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美丽的村庄 ;写文: 芦苇泉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我爷爷奶奶在我懂事之前去了另一个世界。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他的童年。父母有无数的事情要做。在家里和队里,他们要照顾七个孩子的衣食。我希望我是一盏省油的灯,但我不是我父母喜欢的孩子,所以我经常被训斥,有时被扇耳光。之后只能服从“让开”。当我大一点的时候,我知道如何阅读。我妈妈不会读书,所以她看到我读书就生气。我可以割草、钓鱼,甚至去任何地方购物,但从来不看书。妈妈经常喊:“再看书,书能当饭吃吗?”然后,他叫我做这个做那个。我的理想很早就来了。当时邻村的一个小伙子在省里出了一部小说,也改编成了儿童读物。然后他进城上了大学,好的东西和好的东西是有联系的。我经常在路边等他,看到他从远处走来,我就害怕,跑开了。他对我影响很大。我开始喜欢读书,但是如果被妈妈撞了,我就得工作,我最喜欢的工作就是放羊。拿一根长绳子,把羊绑在树上,从她怀里拿出书,找块石头坐下,看样子。有时候我被它迷住了,羊就把我周围的草吃光了,然后我就一直看着我,然后我就不得不开心的尖叫。我放的羊都是好羊。想到他们总是给我带来一些非常美丽的风景。书太少了,没法读。全村能找到几本书?我找到了我需要的一切,甚至找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书。剩下的时间呢?村庄的风景吸引了我。只有在我饿得受不了,打瞌睡睁不开眼睛的时候,才会想到回家?真的是一个很标准很原始的村子,现在打着灯笼恐怕也找不到了。但是,只要闭上眼睛,就会看到。

村子的巷子很窄很复杂,没有瓦房,更不用说楼房了。休闲院子里有很多树和草。最长的草树是姜,粘枪,薄荷,一棵一棵。墙壁上覆盖着栝楼、米豆、丝瓜、牵牛花、葫芦、何首乌和黄连。在一些低矮的墙壁上,也有仙人掌,总是爱开花,爱生孩子,长满了刺。整个村子都藏在树林里。牛棚和猪圈集中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中间隔着一堵高高的石墙,仿佛离村子很远。到处都是潮湿的,空气是甜丝丝的。有一些树从墙壁的裂缝中伸出来,一些草树仍然长在黑色柔软的屋顶上。

村外有树相连,每棵树都靠得很近。看不见村庄。不远处,有一条河。还有一条路把村子和河流连接起来。道路两旁有一些大树,使村庄和河流显得更近。河水夹在树林之间,树林像两排大山,而流水是一条狭窄陡峭的峡谷。流水的声音很大。当林紫平静下来,像是有节奏的音乐,流进了村里洒满月光的被窝。

河里的森林被称为森林。甜美的木树和芦苇生长在森林的脚下和边缘。在密不透风的森林里,有狐狸、狼、獾和一些不想回家的猫。他们除了调情和打架什么都不做,发出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森林之上是另一个世界。有几十种鸟栖息在这里。他们站得很高,看得很远,所以很少发动战争,每天唱歌跳舞,生孩子,过神仙生活。

在河和村之间,有一片片庄稼。这是另一种森林。在庄稼深处,建筑和沟渠纵横交错,兔子和青蛙和谐相处。

村子前面有一座不太高的山。马尾松在山上稀疏生长。马尾松似乎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感觉,但它依然谨慎而顺从地站在那些地块的边缘,守护着它的弟弟或孩子——那些永远长不大的弱小庄稼。

在没有庄稼的地方,我总喜欢种些草,不是稻草就是狗毛,爬一种红薯秧式的绿藤——。野葛是一种生命力很强的草,随便从一个缝隙爬出来就能爬好几丈远。它的韧性也是最好的。新鲜或干燥时可作为绳子使用,也是制作铁箍和簸箕的好材料。有些人经常不得不偷一些树。当他们不能使用它们时,他们去市场换钱买花。

再往南,有一座山。山里什么都有。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有一个完整的世界。

山下是一个小水库。夏天,我们避开小学老师和他们的父母去那里自由游泳和斗水。在那里,我们学会了如何应对危险的生活。

2月2日,龙抬头,开始打雷。下雨时,草树上有一些牛。牛栓是野生昆虫换的。野生昆虫在地下吃草根三年才能长出翅膀,钻出地面。被绑的牛是黑色的,翅膀很硬(野虫是金色透明的)。它一亮就飞。太阳一出来,牛就死了。但往往在太阳出来之前,就被喊“的人抢着去捡水桶绑牛绑马——”。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喝胀鼓鼓的牛的种子。只要你用指甲抓破牛的金肚皮,然后“吱吱”,一把金“米粒”就吸进你的嘴里。动作太熟练了,太连贯了,完全是一气呵成,来不及细细品味,就欣赏到了一股滑滑的香味,这场游戏晚餐马上就结束了。

雨季到来时,草地上长着一堆堆嫩松树。松木还是很少见的,黑色的锚皮(一种草菌)能把整个贫瘠的斜坡覆盖上厚厚的一层。如果你有更多,就不会贵。另外,那些草耳朵上长满了小碎草叶,很难洗干净,所以吃的人就少了。遇到饥荒年就不一样了。下大雨的时候,植被拱出土地的那一瞬间,整个村子都出去了,胡乱蹲下找一块地。捡了半天。篮子装满了,就去大河边或者小溪边洗。这是一份好工作。要想吃的干净,不要怕失去视力,变得麻木。

小溪从山上流下来,逐渐变成一条小河,然后流入大河。成群的泥鳅和香鱼逆流而上,直到到达山顶。当他们经过村庄时,一窝孩子跟在他们后面,大多数人手里拿着一个树篱。如果他们立刻抓住它,他们会有一个好收成。整个夏天,小溪不停地流着,水清澈见底,水下覆盖着干净细腻的石头。村里的姑娘女人都喜欢在小溪里洗衣服。有时候,我们也去大河钓鱼。有一天,我们在钓鱼的时候,看到一只狗从芦苇丛中走出来,和我们这些光着身子的孩子争夺刚刚用长杆渔网钓出来的活泼的鱼虾。我们不能竞争,所以我们用小脚踢它。当它张开嘴想要咬人的时候,我们就用渔网竿敲打它的牙齿。立刻就凶起来了。我们几乎同时预料到一些事情。于是大一点的孩子对小一点的眨眨眼,招呼大家跑回去。我们不哭也不说话。但是狗在追我们。快则快,慢则慢。一开始我们在大河滩的树林里跑,狗在树林里追;后来我们跑上岸,它却在大河岸附近的树林里跑,我们能听到“树枝被拔的声音”。直到听到石磨连续的“吱吱”的声音,或者有人妈妈找孩子的哭声,它才停下来。一个勇敢的孩子回过头,看到一张无助和贪婪的三角脸。后来大人们说是一只寄生在大河和附近山上的狼。

村头有一口深井。当时每到雨季,水就和井台平齐。一旦弯下腰,就可以带水了。冬天和春天,水会滴下来。该洗井了,这是全村人的事。如果不能参与,可以自己动手。以井为中心,挤满了人。在人群中,不时发出尖叫。那肯定是有人在刚举起来的污泥里发现了烟杆或者小圆镜或者硬币或者戒指……

恩东,有一片很长的土地,那是我祖先的土地,后来变成了私人保留地。不知道爷爷当初怎么想的,我坚持要这片不长庄稼的薄地。但是我很感谢那个素未谋面的爷爷。这片土地的这一端长着两株老栗树,南北被一些杂树包围着。树与树之间的缝隙里挤满了金针、野艾、野草莓……。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树之间,偶尔会发现一丛名为舒筋龙的中药。在高低树中,我们最喜欢李树。每年夏天,它都会结满树的果实,让我们的生活充满期待。在果实成熟的那天,它会结果。按照大人的吩咐,一个个送过去,半个村子都弥漫着梅子的香味。

沿着地面的边缘,有一条蜿蜒的小路通向山脊的顶部。路边有七八棵桃树。虽然树上有许多老树枝,但它仍然可以开花结果。春天,我们去山脊顶端保护花朵;秋天,我又去看水果了。但是桃子下种的时候,妈妈会亲自挨家挨户的送。我跟着妈妈,看着人家摘桃子时的笑脸和感动,把自己当成小英雄。

我经常想起村子里的大树。没人知道这些树是谁种的,更不用说这些大树在这个村子里住了多少年了。但是我们经常去大树下乘凉、避雨、开会、下棋、听书和看戏。……这些普通地名是村里最多的。也许早在几百年前,它就成了村里的一个景点。

原谅我,我的村庄。别说我背叛了你。但是我现在明显厌倦你了。眼前的村庄怎么可能是我日夜梦寐以求的故乡?连接成碎片的森林呢?那些关心我们的大树呢?喜欢歌颂突如其来的雨雷的被绑牛怎么办?清澈的小溪、新鲜的草穗和绿色的苔藓呢?我的村子,你告诉我!记忆中很多东西都没了。我焦躁不安地寻找着。街道笔直,甚至找不到老房子。但也不能说任何时候,一头牛或者一群羊,连同它们散落的粪便,都会挡住你的去路。森林已经远离村庄,群山变得光秃秃的。我不知道原始森林去了哪里,我根本看不到它们的影子。村门口的井没人问。那些载着泥鳅和五香鱼的小溪,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清澈……

我热泪盈眶地写下这些,让现在的孩子和未来的孩子都知道我们曾经共享的村庄有多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