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黄大米 ;作家: 雨君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风和烟闪进了中秋,山野之间的麦粒是金色的,它似乎用弯着、直不起来的耳朵腰来承受着宿命的重负。

老农民拿着镰刀,走进山谷,割下一穗谷子,用驴车拉回来。在自家窑顶的打谷场上,他们用骡子和驴拉着跑步机,碾碎小米的麦穗。然后他们用簸箕把稻草掸掉,留下小米,然后去打谷机去去壳,留下金黄色的谷粒,也就是小米。

像这样的米粒在鹿城随处可见。如果你去鹿城和石乡,问问小米的情况,你的老乡可能会告诉你小米新鲜的传说:“和石乡有一个江庄村,古代不叫江庄。这个村子的人不知道他们和炎帝是什么关系,村子里的村民都姓蒋,所以这个村子改名为江庄。后来连种的小米和加工的小米都姓江,因为江庄村的大米特别黄,所以江庄村种的小米都叫黄姜米,但是鹿城没有人不知道黄姜米。”

一定是第一次听说小米,小米有名字,炎帝家。这样的小米,人们难免会有一种食米焦虑的心。

可惜来鹿城多年,以前也听过姜黄饭这个名字,但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也没有尝过江饭的味道。直到去年,我在鹿城新华书店工作,和同事一起去和石乡沟魁村补充扶贫资料,中午在贫困户王海根家里安顿下来。看到哈根是个傻乎乎的老实人,声音很低,很努力很努力,觉得有点舒服,喜欢。而哈根的老婆也是个热辣的人。每次扶贫人员去,哈根的老婆每次都给大家做正宗的鹿城腊面,还用自己不愿意吃的换零钱,补充国内的土鸡蛋给我们炒卤水。西红柿、豆子、红薯都是用土鸡蛋炒的,但都没有出锅。红、绿、白、黄这些显眼的颜色,诱人而贪婪。入口后,香味自然消除了人们的渴望。当所有的人都气喘吁吁的时候,我假装帮哈根的老婆洗锅,哈根的老婆慌了,怕我真的去洗锅弄脏衣服,赶紧把我拉到客厅坐下。

也许是可怜海根得了贲门癌,也许是可怜海根家的穷人,也许是感激海根家的盛情款待,也许是喜欢海根家的厚朴。走的时候悄悄问了一下海根的老婆:“嗯,家里有羽绒被和牛仔裤我不穿,更多的是女儿买了没穿的新的半新的衣服。你想要吗?如果你愿意,我会留个电话号码给你女儿接。”

“对,对,对。”哈根的妻子,眼睛亮亮的,兴奋地说。“把你男人的衣服拿回去。也是海根护林防火种地的好衣服。海根的护林是在山里。天气很冷,所以他不得不穿许多旧衣服。我女儿也没什么钱,也不讲究新鲜感,有的就穿。”

过了几天,海根的女儿按照我的指导去我家捡旧衣服。带了十几斤小米进来,姑娘对我说:“阿姨,我家这米是姜黄米。”我听姜黄饭的时候,感觉眼睛亮得像三分之一灯泡,比我女儿的妈妈听到我给她穿旧衣服的声音还要亮。不善说笑的嘴角,公然的谄媚,或许我的表情比女儿的母亲还要愉悦。但我心里惭愧。本来想帮助贫困户的。怎样才能不害羞,忍心接受贫困户的帮助?但是哈根家的小女儿不是我能决定的,所以她给我留下了姜黄大米。

面对珍藏已久的黄姜米,我深深地体会到,不需要时间就能得到。但是,我觉得自己像金子一样珍贵,不知道如何去享受。吃饭很可惜,但不浪费。老公说,小米养胃。我有慢性浅表性胃窦炎,经常发病,身体不适。那是铁石心肠,宝贵的黄金大米,进入他们的担忧,滋养他们生病的胃。

我喜欢早晚喝米汤,但是老公说还是吃米汤配小米比较好。但确实如此。小米浓米比粥多很多米,比粥更有营养。但是小米浓米是鹿城的地方早餐。我不想早上煮得太早。挖半碗黄姜饭,放入电饭煲,倒入适量水,然后学鹿城人炒土豆丝或白萝卜丝。就是在秋天之后,才有很多菜系可以搭配小米粗米。除了土豆和白萝卜,还有胡萝卜、卷心菜、酸菜、南瓜等。以前开玩笑说鹿城人懒,不会做饭。早餐除了浓稠的米粒配小米,就是玉米面疙瘩。南瓜丝、土豆丝、胡萝卜丝、白萝卜丝、白菜丝简单炒一下。感觉是懒饭。现在反而喜欢这些懒饭,比以前吃的西餐更有营养。

此外,黄姜米不仅是炎帝发明的,也是小米的祖先,黄色如金,芳香纯正。本来是要减肥的,但是这一顿姜黄和米饭很厚的饭,从一个小碗变成了两个小碗。老公冷笑道:“这个也叫减肥,但是明显是在增肥。”

长胖后,就不能穿以前穿的衣服了。我把不能穿的衣服收拾好,又问哈根要不要。哈根说:“想要”。

这次海根的女儿和她妈妈来我家捡旧衣服,带了十多斤黄姜米。我说:“我老公家种小米,武乡一等奖。我给了55斤武乡黄金小米,我吃不下。我来帮你卖吧。”哈根女人舍不得:“你是你的,我的家是我的。不能卖。慢慢来。”

我说,慢慢吃。和石乡沟魁村贫困户的黄姜米很有营养。慢慢的,胃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