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香椿吃春天 ,文章作者: 王亚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三四月份,来几场小雨吧。谷雨前后可以吃香椿。

得下几次雨。雨还没完全停,香椿的芽就慢慢长出来了。起初,它还是紫色的,几天后,它变得有点绿有点蓝,周围是春风的树枝。风一来,它又跳了起来。

小时候家里的院墙后面有一棵香椿树。到了谷雨,我妈在院墙上抬了一个高高的梯子,爬上去抓起一根长长的树枝去拔花蕾。拉够了就往下扔,他哥拿着树下的小米筛。然后香椿芽又嫩又韧,在米筛里能发出清脆的声音。青紫的花蕾衬着米筛的老赭黄,无限欢喜。

萌的方法很简单。用清水洗净,放入沸水中焯水沥干备用。拿几个鸡蛋敲敲。蛋清和蛋黄在白瓷碗里颤抖着滚动。然后把烤好的香椿芽切碎,用鸡蛋打散,放一些盐花备用。摊蛋饼时最好用老年榨的茶籽油。油热了会发出浓浓的香味。把蛋芽倒进锅里,唰的一声叹息就是油的喜悦。香椿蛋两面煎成褐色就治愈了。如果想把鸡蛋炒的更嫩一点,在搅拌过程中放一点水,让鸡蛋嫩如豆腐,滑入肚中。摊出来的蛋饼颜色最开胃,有些是金黄色背景的油绿色。

可惜我从小就不吃香椿,甚至不吃任何有异味的食物,比如生菜、菊花、洋葱、芹菜、洋葱、生姜、大蒜……

“臭臭”,这是我对香椿芽的评价。后来才知道有一种臭椿,但是吃不下。

香椿芽的“臭”被风击退,带着腥味,像夏天的海边,下雨很无聊,脚下是一堆臭虾和烂金枪鱼。好在香椿的臭味里还有春天的清新。每次哥哥得瑟地蹭我的饭筛,那股臭味绑架了我的呼吸。就像唐僧第一眼看到人参果,我就捏着鼻子叫:“拿走,拿走。”

有一年春天,我在黔东南旅游,到午饭时间还没找到家。几个人饿着肚子开车走了,翻过几座山,才撞上一座吊脚楼。穿着黑色苗族服装的老妇人在门口的春日里打了个盹。

我给奶奶打电话要饭,她慢吞吞地说在贵州:“没吃到好的,只有腊肉酸菜,屋后有青菜。”

说“没吃好的那位奶奶”大概半个小时就拿出来了春笋腊肉,酸汤鱼,蛋饼,两个菜。食物很好吃,所以我们都吃了。吃完,同伴打嗝说,“煎蛋卷最香。”

“香椿炒的。树上有很多。这不是一道好菜。”

我朝奶奶手指的方向看去。不是香椿吗?或者小时候把头转向春风,挤绿紫芽头,一个“臭”被逼过风。

我几乎惊叹于煎蛋卷的味道。没有味道,很好吃很脆,牙齿和脸颊更甜。咀嚼时酥脆细嫩,推测是香椿芽的茎干。这种香味也是持久的,就像春风带着新泥土、新草、新芽和一团春天的味道。

祖先造词得当。最后我吃了香椿。

吃了香椿之后,对香椿的其他方法有了更多的了解,比如香椿豆腐,香椿芽,能更好的保持香椿的原味。尤其是拌豆腐,绿白相间,嫩滑质朴,酥脆浓郁,堪称绝配。

春天吃香椿。除了香椿,还有很多食材可以算是春菜。

牧羊人的钱包。三月初三,挑些荠菜,煮几个鸡蛋。香飘的荠菜可以回忆到清明。如果摘得早一点,荠菜嫩芽也可以凉。

水芹。找个靠近水边的地方,就会是水芹。可以捏很多,选叶子,切成块,用一些青红椒炒。绝对好吃。

藜蒿。藜蒿更白。最好是红辣椒。最好放几个蒜瓣,炒嫩嫩的。

有蕨类植物、竹笋、野生刺猬、马齿苋、栀子、槐花……,可以提供春宴。

然后吃春菜。很新鲜很嫩。它咀嚼着,吞噬着春天的意义。很爽很爽,连点渣渣都没有。吃完后喜欢去捡春天的空气,那就是春祺。

香椿会被认为是春菜中的好东西,或者说它怎么能享受一句话“ Spring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