还有唐田。

唐田等了一会儿仔细看了看这个巨大的圆圈,觉得被包围在里面很尴尬,于是他急忙走向两个人,让他们分开手,给自己一个地方,但两个人握紧了手,没有放弃,也没有看她。

像一个罪人在街上游行。

唐田试了三四次。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朱玉林似乎已经看到了她额头在寒冷的天气里渗出的细密汗珠。

朱玉林并不知道。她此刻看唐田的眼神,几乎是她在奥数课上拼音满是红色十字的眼睛的翻版。

可惜。

不过,略有不同。

“唐田!”

朱玉林下意识地喊了出来,他先是愣了一下。在易惊讶的目光下,她松开了易的手。

“过来。”

所有人都看着她,但她只是悲伤地看着唐田,没有名字。

————

铲子狠狠地拍了一下雪人的后背。当它散架瘫倒在地时,所有人都放声尖叫大笑。高以阳擦了擦鼻子,笑得很开心。然后他假装绅士,把左手放在肚子里,弓着腰,引来阵阵笑声和骂声。

朱玉林透过厚厚的手套感觉到唐甜在发抖,好像被压死的不是雪人而是她。

人群散去,赵雪艳看着朱玉林,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玉林平静地对她笑了笑,说,“你先跟他们玩吧。”

于是赵雪艳一步一步跑了,朱玉林拉着唐田爬单杠,反正爬不上去。

“你是怎么上的?”唐田放弃了努力,无奈的看着朱玉林在他上方高高的摆动着双腿。

“难爬吗?”她的眼睛睁大了。

唐田低下头。“可能是我太胖了。”

朱玉林愣了一下,觉得很难过。

她知道很多人在嘲笑唐甜,她的脸开始长痘,她变胖了,电视台不想要她……

“我也穿很多衣服。”她拍拍自己厚重的外套和圆圆的肚子。“其实你并没有掌握技能。这一次,我把你压在这里!”

“不,”唐田摇摇头,好奇地看着朱玉林。“怎么能像猫眼姐妹的姐姐一样爬单杠?”

“猫眼姐妹是谁?她也喜欢爬单杠吗?”朱玉林像熊一样跳下单杠。

“小时候在省级电视台录节目的时候总是会哭。一个导游姐姐给我讲了她们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的故事。对了,这部漫画是在金鹰漫画上演的。没看过吗?”

“二姐和三姐武功都很美很勇。”唐田绝对肯定地说道。

朱玉林不知道做经纪人有什么了不起,但他当然有他自己的理由,但朱玉林如果做不了奥运会就很尴尬。

这个男女不平等的邪恶社会。

朱玉林和唐田不吭声了,天空又开始下雪了。朱玉林刚要伸手去试着拿起一片雪花,突然听到唐田轻声说,“谢谢。”

道路坎坷嚎叫的女主角朱玉林脸红了。

“没事……没事,”她摇摇头,“他们太过分了。”

唐恬笑了。

“其实我踩过那个脚印。”

…………

朱玉林石化了几秒钟,才转过头来艰难地看着面带微笑的唐田。

“你……想……杀我……?”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想踩上去。”唐田低下头,嘴里却在笑。

朱玉林觉得这样的唐天有些让人费解

“今天早上我在学校的时候,我妈骂我。最近她总是骂我,说电视台的人势利眼,忘恩负义。今天早上洗头的时候,没有听到她让我离开热水。洗完之后全倒进了马桶。然后她就生气了,打了我一巴掌。”

朱玉林惊讶地捂住了嘴,唐田却拍了拍她的脸安慰道。“没事,我远离了,一点都不疼。你看,我连手印都没有,不然今天就不敢去上学了。”

“而且,”她接着说,“另一个人提到了两年前在少先队报上发表的关于我的采访。我考的不好,但是那些记者写的内容都是自己编的。采访我们这样的童星,我的叔叔阿姨们已经形成了套路,完全不用采访就可以按照套路写在上面。他们说:当时大家都说佩服我,现在宋子涵等人又提到这个报道,说我夸我敢说我有双百……”

但是她要对唐田说什么呢?唐田也不赶。即使是,朱玉林也不保证能像小时候那样坦白地说出自己没有父亲的事实。

“我妈也打我。”朱玉林开始胡说,“而且很疼。我舞跳不好,她就打我。另外,我奥数考的很差。我可能上不了初中,也可能考不上。我可能要上一个很差的初中,然后我很笨跟不上进度,然后我考不上高中……。你明白吗?”

她说完后,吓了一跳。

以前安慰别人的时候需要绞尽脑汁找伤心的事情来弥补,所以“没有爸爸”“妈妈被误会了”这两件事经常被表现出来。然而,转眼几年过去了,朱玉麟愕然地看到,自己有那么多可以安慰别人的悲伤。

就这么多。

随便挑一个就能聊很久。

然而,前两者仍然是最致命的。她曾经不理解,现在已经把这两个事实把握到了她害怕的地步,于是把它们深埋,再也不提。

没想到,唐田笑着对她说,“我也是。”

“什么?”

“小时候被专门招进学校附属小学,户口不在这里,升初中还要回去。而且,”唐田一直在笑。“估计附中不会招我。”

朱玉林紧紧握着单杠的铁管,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个“同病相怜”。

“我记得台湾

“以前大人都夸我,说我聪明漂亮,将来可以成为大明星。”

“都是大骗子。”

唐田笑着说道,朱玉林突然抬起头。

“成年人都是大骗子。”

唐田低着头靠在单杠上,还在笑。

朱玉林脱下手套,用手指戳了戳她左脸的酒窝。

“你最好别笑了。”朱玉林叹了口气。

大雪弥漫着无法化解的悲伤。

铃响了,朱玉林和唐田被单杠惊呆了,沈从他们身边跑过,不停地回头看,最后狼狈地走过来。

“上课了,你们班的同学都回班了。”

朱玉麟看着沈。“回去上课。”

“那你为什么不走?”

朱玉林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唐田。突然,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笑容。

“嘿,我们逃课吧。”

唐田太可怕了。“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呢?”朱玉林一翻身就稳稳的坐在单杠上,居高临下的气势说,“老师问的时候我们说他被大队辅导员发现了。如果小组辅导员说她没有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就说有人告诉我们了。如果她问‘是谁’,我们就说不认识。可能是恶作剧。

总之,——反正不是我们的错!”

沈诧异地张了张嘴。“朱玉林,你真会骗人。”

她劈手笑着看了沈一眼。

“现在,杀了他。”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