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简单 本文作者: 庞永华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这个鬼地方太冷了!”艾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冷冷的对我说。

“要不要我发给你?”我假装热情地问她。

“算了吧!”艾说着,迅速把精致的行李箱举到走廊上,嘴巴几乎撇到了耳朵边。“在路上冻死了怎么办?”

我不想再谈了。确切地说,她不想再听我的了。

我静静地站在冰雪覆盖的屋顶上,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消失。她转身的一瞬间,曾经共享的床变成了冰冷和MoMo。她远去的脚步,没有丝毫留恋,只是没有回头就走了;我一句话没说就走了;走了,寻找她想要的温暖。

我走回房子。

没有人能阻止我在这一刻越陷越深,越来越难过。

在北方,在北方这个寒冷的城市,当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时,悲伤和悲伤像洪水一样涌上心头,感觉无助,感觉一百种味道,感觉一千种惆怅,很迷茫。

窗外,冰冷的雪花仍在簌簌地飘着,冰冻的玻璃上满是冰凌华似的泪水;寒冷的北风仍在阵阵吹来,在梧桐树的枝头哭泣;寂寞冷清的街道空无一人。

“这种天气真的会冻死!”我喃喃自语,“至少,它冻结了我的爱!”

我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后又站起来。我不知道站起来坐下哪种方式能让我忘记寒冷。我想起靖,当我一次又一次感到高兴或悲伤时,我想起她;当我一次又一次想起她时,我觉得离她很近,因为我似乎有很多话要对她说;一次次想起她,就觉得离她很远,因为一直贴近我皮肤的不是她。

“我又失恋了!”苦笑着给靖发了条短信。

我不希望得到任何安慰,我只想确认我的存在,或者让别人确认我的存在。

“一个人失恋了,朋友劝他,她应该难过,因为她失去了一个爱她的人,而你只是失去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其实失恋的治疗很简单,忘记不爱你的人就好了!”静态短信被快速回复。

就是这么简单。

你能忘记她吗?

有些事情可能是笑着忘记的,有些呢?就算走到天涯海角,用尽一生也忘不了,逃不掉,就像那些爱过却离你很远的人。安静,你懂的:有一个人没有依靠,从小就像浮萍一样飘来飘去。他温暖的家和美好的爱一直是他深深的渴望;他的爱在哪里,他的家在哪里,他所有的眼泪和欢笑在哪里;他失去了很多,他学会了珍惜生活中所有来之不易的东西。他珍惜,但又失去了。

“其实我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痛!”我回复了靖。

“有一天,佛祖把世界上自认为最痛苦的人召集起来,让他们写下自己遇到过的最痛苦的事,与人交换。这些人做了之后,惊讶的发现,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痛苦,他们只经历了那么一点点!其实忍受痛苦的方法很简单,看看别人的痛苦就知道了!”静态回复还是那么出人意料。

还是那么简单。

静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

我是四月认识她的,那个相思花幽幽的美丽季节,很容易让人想起我的初恋:蜜蜂蝴蝶翩翩起舞,绿草如茵,山花盛开;在山坡上写诗,在河边画画;一望无际的金黄灿烂的油菜花,彼此默默相对,紧紧相拥;在幸福中颤抖,在平淡中生活,在真实中相爱。

而靖今年才十七岁。

十七岁如花。

十七岁的时候,我不止一次想象过自己的爱情。希望这辈子只经历一次恋爱,从开始到结束,从爱一个人到结束。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没有眼泪,没有分离;只有深深的理解和依恋,只有长久的温柔和依赖。风暴过后,我对爱情没有太多奢望和祈祷。只想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有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可以锚定空虚疲惫的身体;有一双小手,可以在我泪干的枕头上,轻轻抚摸我的脸,告诉我不再分开,不再去体会那刻骨铭心的孤独和刀一样的孤独。我知道我的爱来之不易,我很小心的呵护着自己的爱,我一点都不想伤害她。然而,今夜,我为爱情付出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我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有一种巨大的溃烂感。

寂寞寒夜,悲如潮;

在悲伤的浪潮中,往事如梦;

往事如梦,爱情如烟;

恋爱如烟,心如冰;

在里面,像冰一样,谁能融化眼泪?

我不想再给靖发短信了。

然而,静态文本消息继续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一个小女孩爬上窗台,悲伤地看着窗外的人们埋葬她心爱的小猫。她妈妈赶紧把她带到另一个窗口,让她欣赏花园里美丽的花朵和飞舞的蜜蜂和蝴蝶。她妈妈对她说:孩子,你刚刚开错窗户了!其实选择心情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不要开错‘窗口’!”

“一个诗人在对生活感到厌倦后决定自杀。他在一块空地上为自己挖了一个坟墓。但是他觉得周围太荒凉了,就在坟头周围种了花草。渐渐地,他爱上了园艺,开始忘我地栽培奇葩和珍贵的树木。其实根除消极情绪的方法很简单,在‘死神’的坑边种点花草就行了!”

“一个破产的商人把自己锁在房子里三天,又变得快乐起来。有人问他:你是怎么让自己忘记痛苦的?他笑着说:星期五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一天,但三天后就是复活节了。所以,当我遇到不幸和痛苦的时候,我会等待三天,心里的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其实缓解疼痛的方法很简单,就让自己‘等三天’!”

……

静态短信就一直出现在我手机上。

还是那么简单。

太感人了。

简单的思考,简单的舒适,简单的温暖。

然而,静态的短信很快就消失了。

也许她也觉得累。

我抬起头。天啊,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

我伸手推开窗户,是冬夜的冷风冷雪。和我经历过的爱情相比,那种冷淡是什么?在孤独荒芜的房间里,我听到了自己的笑声,空洞而绝望。我回头一看,镜子里那个人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些明亮的液体慢慢溢出他的眼睛,滑过他的脸颊,静静地滴落。

在我漂泊的岁月里,在我错盛开的青春里,在我认不出来的爱情里,我还能保留什么?什么是不能落下的?当我再次回到一个人的世界,回首过去,我能看到什么?什么是隐形?谁能在下一刻给我打电话?谁愿意向我伸出手,真诚而无悔地告诉我:让我们一起走,不管风、霜、雪、雨、贫富,不管春夏秋冬,不管东西南北?

谁在那儿?

我感到难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突然响了。

“你在哭吗?”安静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从那个遥远的小镇传来,就像从遥远的梦里传来一样。

我哭了吗?摸着脸颊上的泪水,我含泪问自己。

“刚才手机没电,发不了短信。我爸妈又来了,我不敢给你打电话,就谎称买东西,下楼找公用电话。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找到这个付费电话。刚才的路好黑!”安静的声音微弱,带着所有潮湿的力量。“我知道你心里会很难过,你难过我也会很难过!”电话那头,明明有非常不均匀的呼吸声,还有车轮碾过冰雪路面时的爆裂声。

我还能说什么?

我还想说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

千里之外的同一个寒冷的小镇,一点点安静,没有经历过爱的宁静,我独自走过一条漆黑的路,蜷缩在荒芜的磁卡电话前,拨通了一个心情溃烂的男人的电话。

“你冷吗?”我问她。

“不!”静静的说,“我想象在你温暖的怀抱里,在电话那头被你紧紧的拥抱……”静静的喃喃自语,梦呓般的说话。

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我继续难过?!

让我的爱回到这样的单纯和纯洁!不远,不远;没有世俗的纷扰,没有物欲的玷污,没有肉身的亵渎,没有时空的阻隔;一颗心和另一颗心之间只有真诚的交流和关心。

爱情本可以如此纯洁美丽!

爱情,原来可以这么简单!

在寒冷的夜里,没有人能让我走向越来越深的悲伤和悲哀。

因为爱,因为被爱。

三天后,我给京发了一条短信,就这么简单:

“明朝时,有一个举人在城北的墓地附近建起了他的别墅。有人去拜访他,疑惑地说:天天看到这个,你永远不会开心!举人笑着说:“当我每天看到这个的时候,我不能不开心。”其实创造幸福的方式很简单,只要明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恭喜,答对!”静态短信发送的很快,满脸笑容。

她的回复突然让我开心地想起了小品《卖车》。

我一连给荆发了两条短信:

“月圆之夜,云门大师燕文对僧人说:“中共十五大前的事情,莫问,中共十五大后的事情,大家都说试试看。没等大家说话,燕文大师深情的说:每天都是好日子!其实享受生活的方式很简单。就当‘是好日子’!”

“一个人对卖肉的屠夫说:给我切一斤好肉!屠夫问他,哪块肉不好?其实衡量价值的方法很简单,只要确定自己都是好的‘肉’!”

“恭喜你,可以先回答!”静态回复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我开心地笑了。

寒冬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春暖花开,阳光明媚,青草生长,蝴蝶翩翩起舞……

我没有像艾说的那样被这里的天气冻死。

相反,我的两本书《那么简单》很顺利地被中国三峡出版社出版了。

我送了一套给靖,一套给艾。

我发现我还是忘不了艾,但我不再为她悲伤。

……

“你的书能出版吗?”

“但是发表了!”

“怎么会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