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树 ,网友: 姜贻伟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从报社出门左转,从市委大院出门右转。走不了一百步,就能看到这棵曾经孤独的枣树。

它前面的街道叫苏仙北路。路边是一棵绿树,后面是一条人行道,而这棵枣树紧挨着人行道的内侧,距离不到五厘米。前几年左右100米,除了这棵枣树,没有别的树。从早到晚,它就像一个用铁棒焊成的破雕塑,默默地看着通勤的人,上下学的学生,买卖蔬菜的市民,农民。如果是瘦小的小乞丐,大家可能会注意;是一棵姿态优美的小柳树,大家都会欣赏的。但不是,是一棵发育极差的枣树,让人一看就心疼。

其实它的年龄也不小。三十年前,苏仙北路还是一条窄窄的、破破烂烂的劣质柏油路的时候,到处都是厚厚的小茶杯。它位于一个村子里(还是),它的主人在他的房子前面建了一堵简单的墙,里面被包围了。从远处,我们可以看到它绿色的树梢。仔细看,可以看到它手里拿着晾衣服的麻绳,上面盖着衣服。它抱背,眼睛低。后来街道加宽,人行道加宽,墙被拆掉,终于露出了全貌。

幸运的是,它没有被砍掉。人行道稍微加宽一点就死了。如果施工人员硬着头皮挥砍刀就完了。因为这么小的树苗,没有特别保护,碍事,留着也不是景观。另外,因为靠近人行道,所以今天可能还在,明天就踢成两截了。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它活了下来。

但是它活的不好,就看看。这棵树已经长了30多年了,树干只有小盘碗那么大,不到七米高,还歪着。最糟糕的是它结疤的树。一个肿块在这里突出,一个肿块在那里下沉。最深的地方长达一米,吓人。那时候就算是把皮带肉剜掉之后,白森森的“骨头”也暴露了很久,每一眼都让人觉得害怕。后来它自己长大了,却留下了无法弥补的伤疤。可以说,这十几年来,他受了太多的虐待,如砍、踢、爬、压、打洞……,就好像是一只被别人欺负的流浪狗,只给他一个生存的机会。很多年前,我听村民们说起这棵小枣树。有人说它像棵树,它丑,不如把它砍倒;有人说它终究活不下去,迟早会死。心地善良的人强烈反对:“怎么说都是命,就可以残忍的去做?!”

每次走过它,都能看到它新的伤痕。往往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在最初的几年里,由于它的体积小,它的树枝经常折断,几乎是一根光秃秃的木桩。后来长高了,再生的枝条也是别人够不着的,最后就进入了相对正常的生长状态。从那以后,它每年春天都发芽、摘叶子、开花、结果,一年都没有离开过。起初,“ ”形状的小树枝上长满了嫩芽,过几天绿叶就会出来。用不了多久,黄绿色的枣树开花了,眨着星星般可爱的眼睛。然后,果实开始结果,从小到大,从绿色到黄色。然而,当枣子开始变红的时候,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了——,留下了满地的落叶和凌乱的树冠。每当这个时候,当我在感叹的时候,我也为它感到高兴和高兴,但它只是提前完成了今年的工作。

现在,在旁边村子的空地上种上了草和灌木,种上了三棵桂花树,在路过的入口车道周围建了几个石墩。村民们坐在上面,在枣树下聊天。最让人开心的是,它把皇冠摊在人行道上,拥抱着街上的一棵樟树。它终于告别了孤独和寂寞,也告别了死亡的威胁。因为人们认可它,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安全。而且像盔甲一样坚硬,使得一般的入侵毫无用处。以后它会永远站在这里,年年开花结果,以自己特有的姿态回报人们,给人们很多想象和思考。

已经是苏仙北路的景观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