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文章作者:陈俊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经过一番高温,终于下了一场久违的雨。一大早,我回到了好久没散步的河边公园。一棵树的花在雨中闪闪发光,我记不起树或花的名字。夹竹桃和木槿的花总是盛开,从夏天到秋天。

溺水桥的两极有一面横幅,上面写着:珍爱生命,预防溺水。横幅被雨水打湿了,中间垂下来,两边都是皱纹。有时它被一阵风吹走,看起来像一个膨胀的球。没有风的时候,它就像一个晕倒的老人一样倒下了。所以我还是喜欢它被风吹起来,像个青春期的男人一样蠢蠢欲动。

从上游冲下来的水是满满的,湍急的,黑黄相间,有泡沫,有苔藓,有水草,有漩涡。清平早就被冲走了,一点不剩。各种水鸟在水面上欢快地飞翔,有涡纹,有流线。有些白鹭在泥水里抓鱼,然后消失在草丛里。雨后河边的柳树似乎更饱满了,充满了忘我的汤汁、柔情和风情。在风中沐浴后,摇一摇柔软的头发,随风飘动,有一种迷人的优雅魅力。过去的现在是绿色的吗?当然,风雨过后,顶端柔软的树枝似乎更加柔软无骨。它们被风扬起,前飘后荡,又嫩又嫩,像一排排美丽的少女。人们不禁会想到“杨柳岸、晨风和残月”这样的诗句,会想到“一片树叶突然随风而报秋天,尽管你不能失去它”。

公园里的树明显感觉老气横秋,没有了从前的朝气,简单又充满欢乐。草木虽盛,却到了头顶,埋没了针线脚由盛转衰。

过去,这里是晨练者的活跃场所。打拳的,练剑的,扇舞的,羽毛球拍的,三人一组,五人一组,老男女打音乐,跳舞,没想着停。此刻,它和我一样安静,安静,只有细雨和风柔柔。这些年我什么都没学到。除了走路坐下来思考观察,我什么都做不了。其实人到中年以后,我们都要面对自己,如何培养一种健康快乐的爱好,充实自己孤独的晚年。但是,我现在的处境,注定了我只能跳舞或者活在文字里,只能面对冰冷温暖的文字。我注定是一个人走,而不是群舞。

当我坐在公园里,公园被昨晚的风雨淋湿了,变得冷漠,它用一些眼泪迎接我的疲劳。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感受着椅子上渐渐浸湿的湿气。一片叶子无声落下,带着湿重和泪水。我顿时觉得那是一种生命的坠落,我听到空气中微微的苦涩,还有一种柔软的哀叹。

河边有一个渔夫。他是个胖老头。每次来这里都看到他面带微笑,心无旁骛的盯着水。雨后,天气多云,不确定。只有他带着不断的期待来到河边。我不知道他是否能抓鱼。也许他根本不想抓鱼,只是享受着钓鱼过程的刺激。他的眼睛盯着毛毛雨的水,如此平静。我忍不住走过去仔细观察。

胖老头戴着旅行帽,穿着背心,光着膀子,站在河边钓鱼,沿河是一条木头造的景观路,四周是栏杆。他开了一把阳伞,把把手绑在栏杆上,晴天遮阴,阴天遮雨,但伞只是个摆设,他把钩子掉在离它四五步远的地方。鱼竿细长、灵活、可伸缩,显然是买来的特制钓具,不像小时候我们砍一根竹子做鱼竿。他把长长的鱼线和浮子扔进河中心,把鱼竿放在鱼竿架上,这样省力。眼睛盯着浮子,仔细分辨哪个水花在溅,哪个浮子在动。他看到浮子在动,然后他用手拿起鱼竿。鱼咬住鱼钩,把鱼漂拖进水里。他没有惊慌,只是手里拿着暗劲,轻轻的把它举起来,一条小鲫鱼被从河里带了上来。一位在细雨中行走的老太太经过。她停下来站着看。搭讪的时候她对自己说:“她真的抓住她了。她每天都抓她,她到哪里钓鱼就抓到哪里。”

雨突然停了,初秋的雨还保持着夏雨的脾气。事实上,只过了十几天半,秋天就变得浓浓的,纠缠不休,没完没了。

雨停后,公园里空气清新,鸟儿尖叫。东方的天空有片片淡淡的墨云遮住了阳光,偶尔有光从云隙里出来,不算强烈。天气好的时候,正在钓鱼的胖老头放下鱼竿,合上伞,和一些来看早操的人聊天。他拿出烟给聊天的人,自己点了一支,悠闲的抽着。老太太看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做早操。这条河是一幅悠闲垂钓的图画。

胖老头钓鱼的斜对面有一排乱石铺。有女人顺流而下洗衣服,红色的桶,蓝色的桶,白色的桶,粉色的帽子,还有绿色、黄色或白色的衣服。他们的身影要么被细雨朦胧更迷人,要么被雨后的晨光映射。它们反映在河流中,构成了一幅写意的浣纱图。天气好的时候,他们更舒服,互相大声聊天,搓着衣服里汗水里的杂质,木棒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像是在演奏打击乐合奏,在雨后的微风里更是迷人。

我转身回到我坐过的椅子上,弯腰捡起刚才看到的落叶,看着它想:立秋,又立秋了。有些叶子会变成金黄色,有些叶子会挂在树枝上。我们都在路上,赤裸裸的走来走去,在地球上留下了不同的悲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