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三根弦的歌手 ;创作: 郑彦英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他是个盲人,有三个儿子。当时农村穷,他看不出来。自然,他不能做农活。他想到了唱戏和讨饭。好在没必要找老师学这些戏曲。在陕西关中村,人人都会唱秦腔,但唱功的好坏是有区别的。没想到老天给了他一个好嗓子,他虚心学习,很快就唱出了一首好的秦腔,也知道了我们县的地方戏。他嗓子好,唱歌好听,又缺乐器,就四处打听。最后才发现,一个赵堡的老人,带着一对三弦从西北回来了。他听见了,就跑得又高又低,进门就跪下,求人家把三根弦给他。那是世界上别人最喜欢的东西。说出来也给不了。不出他所料,他在别人家唱颂歌,自然用的是秦腔和万强曲的曲调,但他自己编词,世世代代歌颂祖先。其实他并不知道祖先的伟大成就,所以他把自己知道的好东西都给了他们。好在他们不知道祖先有什么过人之处,自然感动,把三根弦交给了他。

于是,凭着他的三根弦和一副好嗓子,他走在大街上,唱着歌剧,讨饭。他唱的主打歌是《二十四孝》,当然也是为了迎合红白喜事,这是人们生活所需要的,这样才能挣钱。这样,他和妻子就可以每天吃饭,把自己想要的馒头弄干,给孩子交学费,买衣服和学习用品,供三个儿子上中学。那时候没有大学可上,不然他会要饭给自己的孩子上大学。

参军后,我经常想起他的形象。他身材高大,不断睁开一双失明的眼睛,手里握着他的三根弦。阳光照耀着,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我更忘不了的是他的哭声。他老婆每次做饭,他就站在院子里,喊着儿子的名字,摇着屋瓦,周围村子的人都知道他家准备吃饭了。

从部队搬到河南,安顿下来就回老家探亲。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在街上遇到了我的长辈,按辈分应该叫叶的人。他坐在街边的粪堆上,手里拿着三根弦。我叫他“叶”,他回应。很多年后,他能听出我的声音,叫我的昵称,然后向我伸出手。我立刻从口袋里拿出香烟给村民们,递给他一盒。他把它们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说是好烟,然后让我给他带点吃的。

有一段时间我很难理解,但回到家,我意识到他已经老了,不能走在街上,不能唱戏,只能靠儿子养活。三个儿子都成了家,各立门户,却不理他。他和妻子住在村子的一端,向村民乞讨。村里的人一再要求儿子孝顺,每个儿子都被推给另一个儿子。说多了,三个儿子统一口径,骂说人是狗咬老鼠多管闲事。

我去村里支书说这样不孝的人不关心支部?支书伸出手说,咋管呢?他们没有违法。我只能说教。不能说两遍。一共说了13遍。人家不但不听,最后只要看见我就跑了。

第三天早上在家,看到他三儿子从他身边经过。虽然看不到,但从脚步声中听出了儿子的到来,于是立刻拨开三根弦,用曲折委婉的碗式唱出了二十四孝。因为小时候听了他很多遍,歌词都懂。开篇歌词如下:

“开始之前叫了一下军衔,听的很清楚;以下是二十四孝经,字字铭记。

孝的第一线是舜帝,南山耕田为父母双方服务;二十四孝为先,不得不为帝。”

那个儿子,那个曾经和我是同学的儿子,连看都不看父亲一眼,趾高气扬的走了过去。

我真想上去揍这孩子一顿。但是我忍住了,我知道我的冲动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第二年,我在郑州有了房子,就接了父母。这位老人不习惯住在城市里,但三年后就习惯了。过了三年,老人想回家喝村里的井水,晒晒村里的太阳,我就和老人一起回去,同意在深秋的冬天去接他们,因为农村没有暖气,这是每个老人的一个坎。

我在村里呆了一天,没有看到应该叫叶的长辈。我以为三个儿子学乖了,把老人接回家了,就没问。深秋的时候,我带着父母回城里,才发现事情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村民们没有看到老人,以为儿子带他们回家了。冬天过去后,他们才知道老人不在三个儿子的家里,三仙把它遗弃在村外的护城河里。三子不理,三仙不要。村支部和村委会派人四处看看,却找不到,于是有很多传说让人听得脊背发凉。

想起老人高挑的身材,长长的影子,还有那二十四首孝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