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面前的爱 写文: 绫罗彩段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是我们连的兵,刁残忍。

下午我一到公司,连长就给我讲了阿逗的情况。我很惊讶。没想到先进连队也有这样的兵。我只是觉得先进连队的士兵都一样好。其实我的想法真的很幼稚。我来的先进公司有大量的先进水,后来逐渐了解到。我的搭档连长是个喜出望外的角色,在团领导面前特别会装。所以公司的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先进优秀。我们公司之所以在团里影响力不错,是因为我们公司之前在一次军事比武中取得了不错的名次,团里觉得我们公司不错。其实只是个大球。

团长任命我为连队政治指导员。一个目的是强化公司。好像是我在吹牛。其实当时的情况确实是这样的。因为我在办公室挺好的,团里领导安排我来这个公司,就是为了壮大自己的实力,和公司的官兵一起打造团军层面基层建设的样板公司。

在我上任的第一天,我办公室政治科的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了几句话。导演很动情,气氛很凝重,好像天要塌了,好像我接了一个很大的任务。在导演的政治鼓动和情绪哽咽的基调下,我以激情和誓言向导演和党组织表达了我的保证,毅然接过了前任教官的枪和优良传统,以不屈不挠的革命意志站出来当公司的政治指导员,以最大的能力把公司带好,不负各级领导和党组织的期望,坚决为团军基层建设模范公司而奋斗。

我压力很大。想想吧。团里各级领导都觉得我来的公司很优秀。如果我上任后公司不改善,不落后,领导不会评价别人,只会想到我身上的问题。而且最可怕的是,我来的公司不是很优秀很优秀,而是很水,但是这种情况不能向任何人抱怨,所以我作为一个教官很苦恼。

阿逗是公司最大的心脏病。

在我到达公司的第七天,阿逗不假思索地走了出去,一夜未归。

操祖奶奶!这样的事在部队里很可怕。管理越来越规范的部队把这种现象视为最大的问题,也是评价一个基层公司管理水平的一种手段,更不用说考验一个公司的战斗力了。如果这样的事情被团里知道了,公司的名声马上迅速下降,团领导会批评熊骂吵架,但公司会被全团通报批评,公司从此被列入落后工人的行列,争当基层建设标兵公司,摘下落后帽子很难赢。

一个排长跟我说窦晚上4点出门的事。

我坐在宿舍一排等着窦。排长跟我说“教官,别等了,天亮就回来”。好像不是初犯,经常出门不装模作样。公司以前没管教过他吗?我问了一个排长。排长说连管过,只管过没教育过。连队干部不把阿逗当好兵,成绩也不大。

得说说阿斗的情况。窦,从其他连队调过来的一级士官。风格不全,纪律性差,训练时爱装肚子疼,出门不装习惯,抽烟喝酒频繁,花钱大手大脚,欠了很多外债。

吃早饭的时候,连服务员都赶紧跑到饭堂,说窦回来了。我和连长推下碗,来到宿舍。我们看见阿逗在换衣服。我没说两句话,但那只是踢了阿逗一脚。他习惯于不请假就出去。他没想到公司里会有人关心这件事。我的脚让他思考了很久。

一个人犯错误,违反规定而不被忽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然后,我和阿逗谈了很久。

从谈话中,我了解到阿逗已经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因为他屡次违反纪律。不管他在哪个公司,大家都瞧不起他。有什么变化都无所谓,就这样。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一个反复犯错的人,有时候会寻求关注。

除了固有的缺点,缺乏关注也是最大的因素。很多年后,我想到了一个处理难题的道理:聪明人看破避开,傻子看着面对。不知道自己是聪明人还是傻子。

窦并不讨厌我踢他。相反,阿逗总是想在我面前表现得更好,不管他做什么,所以我在合适的场合有意无意地提到了阿逗,并适当地表扬了他的进步。很多年后,我也总结了这个现象。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追求的不一定都是荣华富贵,而是别人的关注和认可。

在公司干部会议上,专门讨论了阿逗问题。除了刚来公司的教官,其他同志都说不喜欢他,有的直接说让我找团里把他调出来,省得老鼠毁了一锅汤。

我真的想了想,做了一些工作,把窦从我们公司调过来。我觉得自己的面子应该没问题,但是军务长没答应,所以这件事出了问题。

像阿逗这样的军人,在工作紧、节奏快、氛围紧的基层公司,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弹。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给你拉屎,或者什么时候会戳你一个马风窝。有时候他这样待人接物,脾气真的很暴躁。

经过多次反复,我终于在全公司干部中得到了最后一招:一个救死扶伤的方案,可以称之为做爱的实验,也可以称之为爱心大行动。

我要求每个公司干部都把阿逗当成自己的兄弟,对他倾注了太多的关心、关注和爱护。同时,我还任命他另一个头衔:副班长。

真是有效,阿斗似乎变了一个人,既没有违反纪律,也没有出现大象。他还在公司接受集团军标兵连队标准考核时,在艰难的5公里越野冲刺中帮助了同班的战友。

今年,我把自己和公司绑在了一起。对待工作和职责可以说是问心无愧了一年多。在我公司党支部的正确领导下,通过全公司的艰苦奋斗和努力,自身与领导机关的关系,以及公司干部的扎实工作,公司一举拿下了集团军基层建设模范公司。今年全团唯一的晋级名额被我公司垄断,我和连长都报了二等功。但是因为其他因素未获批准,只好给我们公司四个三等功名额。公司形势大好,整个公司笼罩在喜悦之中。在全公司的总结会上,我第一个表扬了阿逗。连队士兵很惊讶。根据我的原则,称赞阿逗是合理的,但我没想到会第一个把它提上日程。

我显然看到坐在下面的阿逗也很沮丧。他不相信他的政治指导员会夸他,他是第一个。

当晚,公司举行了庆功宴。阿逗看上去非常兴奋。他拿着罐子来到我的办公桌前一会儿,然后跑过来递给我一支烟。戏剧性的变化是,这天晚上,窦又一次不假外出,却比前一次提前回来,凌晨4点偷偷溜回公司。

你可以看到这是什么生物举不起来。

这次他出去,方法和以往不一样,有三个变化。第一,他出门前跟排里的战士说,公司被评为模范公司,他想出去庆祝一下。第二,他这次出去,排长在休假,宿舍没有干部。第三,他威胁宿舍的同志,说谁告诉教官他出去了,回来谁抽烟。

他没想到,因为我半夜起来查店,发现他假出门。他回来时,我告诉排里的士兵到我房间来。

当我早上醒来时,我发现阿逗站在我的门前,穿着整洁,看起来很紧张。

我没说什么,但那是一记耳光。然后我让他把他的休闲服拿来,当着他的面撕成碎片。这件休闲服是他妹妹在他生日那天送的。当他撕的时候,很明显阿逗很伤心。

阿逗给我写了几页自我批评。

实事求是地说,虽然我对阿逗的错误很生气,但我确实做得太过分了。我不应该打他或者撕他的便服。但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在不放弃他的情况下,我的大脑被功利主义填满了整个细胞,这似乎是我对阿逗真诚的关心。其实还是面子问题。我觉得我们已经是一个样板公司了。我把我对阿逗的态度放在关心的帽子上,但我不知道,或者我作为一个公司主管,因为害怕羞耻而对阿逗采取了非常措施。自私面前的爱不再是真诚的爱。

也是从这一天起,窦再也没有出去过,直到他退休的那一天。

很多年后,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经历。很多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有时候做法和目的不一致,表面和现象也不一致。就像我对阿逗的态度一样,表面上我很在乎他,内心却无比的讨厌和痛恨他。为了公司的金帽子,我们只压着盖着问题,而光环之下,就是一堆功利主义。

爱情有时候会被自私蒙蔽。另外,我们经常以爱的名义加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