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给我烤了一个大蛋糕 |写文: 冯庆茹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大饼是北方常见的普通面食,但这个普通的饼对我来说有一种特殊的情结。我几乎花了整个中学时间吃我父亲的馅饼。当时我妈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和类风湿性关节炎。除了腿疼,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我和哥哥要上初中了。春夏秋冬六点要准时离家,步行到六里外的学校。当妈妈身体健康时,她为我们做了早餐。母亲生病后,父亲心疼她,不忍看到她慵懒地拖着病弱的身体,于是主动承担起做早饭的任务。

那时候日子不富裕。高粱米粥是家常便饭,家里唯一的一袋白面是留给哥哥和我的。早上,我们每人一个蛋糕和一碗高粱米粥,然后我们每人带一个蛋糕去学校吃午饭。我记得爸爸第一次给我们做早饭的时候,天刚亮,爸爸因为怕迟到,打开了手电筒好几次。后来他干脆早起了。为了不吵醒他妈,让我们哥睡一会儿,他穿的很轻,下了炕,悄悄开门,轻轻刷锅做饭。我们煮高粱米粥的时候,停火期间忙着做面条和煎饼。

父亲把蛋糕烤好放在盘子里,粥都快煮好了,然后我们就安静的被唤醒了。当我们洗完脸时,粥和蛋糕已经在桌子上了。但是,爸爸烤的蛋糕,不能恭维。外观干裂,一个深棕色的东西就成了蛋糕里的点缀。原来,“面螺丝刀”都不是偶数。跟我妈做的差远了,但是我们不想给我爸泼冷水。毕竟他辛苦了一上午,毕竟他按时给我们准备了热腾腾的饭菜。我和弟弟一边吃蛋糕一边使眼色,他心领神会,于是我们把里面的黑道道路挖出来,偷偷扔进泔水桶里。

一连几天,我们都吃这样的蛋糕。有一天,我妈心情好多了。当她起床时,她父亲已经给蛋糕烙上了烙印。当我妈妈想看看蛋糕怎么样的时候,她把它打碎了,看了看。我妈就这么看着。像她父亲一样,她不愿意咬一口。不过没关系。我立刻看到了问题。父亲扔出一根燃烧的棍子,看着它。看完之后,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不知所措地笑了。它看起来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他满脸羞愧的看着我们说,这几天的蛋糕都这样吗?孩子,你受了委屈。他谦虚地转向他母亲咨询。妈妈告诉他,舀一小勺面和半勺“面螺丝刀”就够了。太多不好。父亲把它牢牢记在心里。之后爸爸按照妈妈教的方法做了,进步很大。圆形馅饼不仅看起来是金色的,而且味道更好。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每次吃蛋糕,他都会过来看,问我们感觉怎么样,继续找不足。好事多磨。后来爸爸烤的蛋糕终于比得上妈妈烤的了。

现在,生活越来越好了,但是爸爸离我们很远。经常想念爸爸,想念爸爸亲手给我做的大蛋糕。父亲的馅饼是我一生用之不竭的精神食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