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庄广普 ,作者: 燕茈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出了上海,突然到了周庄。那种感觉就像穿越只是游玩,熙熙攘攘又嘈杂,孤独又安静,反差太大。让人觉得我们不是现代人,是穿着唐装的游客。周庄人单纯,我就是我,我不与伟大相提并论,这是完全一样的。这个周庄是独特的,鲜明的,独特的。低月牙好像是张九龄诗里“月亮,现在海上长满了”的那一个,不过被侵蚀了一点。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周庄最美。”走进周庄,深宅大院,高脊高檐,河港廊坊,僻静的水上花园,高度错落的民居,杨柳飞扬……”小桥流水等”。

在周庄住的那晚,吃完饭就迫不及待的闲逛。我们几个人在这个梦里漫无目的的走在江南。

周庄的夜很静,大红灯笼高高挂,没有什么风景。我的同伴说他像以前一样喜欢修旧的感觉。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古雅的小石桥。桥面一侧呈圆形,横平竖直,看起来像一把古代的钥匙。也叫“ Key Bridge ”,像一把钥匙,打开了小镇的大门。

我们走过一个“ Key Bridge ”,对面是一家小餐馆。餐厅门口,几个村民坐在长椅上,问我们“,要不要吃?”“我吃过了……”我们回复了他们的热情,带着些许歉意,他们微笑着互相打招呼,让我们之间的对话像是村民的问候。

周庄的店铺很少,每条巷子里都时不时出来一家。我们经过旗袍店。“哇!太美了!”“我什么都喜欢!”“我真的很想有很多钱,买下整个店。”……我们变成了异想天开的小女孩。卖旗袍的女孩平静的看着我们,嘴角上扬。她似乎很熟悉我们挑剔的游客,似乎对我们的喜欢表现出一点成就感。我们走的时候,她笑着说“再见!”虽然知道只是匆匆路过,但是很难再见到你。

我们经过在小白鞋上涂鸦的叔叔。他坐在商店前,专注于画熊,旁边整齐地排列着许多画过的鞋子。我停下来问叔叔怎么卖鞋。他头也不抬,涂鸦着回答:“鞋子不贵。主要是工艺品。它们每双100元。喜欢就拿,但不要讨价还价。”“嘻嘻,我还没开口就知道要砍价了,神算子!”我微笑。“要价的不还价,但是我很实用,画画需要节省时间。”仍是头也不抬,但声音很亲切。

我们不停地走来走去。在一个漫长的夜晚,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一个小房间里玩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悠扬,安静的街道上的一首小曲,为夜晚增添了优雅。我姐问坐在门口的一个大叔是本地居民吗?大叔说:“对,你可能比我大?”“我肯定比你大,我60岁了……”他们就像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大姐说他有幸出生在这样一个文化底蕴浓厚的江南水乡。他凄然一笑,“不一定在一个特殊的时代,你知道那个时代,不用说。”妹子说,“是的,我知道。”即使在这样一个诗意的地方长大,也有他的辛酸。他们没有继续说话,我们就继续往前走,会继续路过。

每次遇到小店,都会进去看看,和店主聊聊天,聊聊开档的心情,淡而安详,脸上的笑容也是淡淡的。

就是这么简单,就像一个有规律的时间表,记录着人生的浅滩和低谷,也记录着时间的流逝。生活依旧,没有手机小贩,没有时尚页面,没有时髦的衣服,没有时髦的发型。一路上都是安静的街道,精致的民间工艺,民族风格的连衣裙,刺绣的丝巾……周庄是一个裹着头巾的姑娘,穿着素白的裙子,穿着衣服走在河边的石阶上,和你简单的在绿柳岸边相遇。

想起一个著名的历史故事:“张翰,名叫嬴稷,吴江人。他是西晋的文学家和书法家。因为怀念家乡的田园菜和鲈鱼,辞职回国。”有这么美好的家乡,无论谁在,都会有深深的乡愁吧?更何况是诗书俱佳的汉斯·张。

走在周庄这个商铺林立的水乡,就像走在家乡河源太平古镇的老街上。每一个摊位,每一个路过的人,都是那么亲切熟悉。原来,乡愁在哪里都一样,就像月亮在哪里一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