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事 :武藤兰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难忘的野家乡春天

文本/尤杨

“2月2日”,“龙抬头”。偏爱高山的太阳扬起笑脸,让刚刚从冬眠中醒来的山坡躁动“春心”荡漾,春天的“潮汐”处处涌起……

在阳光明媚的斜坡上,一朵紫蓝色的花在腐烂的草丛中露出微笑,微微张开娇嫩的嘴唇,想笑着唱歌。其实她没那么帅,没那么招摇,也没那么撩人,只是满嘴好听的歌。她真的很喜欢唱歌,但她从不“独奏”。她总是喜欢和男孩女孩们一起唱歌“”—/[2月2日“之后”男孩女孩们三五成群的爬上山坡,干草中的紫蓝色花朵最先被一双明亮的眼睛发现!他们冲过去伸手抓起一朵花,劈开一片花瓣,然后放在嘴唇上“吹”,立刻发出了“口哨”的声音,清脆而悠远。我老家的人管这种花叫“笛花”。这种普通的小花每年都早早醒来“”,超前于风骚的春天。无人能比。凭借其卓越的地位,大放异彩,成为名副其实的山花“”…/[/。

“笛花吹,苦菜伸”。笛子花瓣可以当笛子吹。“苦菜”一听声音就起来,展开绿色的叶儿。记得小时候,早春的每个早晨,北坡都会传来清脆的“嘀嗒”声——。不知道谁家小男孩吹的笛子花!小男孩和小女孩们拿起一把小刀或一把小铲子的牡荆篮子,冲向房子。他们三五个人直奔村北的阳坡……

在村北的阳坡上,有许多苦涩的碟形蔬菜。锯齿状的绿叶又宽又细,贴近地面伸展,形成祖母绿般的“茶托”形状。摘下一片嫩绿的叶子,用手指捏一下,然后牛奶般的白色糊状物就会流出来,在嘴里嚼着。味道很苦,所以人们叫它“苦菜”。苦菜尝起来是苦的,但随着苦味在口中蔓延,一股清亮清亮的香味会注入你的内心,直入你的脑海。这时候你会感受到苦味中蕴含的美好……

随着笛子花的滴答声,我和七岁的朋友提着篮子和铁锹匆匆赶往北山坡。阳光明媚的山坡上,阳光温暖,苦涩的菜肴长在土堤和石头的裂缝上。挑了个苦菜,我把刀插进土里,轻轻一扭,苦菜就像轮子一样滚了下来。一个接一个……跑了几个坡,到了中午,小筐里全是苦菜。从山上回到家,不小心摔了一跤,小筐跳起来滚下山坡像个球!篮子一跳,篮子里的苦菜洒了一路。手背被荆棘扎了一下,鲜血滴了下来……

娟姐赶紧过来帮我,从她旧棉袄的破绽里扯出一小块棉絮,压在我流血的手背上。血止住了,我下山去找小篮子。篮子是空的,连一个苦涩的菜都没剩下,我的眼睛里滴着泪水。娟姐看着我,伸出手从篮子里抓了一把苦涩的菜放在我的篮子里。然后小兰,科巴那瓦小二,小牛都从他们的篮筐里抓了一把苦菜扔到我的篮筐里。我的小篮子满了,比谁都多……

回到家,我妈把苦的菜挑出来,放在清水里洗去泥土,水淋淋地放在餐桌上,然后放在一碗豆沙上。全家人吃的都是蘸了酱的苦菜,嘴都绿了。爸爸满脸笑语地对我说:“生在春天,明天就去挑苦菜,趁着春暖花开的季节多吃点。十几天半之后,苦菜会变老……”

我老家的人世世代代爱吃菜,说吃菜能提神醒脑,明目清火,增加人的食欲。好像吃了苦菜,春天的精华,春天的希望充斥全身……

难忘的老母亲

正文/夏乃建

去年2月20日,沈冰农历正月13日,这位103岁的母亲在中午12点后平静地离开了。她做好了衰老的心理准备,却一直说:“不要让奇怪的事情发生”。对于这个想死的愿望,上帝还是很关心她的。就在这一天我正要吃午饭的时候,四哥突然发现老人已经安详的去世了。她握紧的左手松开了,那块好久没有离开过她的手的小手帕从她的手心滑了下来。她真的死了,离开了曾经苦涩,曾经快乐的家和世界。

我在外面工作,所以接到电话就匆匆走了。进门第一件事,用手摸摸她老人家。她的额头还是热的,手明显是凉的。她的脸很安详,好像不想打扰所有的人,她悄悄地离开了。我哥说她昨天刚擦完身换了衣服,今天早上又出院了。可能她很清楚,这个世界不能再想她了,要干净利落的离开。

母亲姓毛,余,一个美丽的名字。荷花,白色或粉色,永远纯洁。依靠绿叶,面对蓝天,她总是很平静。于,一个只能在一个人的名字里看到的美丽的词。生儿育女是它唯一的意义。她生了七个兄弟姐妹,五个儿子两个女儿,是民间意识中孩子数量最多的。

我妈妈是浙江岱山东沙镇人,出生在这个岛上的一个渔民家庭。她出生于1914年6月28日,农历五月初六。农村认为五月闰不好,就把生日改到六月初六。我妈16岁嫁到上海,在老家只上了两年私塾。“她没有学历”,这成为她一生的遗憾。然而四十多岁的她,上了识字班,上了夜校,看了报纸,几乎会了所有常用词。因为她问你的永远是很少用的词或者新词。

我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当时我母亲还不到40岁。她一个人支撑着一家人,她瘦弱的肩膀是多么坚强。母亲一辈子体质都不壮,小脚早就缠好了,背负着封建制度对女性的伤害,要肩负起这个家庭的重担是极其困难的,但她没有怨言。她父亲葬礼那天,她母亲跪着哭了,她再也没有这样哭过。

母亲一生勤劳节俭。她用双手管理家里的衣食。每天早上,我们提着一个大菜篮子去市场,回来的时候叫醒我们,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她还做缝纫和上浆。元旦的时候,她给我们缝了几件小的新衣服,但是她从来没见过什么像样的衣服。大哥是她最重要的帮手,所以每天晚上都是他一个人享受妈妈煎的荷包蛋,全家都要靠他的工资生活。我们虽小,但只是仰视,并无狂想。除了一碗米饭,她很少吃东西。有时候饭烂了,她会洗一洗,热一热,但总是让我们吃新鲜的。她从不买零食吃,但经常买水果,当然是在食品店加工的便宜货,比如剜梨苹果。当然最差的一定是她自己吃的,最好的会给我们。后来几个兄弟陆续参加工作,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好,但她一直没有改变这个习惯。

记得1991年暑假,我带儿子去北京玩,妈妈在哥哥家。我陪她去参观圆明园,因为她从来没有去过。但更多时候,我只是带儿子出去玩。每次回来,她都会给我一碗桂圆汤,里面装着煮好的红参汁,我却不知道。后来她来我鹰潭的家告诉我。说红参是别人给她的。我知道我不怕热,就给我煮了,没吃也没说。多么慈爱的母亲!

20日下午,姐姐家匆匆赶来,住院的二哥来了,远方的三哥来了,大侄子卡良也来了。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商量善后,联系等待,老人辛苦了一辈子,应该让她平平安安的走了。晚上,母亲的尸体被送到殡仪馆存放,然后我们分头准备葬礼。

第二天早上,我赶到淮海街道组织部,要求街道派代表参加后天的追悼会。因为母亲的工龄从1958年参加生产组开始,母亲实际参加的是居委会工作,是新中国最早的居委会干部之一。但是,当时李农除了居委会主任,没有其他干部。在社会大变革的五年里,她在思想上有所进步,表现积极,从家庭主妇成长为基层干部,先后担任过社会保障局长、妇女代表、驻地小组组长,直至加入街道工厂担任生产组长。所以她退休单位的档案里没有这五年的记录,但街道的档案里肯定是少不了的。

我人生之初一直在她身边,所以印象特别深刻。除了家务,她还经常在居委会忙,几乎没有空闲时间。我进小学的时候她连带我去的时间都没有,让比我大两岁的妹妹陪我去。居委会开会是常事,她也参加过区里召开的妇女代表大会。有时候人家拿着饭碗吃饭,巷子里喊:“毛姐!”,她答应了一声,下楼了。每次在巷子里打扫卫生,她总是提前下去带头。她积极参加居委会组织的一切社会活动,生怕落在后面。作为解放初的居委会治安主任,她对我家树荫下复杂多变的人事非常熟悉,所以经常来我家了解情况。这样的事,直到我下乡离开这个家,一直没有断过。

街道组织部的同志问了领导后答应派人参加。追悼会那天,他们真的来找两位代表了。我觉得是组织认可的,对母亲来说一定是很大的安慰。

23日上午,在安德宇宝兴阁四楼为老母亲举行了隆重而简单的追悼会。全家人都来给她送行。亲朋好友来了,岱山大叔也来了。母亲的生活平凡而不平凡。她把所有的努力都奉献给了这个家庭,也奉献给了自己的工作和新的社会。她一生写下了一个巨大的“人物”,这无疑是一座纪念碑,至少在某种意义上,在我心里。

我妈从小就教我要好好学习。我小时候她白天没时间,晚上陪我做作业。我懂事。每次拿回成绩单,她的微笑都是我最大的回报和鼓励。我们兄妹一个接一个上了大学,在八仙桥的邻居中是绝无仅有的。我想这一定是她最引以为豪的。

八仙桥老房子已经搬迁。我们搬到了浦东。可惜我们大哥去世了,我们大嫂还要照顾孙子。她一个人住在楼上,但从不抱怨孤独,不愿意拖累晚辈。从周一到周五,报纸成了她白天唯一的伴侣。每天晚上我都上楼陪她,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新公房不如老房子,小区也没那么近,但是她白天总会给我讲一些情况。对面有个老人,今天哪边有鞭炮。她还跟我讲了过去,讲了岱山的家乡,讲了兄弟姐妹各自的家庭,像几件宝贝一样清晰。报纸上看到的是最新鲜的话题。她关心国家大事,问国际大事。看了一些生词,她问我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难的单词,所以她问我怎么读。暑假了,我有机会带她去小区外面。她也很开心。我一手抱着她,走了很久,累了,休息了一下。报摊外面有个凳子,她坐了一会儿,继续走。她很感兴趣。

然而,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发生了。写了快一年了,总觉得不满意。我变了一次又一次,心还在跳,血还在流。肯定有注销的时刻。愿母亲在天堂安心!

难忘的童年记忆

正文/魏子超

我是陕西咸阳人,但出生在陕北米脂。据说我的出生地还在著名的武定河边。武定河是我国黄河的一条支流,常年浑浊泛滥,但至今水位有所下降。

孩子经常听到大人说有个老阿姨住在武定河伍家沟,我就在她家出生。记忆中,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个小小的身影总会打着看望老阿姨的幌子,拖着一位慈祥的老奶奶,只是为了看一眼泛滥的黄泥河堤,站在无定河畔,总会有一种武侠小说里那种莫名的舍他人的豪迈感。看完河,玩得不亦乐乎,上山下窑,偷鸡买鸟,然后在大人的善意之声中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玩累了玩累了就会想到肚子饿了。穿过几条沟壑,听到几声狗吠,看到几缕青烟,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就是姨妈家了。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一餐是外婆做的饭(一种拌油菜的粥),用土豆丸子蒸,然后溜几个馒头。丸子煮好后,我拿起羊油泼上去。那味道……

我爷爷奶奶是最爱我的人。他们简单、善良、乐观、开朗。爷爷的背比较驼,据说是小时候在山里采石头的错。他的手上满是岁月的痕迹,各种手纹交错,让他看起来像个勤劳的人。我奶奶没有包脚。我奶奶在家做所有的家务。我爷爷一般负责种地,出去做点小生意,然后两手空空回家就等着吃饭。因为爷爷认为在家是男人的基本权利。我对爷爷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和隔壁的男生在山路上跑了近三个小时,就是为了钓那条当时看起来比较大的野生鱼。我们一直在河边奔跑,已经忘记了时间和出发的地点。当两个精力无限的野孩子疲惫地坐在断流的河边,不想动弹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沟壑,没有人住在那里。而且当时我们发现了几只成年人一掌半大小的青蛙!这在当时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我小时候见过最大的青蛙,就是河里的小青蛙。当我们想起故事书里的癞蛤蟆时,我们两个孩子放声大哭。那一刻,在我感到最无助最无助的时候,我爷爷喊出了我的外号,甚至沿着那条被不知名的河流开了几个小时的山路来找我!最重要的是,我记得我爷爷已经70多岁了。回想当时的画面,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我爷爷今年85岁了。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六岁回咸阳时爷爷的眼泪和呛人的浪。

我祖母爱我不亚于我祖父。小时候经历了很多磨难,因为当时正在赶计划生育,妈妈生完我后不久就要从陕北回咸阳工作。照顾我的重任落在我祖母身上。那时候外婆家很穷,妈妈不在身边,我根本买不起奶粉。奶奶只能给我喂稀面条,我就渐渐长大了。突然有一天,隔壁养了一只奶羊,当时家里经济条件有所改善,终于喝到了传说中的羊奶。据说我两三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妈回来看我,我却径直走到奶羊跟前喊“羊妈妈”,我妈泪流满面。

奶奶对我的爱是滋润的,默默的,直到我长大。可惜几年前最爱我的奶奶离开了我。报答童年的恩情已经来不及了。外婆去世后,因为工作忙,事情复杂,路途遥远,几年没去过陕北。

米脂市在当地方言中被称为盖里。小时候记得人家去市场,米脂县一周一集。有成群结队的人在用各种方言销售,但站在那里有一种莫名的快乐。爷爷和我叔叔那时候会做点小生意,每次卖完了总会给我带点好东西回来,叫糖包子,干娄(烧饼的一种),还有碗。所以每次聚会都是我小时候特别期待的。经常有大马和驴车经过。驴是陕北常见的牲畜,相当于北方的牛,当地有很多骡子。我记得我叔叔家曾经养过一头骡子。秋天忙的时候,舅舅家会上山收粮,我自然会成为表哥的跟班。骑骡子上山的人唱你挑担子,我牵马,想象自己永远是西游记里唐僧的孩子。小时候没有特别的游戏,所以看骡子吃苜蓿也是小孩子的一种乐趣。农忙季节回来,会搬个小凳子晒晒太阳,看骡子吃草。成年人会聚在一起打小米,就是用一种特制的手工农业机械,将小米的穗打出来,挤压,使小颗粒滚出来。因为陕北盛产小米和土豆,所以陕北的小米和粉丝闻名全国,陕北几乎每个农民都会种一些小米和土豆,成为他们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餐。平常的季节,一家人会喝小米粥,吃土豆包子,土豆丸子等等。过年的时候,他们会用小米做年糕,放在油锅里炸一炸,香脆可口的年糕就出来新鲜了,意思是一年比一年有意义。这也是米脂人过年除了羊肉必不可少的一餐。

小时候每年冬天都会求爷爷给我做一辆冰车,就是一辆在河里滑冰的小车。因为陕北冬天天气寒冷,河冰厚,所以冬天农村旁边的河里都是孩子。三五个人一起,排成一排,你推我笑。但是有一次,据说邻村的一个孩子不小心掉进了冰洞里,再也没有上来,被很多人看见了。然后在成年人的约束下,冬季滑冰车的孩子数量逐年减少。

童年的回忆很多,每次回头都会笑。但是,每当想起孤身一人在陕北的爷爷和已经离开的奶奶,心里总会有深深的伤感。

难忘的元宵节

正文/张连勤

元宵节前夕,我打电话给部队首长,告诉他我决定探亲。局长沉默了一会,才说你定好了日期,我派人去接你。当我再三告诫酋长保守秘密时,酋长笑着说,现在的年轻人总是那么浪漫,总是想给对方一个惊喜。

事实上,在我决定去旅行之前,我经历了反复的思想斗争。当我的家人和朋友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仍然很惊讶。他们不断劝我放弃这个决定,尤其是妈妈。临行前的几天,我妈不是唠唠叨叨,就是默默帮我收拾东西。

在我热切的期待和妈妈的唠叨下,旅行的日子终于到了。我妈把我送上车,又给了我一个提醒。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母亲隐忍的泪水冲了下来。窗外,母亲的身影渐行渐远,但她的担忧和泪水留在了风里,留在了我的心里。

车在人烟稀少的阿里大北线上艰难前行,那里的生活条件极其残酷。阿里被誉为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高原。它的美是极端的,它的残忍也是极端的。在这个平均海拔4500多米的地方,我看到了更蓝的天空。我的心像在天堂飞翔,但我的身体像在地狱行走:我的头眩晕,我的胃充满了河流,我呼吸困难。……考虑到离开前母亲和朋友的劝阻,我的决定不成熟,但想想他的温暖。他阳光灿烂的笑脸充满了我内心的每一个角落,把我的身体从地狱拯救到天堂。

回忆溢出生命的枝头,曾经的甜蜜重新出现在我面前。那是他申请去阿里边防的前一天晚上,江南雪花飘起。雪花纷飞的江南夜色,美丽而浪漫,但我的内心却充满了悲伤。我拉着他的手,默默地走着。雪花落满了我的脸颊。我分不清是雪花的眼泪还是心里的悲伤。空荡荡的元爷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放开他的手,慢慢向前走。

风吹着我的长发,撩起我单薄的裙子,却感觉不到一丝凉意,因为爱人就在我身边。有时转得快,有时转得慢。我舞动的脚步落在空旷的元叶的每一个角落。这是我唯一能为爱人做的事。

他把我抱在怀里,含泪悲伤地吻着我的眼睛。我们在空旷的空间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忘记了天空、土地和即将到来的分离……

经过五天的生死,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当我真正踏上这片土地时,我所有的身体不适都被爱和感动取代了:首长已经安排好了我的住处,准备好了氧气瓶和日常用品,战友们在我身边嘘寒问暖。这一刻,真情温暖了雪域高原的寒冷,我的心被感动了。

搞元宵!在我灵巧的手中,和好的面团变成了盛开的“凤凰花”,美与香填满了时间的每一个空隙。这注定是一个温馨浪漫的元宵节,也是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元宵节。我以身为军嫂为荣,以有他的爱和关怀为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