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早春回忆 ,笔者: 邵玉田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风向角

初春,若去桃园,不期而遇,暖暖的心,忽然在春天扑腾。……用真情和诗意指引我,找到我嘴唇的位置,找到我心的位置,找到我悼词的语气,找到我飞翔的方向。

不要靠近,不要触碰,只是温柔的看着。

满是春天的果树,花瓣和嫩叶在微风中飘动,透明的春天里飘动的身影留下一系列曲线,形成一幅巨大的五线谱,随风向而变。

远远望去,花开得更多,枝头围着更多的蜜蜂。

激情在宁静中成长,宁静中激情的爆发给希望以力量,给情感以张力,给春天以速度。可以想象,扬起的翅膀,绝对是柔情似水的灯,向着渴望的方向,继续成就人们鲜活淋漓的希望;你可以想象,这些传播花粉的精灵一定会为时间和这个美丽的季节留下永恒的记忆。

感受初春的风的角度,走来走去,听着蜂鸣如歌……

深层果园

果园深处是沙丘。时光倒流,它的深处依然是沙山。

当沙尘暴歌唱时,五英里长的沙丘就像一艘从广阔的沙漠中驶来的生命之舟。

当初不知道是谁的主意,也有可能是老天有意的安排——让这个沙块萌绿了。

不屈的灵魂,为美好的梦想而奋斗。

从此,每年初春,十里沙岗盛开的桃花,就像一团被无法抑制的欲望点燃的火,以它温暖的光辉唤醒了每一个冬天;以它盛开的冷艳,送走了最后的寒流。

几年来,桃园的秩序和诗意往往是用绿色和艳红来表达的。呼唤人们,奔向春天!

/上春耕“莱恩”

到现在,我还是满满的惆怅。

不知道桃园旁边的村子为什么叫“巷”。

从南到北,一个叫“徐翔”,下一个叫“楚翔”和“孙祥”,下一个叫/[/k12/。

这些村庄,叫“巷”,就住在桃园旁边,就像一对兄弟,喝着南方蟒蛇河的水,用北方皮查河同样清澈的小溪灌溉着乡村。

春天微冷的阳光下,桃花花瓣真的湿冷,记忆犹新。

这时,“巷”上的春耕就要开始了。后来种子在时间的节奏中浸泡后发芽掉谷。后来,秧苗在稻田里长大了。人们把它们拉出来,打包在一起,捆成小捆,用肩扛或船运到耙过的稻田。

插秧机是一个节奏明快的舞蹈演员,弯腰,左手抓苗,扭苗,右手递苗,然后一棵一棵地种。

但是插秧机就像浪漫的画家一样,以这样的精神让秧苗在稻田里整齐生长,吸收足够的绿肥,喝足够的水,然后,它们就会拔节抽穗……

天真的气息

初春,来到桃园,马上会有一种触动:色香味俱全。

是色素无法调节的颜色,是文字无法表达的香味。

灿烂的蓝天下,果园里,桃花梨花拥挤拥挤,感知色彩的力量。俯瞰果园外围,仿佛一片片金黄色在奔跑,海浪在翻滚,后推前,前推后,发出声响,散发出纯净的气息。

骑着自行车,从建湖的虹桥面向南,从春天走到秋天,空气中往往有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

一方面是米花的香味,一方面是桃、梨果实的香味,微微的冷风吹在脸上,你会立刻想起那首诗:“半河萧萧半河红”。

果树和水稻,一个接一个,这两种香味,千百年不变。

年复一年,憧憬,生命的繁衍,年复一年的充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