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开了,转载人:路来森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正月,一枝二枝三四枝,隔壁杏花开了

我站在院子里,看着隔壁的杏花。隔壁杏花“出墙”,不多,一、二、三、四;树枝树枝,晴天开放。

杏花开放是一个变色的过程。

它不像桃花,嫩芽是粉红色的,它开的是红色的,它红到最后,直到它飞走散开“桃花音”,还是红色的,红色的。它看起来不像梨花,在哗然中绽放,完全白,完全白,亮白,看着它,让人觉得春意也丰白。

杏花开口先红后白。就是那种风逸的美,皮肤变得又白又厚。

当春风吹起时,紫色的枝条上的花蕾逐渐变得凸起而明显,并且一天天膨胀起来。鼓鼓囊囊的芽,有树枝的颜色,也是紫红色。当花蕾变大时,紫色逐渐褪去,只剩下一种红色。真的是一种特别的红,嫩而深,亮而阴,羞涩而细腻。是杨贵妃丰满的脸颊上的一点胭脂,是天真少女稚嫩的脸上的一抹羞。

“一个春风吹在心上,雨露一天比一天照亮枝头”,正是这一幕。

在邻居家,杏树坐在芽上的时候,“红,出墙”。

在从墙上伸出来的杏树枝上,会有红色的彩带。

红丝带是邻居家的。风一吹就飘,飘进我们家。我知道那些红色的飘带是邻居为了防止鸟儿啄食花苞而绑的。然而,它仍然不能阻止鸟儿啄食。在那段时间里,每天早上,我们总是看到鸟儿在杏树枝上跳跃啄食,很多很多。比如麻雀,白头翁,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鸟。

当一只鸟啄的时候,它的幼芽飞溅,逐渐在空中漂浮,在地下漂浮。有时候,我会弯腰捡起几朵花蕾,放在手心,开始看我的眼睛,于是我不禁感到难过。

站在院子里,看着隔壁的杏芽,常常陷入童年的回忆。

那时候我还小,我妈还小。一天早上,我妈妈会说:“去花园,把杏花分支放在瓶子里。”于是,我冲到村外的花园。我身后有妈妈的叮嘱:“一定要折好多芽的花枝……”。我妈拿了把剪刀,顺手修剪了一下。然后,

房子是老房子,南窗是木格子,窗户上盖着白色道林纸。瓶内杏花倒映白窗纸,相映成趣。每天早上,妈妈在窗边梳头,花儿相映成趣。我妈自己一定觉得很美。也许,她在自己创造的这种单纯的美里,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放纵——。

时隔多年,回忆起这一幕,感觉有一种经典,一种简单,一种动人。

“粉薄红,花碎浪漫”。唐代诗人吴荣的这两首诗,一定是在杏花盛开的季节写的。杏花盛开,白色越来越浓,但美并没有完全退去,留下一些红色的底色,所以是“细细的红色和淡淡的”。“粉薄红亮”,琵琶半遮,有一种含蓄含蓄的美;“淡红白胭脂”,充满明媚春光。

此时杏花盛开“却不垂”,美不胜收,却不妖娆迷人。在我看来,这个时候杏花真的开到了美的极致。所以,“花占破风流”是真的。

“深巷卖明朝杏花”,春天一定很美很美。

这时,我站在院子里,看着隔壁的杏花,注意着它。因为恐惧,春天稍纵即逝,春天稍纵即逝。

杏花没落了,就叫可怜。纯白,薄白,淡白,没有质感,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当春风吹起时,它落在地上,一个地方是破碎和白色的,另一个是荒凉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场春雨落下来就会像泥巴一样散开,只好“变成春泥护花”。

这时,我站在院子里,眼里没有花;只有“青杏小”,青杏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