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 |文章作者: 周晓枫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一个

常说杏子和李子是姐妹。我觉得杏是我妹妹,梅是我妹妹。杏子上有一点点细毛,像一个还没扭脸的黄花闺女;李子的皮肤闪耀着柔和细腻的光泽,展现出年轻女性的魅力和风采。但在水果方面,我喜欢西瓜,体积实惠,口感好。一个小时吃的西瓜很多都是半生不熟——。心是西瓜,心的外围像黄瓜。当你吃到最后一个靠近皮肤的地方,其实可以吃萝卜。现在品种都改良了,口感更好了,大部分都是上品。印象最深的是去年夏天吃的一个西瓜。刀刃刚到瓜皮,只听到剧烈的爆裂声,瓜彻底裂开。边吃边吐籽,感觉是细牙!想起开瓜时的火爆脾气,瓜的红肉异常,越觉得自己吃了个莽夫西瓜。

2

虽然圆珠笔比钢笔省事很多,但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我还是选择了古典铅笔。即使信上写着一半没有水,我也绝不用圆珠笔继续写论文。否则,如果我不能爱一个公主,就会有一种变节的感觉。

但是总是很难找到一只完全适合自己内心的笔。他们有的外表很帅,有的刚开始表现的特别好,后来却经不起考验。今年我换了三支钢笔。第一个水少,刚开始还很谨慎,很快就小气了。写的笔画像变声期的声音,奇疏,中间有一些嘶嘶声;第二个经常肚子疼,到处掉墨水。用面巾纸擦一擦,马上就变成扎染布了——我觉得是八卦,她肚子里那么多东西都得倒出来。水长时不厚,水短时薄的钢笔有多可取。

我的第三笔恰恰是这种性格。我从我的朋友那里掠夺了它。大部分人喜欢一支新笔,但我不在乎它有没有跟着别人,就像好女人长时间不丑一样——拿着这支笔的人是我最成功的第三者。

谁最喜欢阳光?不是你我,而是黑色素。

太阳刷起来,大家都变色,但是更白的人不怕太阳,更黑的人不晒太阳,就像资本主义中无限扩大的贫富两极分化一样。肤色浅的人会变色,只有从白色到深红色,而肤色深的人只要被太阳炸一天就像“ ”鞋油一样黑亮。

可惜我天生肤色黑黄。在古代,曾经有人写过这样一首悲伤的诗来形容我这一代人:“夜里睡在画凳上,秋水长天。”但是我觉得,只要心不是不透明的,就不是最糟糕的事情。

女生都流行美化自己。“一白遮百丑”,皮肤白皙的女生基本分数都能打好;也有几个长得好看的女生,能充分利用这种情况,用深色的肤色加上自己的风格,可谓“巧克力美”。

可惜我五官卑微,肤色黑只能雪上加霜。我的好朋友冰肌玉肤,再三劝我用一些白粉蜜掩盖。试了试,发现自己只是一个皮薄馅大的豆包,在白粉下藏不住内心的黑。但我最开心的是,朋友从海边度假回来后,她变成了一个刚煮好的茶叶蛋。虽然我知道她的壳还是白的,但是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和我的那么像,对应着老话说“近墨者黑”。

夜晚的小花园散发出纯净的香味。月亮像在宣纸上延伸,月光很薄,仿佛一根丝绸可以很容易地折叠起来。月季花开得像一朵盛开的胭脂;枝头海棠绿,即小青衣;相思也不全然,也不多雾,仿佛来自天堂。每次掉下来,真的感觉像是下到了人间。什么是好的治愈方法?药为富人,花为穷人。更有甚者,草的地毯已经铺好了,织工正在弹刚刚写好的弦;春天还有树,照顾鸟巢里的孩子,继续睡个好觉。我喜欢晚上走在这里,感受生活的和谐。

科学告诉我们,夜间行走不是科学的做法,因为植物和人类一样,白天产生氧气,晚上消耗氧气,所以晚上把室内的花搬到室外为宜,避免植物和人在有限的空间内争夺氧气。尽管如此,我还是固执地坚持晚上散步的习惯。

白天花木努力清除二氧化碳和灰尘,然后产生新鲜空气,不断净化亲世界;至于我,我不断呼出废气和污秽,像一个随意扔垃圾的人。而现在夜色朦胧,我多么喜欢这种感觉——我和花儿一起呼吸。他们嘴唇和牙齿的香味是无与伦比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