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小编: 寒池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很少的回忆,甚至是回忆,很少记得我心中的一些人物和事。

就像村口的那棵大树,我记不清它在那里坐了多少年,我在上面抓了多少只蝉,我从村口抬了多少口棺材,抬了多少个长相慈祥的人。所以有时候不敢回忆,一闭眼就泪流满面。

我的童年是什么时候逝去的,我是怎么站在这个繁华都市的大窗户里的?还有我妈的头发是怎么一夜之间变白的,身体是怎么弯下来的?还有田野里的奶牛,笑脸藏在哪里?我小时候的玩伴呢?他们现在在哪里?他们还直立着吗?人的一生,走走停停,走走停停,会离开始越来越远,停下来就是让我们回头,回头看看生活中那些感情和礼物。

我不记得爷爷一丝不苟的样子了。我只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他。我和大人一起跪在他床前。我看见他张大了嘴。我父亲帮他关上了门。祖父的祖先很富有,家里有很多田地。但在父亲那一代,遇到土改,自然就戴上了“地主”的帽子。从那以后,厄运降临在他身上,他的父亲经常被带出去批评。最后,他的眼睛瞎了,生活很穷。爷爷也因为这个成分被牵连,所以不允许进私塾,最终什么字都看不懂。从我父亲的口中,从我所看到的,他也是一个悲惨的人。爷爷离开我们十五六年了,但我小时候几乎每天都和他在一起,还有一只老黑牛。每天早上或晚上,我都会被我爷爷抱在牛背上,他会和他一起放牧牛,在山坡上或田野里吃草。一路上会有一些奇怪的故事填满我年轻好奇的心,后来我知道是爷爷编出来哄我的。爷爷总是一脸愁容,但看到我就不一样了。他高兴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些花生或糖果。我的脑海里总有这样一个场景,阳光温暖地照耀着,我和朋友们在广阔的田野里追逐着,爷爷蹲在田埂上,手里拿着鞭子,隔着几只蝴蝶或蜻蜓从远处向我招手!

爷爷热爱生活,生命的最后两年生病了,但还是要拄着拐杖四处走走,见见老朋友,看看田野,表达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和愿望要做,包括对我们孙辈的寄托和希望。如今,爷爷的肖像挂在叔叔新房子的大厅里

每年有时间回老家,都会停下来在他面前打坐,安慰自己的灵魂和相思。

记得爷爷的时候,我不得不说说老房子,破旧了,打了很多补丁。最后拆的时候都是碎砖碎瓦。我出生在那栋老房子里。这栋房子里住着三个父亲和兄弟,外加爷爷奶奶。这栋房子里住着十三个人。老房子里只有一个主房间和六个房间,但实际上只有四个房间。因为姐姐和叔叔的女儿大一点,彼此隔着一个房间。当时最怕有亲戚住。土地不平,不来我们家的客人走路不小心经常绊倒。有时候我和弟妹会在房子上钻个小洞扣弹珠。夏天,各种从土里爬出来的虫子成了我们的玩具。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和哥哥已经分开了,各有各的炉子。炉子旁边建了一个鸡舍。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蹲在鸡舍里挑热鸡蛋。三个高大的木制粮仓靠近三兄弟的房间,使原本狭窄的空间显得更小。主房两侧的房间都是低矮的楼层,摆放着各种农具和农作物种子,经常能听到老鼠欢快的叫声。但是,它也是我们童年的好去处,我们可以在上面捉迷藏,因为天很黑,所以别人不容易找到!记得有一次,大概十岁的时候,我和弟弟妹妹还在玩这个游戏。因为跑得太快,我从地板上滑了下来。还好我抢到了一块固定板,然后弟妹叫姐姐一点一点把我拉起来,不然不是残废就是受伤。

老房子的大门面向主干道,有四扇小门通向后山、河流、田野和菜园。在老房子的后面,通向后山,有一个牛棚,这是最宽的一个,也是阳光最好的地方。我们边看书边写作业的时候,几个表兄弟会把小板凳连成一排,写在上面,然后听鸟叫,闻闻花香,一闻米味就开始陆续回家。那时候其实很苦,但那是我们笑起来最开心的一年。一大家子人挤在一起,却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幸福。特别是过年的时候,三兄弟轮流帮忙做各种甜的甜食,芝麻花生……。我们这些年轻球员互相跟踪,熬夜到很晚,其实想的更多

现在,我们的老房子没有了,也没有了相关的东西,也埋葬了我们的美好时光。新竖起的房子高端大气找不到岁月的韵味。比如我们几个年轻球员一直飘着走,很少回家。连父辈都分开了。父亲和我在上海,姐夫在济南,只有舅舅还在老家。都是为了生活吗?可能吧!

路越走越长,人生也会越走越短,但最丰富的还是记忆,最后都变成了记忆。我们无法带走世间的俗物,但很多人一生都在追求这些俗物,忘记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时间不是无情的,它只是不能让每个人都得到自己想要的。比如很多我们想保留的东西根本无法把握,我们只是看着它们消失,什么都做不了!

我该回家了,看看村口的大树,看看独自在家的母亲,看看给了我那么多快乐时光的土地和庄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