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乡愁的故事 ,上原结衣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年度怀旧

正文/廖先红

公婆的家位于云开山腹地,吴韵山脚下,群山环绕,一条清澈的小溪环绕着村庄。是一个典型的小山村,风景优美,民风淳朴。每年除夕的第一天,我们都要出发过年。城市的味道总是和山村不一样。如果说城市过年是一个精准的流水账,那么山村过年更像是一本漫画书,读起来有意义,有意义。

20年来,我从未中断过与这个小山村的联系,每年都尽可能安排回家过年。老公固执地用真挚的爱感染着我和我的孩子,像水一样渗透,让我们可以完全融入这个小山村,即使我们不会说当地的方言。

大年三十,公公婆婆早起杀鸡煮肉,为拜年先人做准备。刚过中午,我们一家就像家家户户一样,端着煮熟的鸡和香烛鞭炮,到山那边同一个宗族设立的香堂里礼拜。香堂里依次摆放着陈佛祖上的太公百余年灵牌。香火缠绵,庄严肃穆。二十多岁第一次和老公去拜神的时候,我曾经嘲笑这是封建迷信。现在,我的观点发生了变化:在独生子女政策和城市化的过程中,中国社会的宗族观念正在减弱。这个香堂是同一个家族的后代的精神纽带。在瞬息万变的时代,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传统的农村生活,仍然需要血缘亲属和宗族维持的共存模式。

屋外,同氏族的兄弟们礼拜后互相问候,似乎是另一个社交场所。祭祀放了大概一炷香,太公们吃了年夜饭,放了一圈鞭炮,表示天地相忧。

正月初一。在山区,元旦开放时间不是凌晨0点,每年的时间点都不一样,按天干地支计算。每年迎幸福之前,公公婆婆都早起做甜食。到时候他们打开大门,马上放鞭炮。这个村子没有一个接一个的缺口。鞭中有枪,枪后有鞭。一个村庄离另一个村庄很近,就像滚滚雷声吹过村庄。鞭炮停了之后,天还没有完全亮,院子里烧香祭祀,糖饼作为祭祀的食物,祭天、祭地、祭日、祭月。祭祀结束后,全家人会吃甜食,祈祷一年平安甜蜜的生活。

山里的市场大概是山民世界最延伸的地方。每369,可以去“外面的世界”走走。而且春节期间,不管什么369,每天都是收藏。元旦吃过早饭,我们一家人出门,爬上“ ”形状的山路,去了山那边的小市场。公公婆婆给了我足够的面子,穿上我给他们买的一套新衣服,喊了出来。在集子上,你会看到一小群人聚在一起聊家常,远山及更远的大叔大妈们会在集市上互拜年,不准备礼物,不送包裹。旧情,宿怨,融化在这声音里“新年快乐,恭喜发财”。村民们爱怜地叫着岳爸爸的外号,问候他,问在哪里工作,祝贺他,鼓励他。好像我们正在被村民视察,同时我们也视察了村民。

元旦,陪公婆给奶奶拜年,是回家过年的重要议程。只要她回家,她必须去她祖母家。老奶奶家在山冲北边。一大早,我们起来换了一个新的,翻过山包,走过山脊,再爬上山,然后走过山脊。十几里的山路感觉不算远。早年,老祖母能够轻松行走。每次我们回来,她都从北方赶到南方来看望我们。如今老奶奶九十九岁了,年纪如柴却朝气蓬勃,思路清晰。努力了一个世纪的外婆,每次看到我都用干涩的手抓住我的手,久久不肯放手,说着我不太懂的方言。这时,岳爸爸会在旁边翻译。虽然言语障碍不能很好的沟通,但不影响外婆对我的爱。每次来拜年,奶奶都会给我们讲政府有多好。节前市领导也来吊唁,给她送来米油和被子,还有每个月能收到的老年津贴。……我奶奶说起这个,看起来心满意足,心存感激。当她说她在遥远的湖南岳阳工作时,她已经退休的70岁的大儿子很少回来看望她,她立刻变得忧郁起来。看着奶奶那苍老如树皮的悲伤表情,这一刻我突然体会到了“青山还在,夕阳几度红”的意境。

回程时,老奶奶通常会给我们一些年货和一把蒜苗,祝我们新年生活愉快。

大年初三,是清贫送贫的日子。家家户户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扫帚快速清扫鞭炮,扫除一年没打理的灰尘。这一天,我们可以睡懒觉,起床后爬上房子后面的山,看看山村的全貌,然后绕着公公工作的竹园走一圈。

正月初四,公公会带着家人四处逛逛,去山外看望姨妈姨夫。我理解公公带我们去亲戚家的意图。其实我公婆很在意我们的身份。在陈辅的儿女中,我和我丈夫是唯一拿到国家工资的夫妇。况且媳妇会跳舞会写字,公婆也在亲戚面前宣扬过我的理解和孝道。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确立了我在这个家庭中不同的分量和地位。他们那么重视我,说白了就是把我当有教养的人,处处维护尊重我。看到工作进展顺利,事业不断进步,公公特别开心。

当我们学习和工作的时候,我们越走越远。没有当地的水土,人们会淡化当地的口音,甚至改变自己的外貌。然而,在异乡稍一接触,就会重燃对它的一切。过年是归来,过年的滋味是乡愁。只要风俗还在,就有地方放流浪的心。只要门前的青山还在,村边的小溪还在流淌,我们就能轻易地记住这份乡愁,还能让它陪着我们勇往直前。

处处怀旧

文本/宋殿儒

那年快年底了,儿子说过年回不去了。你还是带着孙子孙女去广州过年吧。

接到这样的消息,我们老两口团聚的心一下子就没了,心情沉重。儿子媳妇常年在外打工挣钱,家里一对儿女和十亩地却丢给了我们老两口。虽然在孙子孙女面前,我们老两口总会做出“想念他们”的画面,但我们总是掰着指头数着避开孙子孙女的过年团圆日子。

随着新产业的兴起和新生活的要求,我们农民害怕只靠几亩薄田生活。一个家庭为了生活分为五个部分,这是现在社会的特点,我们只能自然的认可。但是,每年过年的乡愁是离不开的。

儿子儿媳在外打拼几年,每到过年总准备回来,最终因工作暂时换了。我们没办法。老两口要带孙子去外地团聚过年。

其实老两口并没有说出国过年不好,只是一直以为离开家过年生活会很不一样。比如南方会有我喜欢吃的红豆绿豆小米之类的小粒吗?会不会有老婆最爱的家乡回面,南方老家的老山羊皮?会有孙子最喜欢的红心冰糖葫芦和扁豆粥吗?我家乡的这些东西,都是南方土里长不出来的。我知道南方人的主食是米饭,但我家就是吃不惯。

所以,每当儿子要求我们出国过年,老两口都会很舍不得。

但是,现实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也要考虑,孙子应该见见父母。所以,即使不情愿,也要无奈的跟着儿子的方向走。

那年我在广州过年,带着一种恐惧,带着很多家常菜。结果没想到那个地方的市场什么都有,连全国东西南北的风味农产品都远比老家的完整。我儿子知道父母和孩子爱吃什么,在我们到达之前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那一年广州过年,我们并不缺少乡愁,相反,我们收获了见识,尝到了南风。

后来随着儿子儿媳工作的流动,我们一家过年去了北京、上海、拉萨等国内很多地方旅游,既享受着满满的乡愁,又享受着外面新奇醉人的异乡风情。

其实从这方面讲,也反映了中国流通开放,市场繁荣的一个方面。国家富强,家家户户兴旺,经济发展,政治和谐,是我国人民走上幸福繁荣之路的基础。如今,我们国家的每一块土地都盛产产品。怀旧不再是单一的故乡。我们可以自豪地把我们的家乡设在祖国的每个角落。

新年又来了。在哪里过年都好。真的,到处都是乡愁,到处都是幸福的岁月。

炊烟袅袅,乡愁浮心头

正文/易国华

对于长期生活在城市的农村陌生人来说,在城市丛林中漂泊几十年,并没有感受到多少快乐。当我静下心来的时候,常常会怀念童年的家乡。也许只有乡愁会让我在喧嚣的城市里平静下来。

久违的乡愁和挥之不去的梦想,是生命记忆深处永不褪色的彩图。但最能代表乡愁的当然是小时候老家老楼顶冒出来的烟。

总觉得炊烟是家乡固有的一种特殊符号,既有形又有感伤和有意。炊烟升起,这是对流浪者的呼唤。在炊烟的牵引下,流浪者不会迷路回家。

有人说,炊烟是房屋升起的云,是柴火灶火化的灵魂,是村庄的声音和气息。其实炊烟是村里特有的景观。慵懒的小猫疲惫地靠在寂静的老房子的灶台旁,灶台前忙碌的女人点燃柴火,左手不停地往灶台里添柴火,右手拉风箱“,呱-哒”。当附近的厨房烟囱冒出的烟慢慢升起时,村子上空就有了动态的画面。炊烟杂着柴火和菜香,浓而散,浓而淡,散在村里,空灵灵动,就像老宅子深呼吸后透露出来的凉意。村庄,因为炊烟的灵动和浪漫,更有生气和活力;略显沧桑的老房子稳稳地立在村里,也给了村子一个安静祥和的地方。

一幅和谐的田园水墨画,以安静动人的方式勾勒出来。可惜我已经不是画中人了。

家乡的烟很香。灶膛里燃着的柴火,充满了狂野的激情,让生铁锅里的绿豆粥浪涨,清香扑鼻。“吃早饭!”女人大吼一声,家里人就吃桌子上的一碟腌咸菜,用暖碗吃。过了一会儿,一壶绿豆粥喝下了细睚眦的小肚子。“娘,你做的粥真好吃!”瘦睚眦拍了拍鼓鼓的肚子,笑了。我更喜欢那个人的嘴。“你做的豆粥闻起来好香!”男人张大嘴嘲笑女人。女人转过头,笑着看着她的男人。“那是你把蜂蜜放到嘴里的时候!”此时,炊烟缭绕,已无暇怀念人间的温馨。早就在村里的晨光天空中,带着柴火和粗茶的香气,被描摹出来了。

老家做饭的烟很有情调。炊烟起夕阳,风追炊烟。炊烟如梦,如婀娜多姿的女子扭腰飘逸的裙摆。那人提着锄头从地里回来,夕阳在身后追着他的脚步。炊烟在他面前向他招手。看着自己家冒出的烟,他会忘记自己的疲惫。看家的小黄狗远远地对他吠叫,直盯着那个人手中的游戏,摇着尾巴欢迎那个人进屋。

家乡的烟很有诗意。如果说早晨的一缕缕烟是一天中最早升起的暖意,那么夕阳中漂浮的烟就是一天中最美的风景。厨房烟囱里冒出的烟,比黎明时分冒出的烟,要实用一点,温柔一点。“炊烟袅袅牧羊人归来”。女人会做一两道著名的家常菜来安慰整天工作的男人。灶膛里的柴火虽燃野,但升腾的烟气绵软缠绵,久久不肯散去。那人呷了口烧酒,带着不肯散去的烟味喝了一整天的疲惫。原来我老家的烟真的很好喝,可以作为我们应该有的一种零食!月亮爬上树梢,炊烟藏在月光下的树林里。也许它还会在树梢流连,偷听黄昏后人们安静的情话。

回到家乡,很难找到“那个偏僻的村庄,伊一市场的硝烟”那个简单温暖的画面。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迷路找不到家的孩子一样孤独。我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村庄里走来走去,但是没有炊烟升起。吃一桌子阿姨用煤气炉做的家常菜,没有当年用柴火做的好吃,和城里的菜味道没什么区别,可惜阿姨比较忙。在农村城市化进程越来越显著的同时,原始的乡土文化正在逐渐离开我们。

离开家乡的时候,我久久地凝视着家乡,期待着回头看到一缕炊烟从炊烟中升起。我知道,我在寻找老房子屋顶上烟的记忆。老房子里冒出的烟,你还记得我吗,看着你一次次的升起,幻想着开车送你到远方?现在,你已经悄然离去,成了思乡的痕迹……

思乡的隐痛

文字/人生如水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时间就是这样。五一刚过,就到了五月初五的端午节。特别是今年的端午节和儿童节联系在一起,让我的家乡增添了更多的思念。30号晚上,女儿回长春度周末。一家人在长春团聚的日子不多了。晚上吃了白菜土豆炖肉,她兴致勃勃的去南湖公园散步。

晚上,南湖公园挤满了人。这些天空气质量很好。南湖湖水碧绿如蓝,岸边的建筑是火红的树木和银色的花朵,彩灯高挂,高楼闪烁着霓虹灯。真的很美。三个人谈得最多的是不同时代的家乡和童年。那时,他们每个儿童节都要去山野旅游。不管我们这些50后还是80后,最期待的是美好的一天,最害怕的是雨。一旦下雨,郊游就泡汤了。

那时候我们去山野旅游,富裕的家庭会给孩子做饭或者煎鸡蛋,买几瓶汽水;给我们可怜的孩子带几个玉米饼,把自来水装在空瓶里,也是一种幸福。80后去山野,生活条件变了,孩子会带面包,火腿肠,各种零食,一大瓶可口可乐。时代的变迁对童年有不同的理解。但是童年总是快乐的。

走过南湖的树林,夏花盛开,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家乡,拍下了夕阳下的美景,看着那些带着孩子的年轻父母。当我想到我们的童年,幸福自然就来了,过两天就是端午节了。一想起逝去的岁月和亲人,我突然有一种淡淡的乡愁。

“家里的月光多亮啊!,我的家乡哪里花美”,我的家乡离长春并不太远,只有三百多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这句话的品味越来越深刻。一样的蓝天,一样的月亮,只是在风景里移动,没有熟悉的街道和面孔。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的路人。心里总有一种感觉,我不是长春人,只是一个在长春工作的人。

人就是这么奇怪,总想改变,总想逃避,总梦想有钱,健康,快乐,选择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面对一切新的东西。然而,故乡的思念总是在不经意间在心底升起。发酵成了我心中最深的眷恋。面对日益炎热的夏风,看着千变万化的春城,松辽大平原这座辽阔的城市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但现在我经常怀念家乡温暖的阳光和平静的群山。

感受着这个矿区淳朴的文化和人们的豪放,突然怀念起在家乡生活了52年的日子,那里有青山蓝天,连绵起伏的山丘,潺潺的河流,滚滚的黑金,袅袅的炊烟,还有人们脸上最干净最朴素的笑容。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怀念家乡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但他们有自己的闲适和安逸。在文化街中段,几乎全是街头小贩和烧烤,叫“ smoky street ”,吉安街南段全是歌厅,人们叫/[/k1在这两条街上的一个街边小摊和歌厅里,我享受了一段贫穷但快乐的时光。有一次我拿着毛巾在老家秧歌队跳秧歌,有一次我站在街上的卡拉ok电视前唱了一首歌。

关于家乡的各种事情,甚至是以前从未被人记住的片段。也许是因为身处异乡,突然活了过来,变成了一部华丽的电影,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放映,才发现自己对家乡有那么深的眷恋。想家的时候,月亮是唯一的风景,星星是唯一的语言,回忆是唯一的归途。时间和空间过了这么多年,我还要看清很多东西吗?

在东北这个夏天最忙的季节,农活是最累的。所以端午节之后,农民基本都是煮糯米,一般是糯米或者黄米“粘鼠”,/[/k12。这两种食物都很好放,也很好吃,而且耐饥。现在农民的劳动强度大幅度降低,用化肥和除草剂耕种,于是“粘鼠”“玻璃树叶”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小时候是个不安分的孩子,喜欢一个人去。只要我想做一件事,我就必须实现它。从5岁开始,只要我想去,就一定要去看。那时候家里穷,没钱。我局拉着我的腿走了。8、9岁的时候,我就带着腿,来回走了100里去看县城。为了看更大的城市,因为这次经历,我深刻体会到了这样一个道理“在家呆一千天是好的,但离家一天却很难”。

现在,我进入了花年,家乡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时光,永远在我们心中最温暖的地方。那些回忆是没有花的玫瑰,永远不会凋零。有时候会让人难过,但却能带给我们最深的温暖和力量。让我们继续前进。我的家乡是我生命中最亮的一颗星。

很多时候,我愿意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流浪者。也许正因为如此,家乡在我心中总有不一样的分量。其实我对家乡的印象比较淡。我经常在我走过的城市里寻找一些东西。当然,这种寻找与梦想无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并不持久。也许,我要找的只是一种熟悉感。这种熟悉感常常带给我需要的平静与安宁。诚然,这个搜索有时候让我觉得有些失望。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就像回到了老家,听到了当地的口音。我觉得亲切就离开了,但是我有更深的依恋。我觉得这种失望和依恋,大概是藏在心里的另一种乡愁吧。

然而世界上大部分人的乡愁都是淡淡的,淡淡的,淡淡的,在淡淡中带着一点忧伤,在漂泊中充满憧憬,就像故乡的烟,像故乡的河一样宁静。因为没有“隐形”这种痛苦,所以不一定深刻。但是,这样的思乡之情,总有一些沉迷的特质。所谓思乡之热,挥之不去,泛指这样一种感觉。

毕竟这是很多人不愿意放弃的想法。所以,如果有些年轻人离开家,头发白了,就必须回老家。大多数中国人都有或强或弱的家园和家园情结。当我听到当地口音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我抬头看到了明月,低头想到了故乡。一枝一叶一山一水一轮满月都可以是乡愁的寄托。这样的乡愁写在每个人的心里。它并不沉重,相反,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就像人们心中的一面镜子,反映出他们最初的形象,或者就像一轮满月,永远在心中明亮,有着轻盈而美丽的身影。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美”乡愁。

在我看来,乡愁真的应该叫美好。诚然,乡愁中也有痛苦,失望,悲伤。但是,当思乡之情在心里涌起的时候,我的心一定是纯洁的,柔软的,温暖的,没有任何杂质的。那种清晰和渴望常常能照亮灵魂中任何曾经黑暗的角落。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不希望一个人在任何时刻都用力量武装自己。有时候,一个人一定要有那么一瞬间的温柔和宁静,哪怕是脆弱。想想你的家,想想你家乡的风景,想想你家乡的小路,想想你家乡的参天大树,想想永远不会盛开的野花。把家乡留在心里,永远给家乡留一个角落,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关心是一种悲哀的美,被关心是一种酸酸的幸福。它可以没有原因,它只是记忆中的一丝悲伤,它也属于时间、空间和无生命的东西。这种乡愁是因为时间的流逝,你再也不能拥有的过去。

乡愁与烟绑在一起

正文/浪子杨林

不离开家乡,永远体会不到硝烟焚身的乡愁,不离开家乡,永远体会不到难以割舍的乡愁。这种感觉早就种在了每一个流浪流浪者的心中,这种沉重的记忆不会抹去它的丝毫痕迹。家乡的烟永远漂浮在我的记忆里,在每个人的心里,缠绕着我的梦想,新鲜和沉重充满了熟悉的味道。每次想起都是暖暖的,每次想起都是淡淡的惆怅。

小时候住在一个小山村,每天都有鸡鸭鹅的合唱伴随,猪羊赤脚在大草地上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吃草的马和牛羊。放牧的人带着狗骑马,威武如将军,对着牲畜大喊大叫。草地中央是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而无声地流淌着,唱着不知名的歌,滋养着河两岸的水草和庄稼。抬头望去,是蓝天,白云,苍鹰盘旋;低头是庄稼的香味,绿水的香味,花的香味。

每天面对着初升的太阳,伴随着炊烟袅袅升起,赶着牲畜在铺着泥窝的土路上行走。路上散落着草一样的粪便,土克拉滚下路边。每到下雨天,就会泥泞不堪,卷起裤腿,只在上面赤脚行走,长出来的时候会磨出老茧,毫无痛感。就为了救你妈那双缝的硬布鞋,怎么能弄得泥泞不堪?即使在上学的路上,他们也是用手扛着的。这些是所有孩子的习惯。今天想起来心里一热,眼神迷离,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

当时我还不知道炊烟的美和意义。我只知道,每天早晚,小村子里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冒着炊烟,像行驶的火车,一起喘着粗气,缠绵着,连接着沟里池塘里的雾气,漂浮在山丘上。清晨,露珠闪着荧光,鸟儿啁啾,晨光如仙境般梦幻迷人。天空很远,只有烟雾缭绕,我们才能知道地球上的烟火是浓浓的,是混杂的。晚上工作的人,只要看到炊烟袅袅升起,就会陪着夕阳,开着马车,牛车,驴车,谈笑风生,收工回家。做饭冒出的烟是家人最好的呼唤,每一缕都是家人的温暖和期待。烹饪产生的烟雾越浓,你就越能看到生活的甜蜜和舒适。虽然只是一顿菲薄的饭,但一家人团聚的感觉还是难以割舍和忘却。

后来慢慢长大,离开了小山村。我离开的时候是一个早晨。看着住了这么多年的村子,看着熟悉的风景,我舍不得走。那缕缕青烟,在霞光中闪耀,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但那一瞬间却印在了我的心里和脑海里。无论你走多远,无论你飞多高,你永远不会忘记,那是灵魂安息的地方,那是家,因为那里有父母。就算我妈离开了我们,她也把自己种成了一块石碑,会在孩子心中打开,在我们童年的土地上打开,永不褪色。

当你生活在熙熙攘攘的城市里,听着邓丽君的歌《再看炊烟》,你会想起你的家乡和村庄,风景和人,工作的场景,还有炊烟袅袅的家乡。还可以看到从厨房烟囱升起的烟雾,唤起每个人的记忆,茂密的山脉,流动的溪流,隆起的庄稼和风景如画的草地。熟悉的亲人,艾草味的茅舍茅舍,炙热的温床,妈妈油灯下的针线活,会一个接一个的闪现在我们面前。才知道,这一切都是挥之不去的,是我们一生中最难忘的沉重的亲情画面,我们会和他们一起走在路上,走在远方。

当你听到熟悉的地方口音,看到家乡熟悉的画面,你会想起遥远的夕阳,那里升起的是硝烟。在村里的房子前,你的家人会环顾四周,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多么想成为村口的老树,赏几百朵烟花,闻稻香,看村庄的梦。村外全景,拔节庄稼,近几天蝴蝶盛开,晚霞里鸟儿歌唱,草丛里蚊子叮人,夏夜青蛙不断,夜游牧民放牧篝火,这些都是我们小时候熟悉的。夜风冷的时候,睡在你的名下,村庄就是心,这里的梦会很甜很踏实。

当我们在外面努力工作时,我们很沮丧,受到了冷淡的接待。当我们跌倒了,不想再爬起来时,我们会想起家乡的烟,随风飘荡。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雪、雨总是徐徐升起。没有人能阻挡生活的脚步,也没有人能影响生活的进程。今天飘过来没关系,明天又会升起,只要我们的心还在原来的地方。炊烟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拉着我们的脚步和眼睛,寻找回家的路。

不知道谁曾经说过,人生如炊烟,离开熟悉的地方,渐行渐远。如果你想寻找蓝天,你会飞到空中,变成一朵白云。想要踏实,就要沉入土中扎根。做饭的烟像一根绳子,拉着流浪者的心回家。烟花不断,乡愁不断,从童年到暮年,从青苔到白发。每一天,每一个月,每一年都离不开人间烟火,离不开炊烟袅袅。城市的灯光暗淡,夜晚的窗户消失了。很多人的眼睛和心灵都陶醉了,失去了方向和坚持。只有家乡连贯的烟雾才能唤醒陶醉,找到最绚烂温暖的太阳。

炊烟是孩子们熟悉的画面,火热的生活是团圆和兴奋。做饭时产生的烟对父母来说是一件值得警惕和关心的事情。聚在大炕上甜甜地吃着,笑着哭着,是一种安慰。做饭冒出的烟,对一个已经离开家乡的人来说,是一种向往,是一种乡愁,无时无刻不在思考,在展望。炊烟的绳子紧紧绑在留恋上,它就不会消失,也不会忘记离家有多远,它会回到它来的地方。树高千尺,落叶归根,总有一天会回到熟悉的地方,在这里扎根。

所以,每个流浪者都会盯着自己家的方向,让自己的心不再漂泊。烟雾升起的地方是灵魂最安静的海岸。随着年轮的重叠,被炊烟捆绑的乡愁会慢慢绽放。一路的芬芳和熟悉的味道散落在心里,让每一个流浪的浪子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炊烟袅袅,乡愁挥之不去,是乡愁在不停切割。

留青山绿水,记乡愁

正文/春秋山三口汤

“留青山绿水,记乡愁”。我觉得这句话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否留住青山绿水。如果你留不住青山绿水,你就记不住乡愁。

在这个千变万化的时代,很多事情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用说,就算是久违的山川,也很容易变得面目全非。中国几千年的农业社会使人们对土地产生了天然的依赖和崇敬。万物生于地,民以食为天。但是随着工业化的进程,人们逐渐脱离农村,进入城市。为了进一步促进物质发展而推进的城市化使农村进一步萧条,人口更加稀少。人口的流动和财富的积累当然有其内在的驱动力,但作为个人,几乎是不可抗拒的。过程中,有没有想家?家乡和家乡肯定不一样。家乡是一代代人才创造的精神栖息地,所谓百平米几房几厅的城市化,最多只能算是宜居之地。不知从何说起他们在不断的移民中所谓的乡愁。

我爷爷生了九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叔叔们都在老家盖房子,除了我姑姑嫁了几里路。二叔调去徐州当兵,二妈后来去了徐州,但二叔办完退休手续后他们就回老家了。但是表哥已经在徐州定居了。等他老了,还能像父亲一样回来吗?父亲在老家给我们三兄弟盖房子,五对五,加上两个土坯房,真的是一大排房子。但是我们兄弟三个都在县城买了房,过年难得在家住两晚。我的其他堂兄弟大多数也会离开家乡,漂泊到其他地方。我们这一代人,对家乡还是充满感情的。但即便如此,等我老了,我也没有信心能不能再回到家乡。现在爸爸还活着,每年都去楼顶清理枯叶,以免堵住楼顶的下水管道。没几年,父亲上不了屋顶,下水管道也慢慢堵了。然后水沿着墙往下滴。时间久了,山墙湿透了,或者屋顶瓦坏了,雨水慢慢侵蚀着缝隙边的木头。时间久了,房子当然塌了。没有房子怎么回去?

不是没想过和两个哥哥一起回去修老房子,而是这么多年来,春秋山被开采了。我家门前的路上全是拉石头的卡车。灰扑扑的,屋前屋后的灰都不溜。房子住不了多少年,还积了一层厚厚的干灰。回家几天都不会收拾。这也是我过年懒得在家住的原因。虽然对家乡还是有感情的,但是家乡离原来的青山绿水还很远,适合居住。

春秋山,我又写了一遍。这是一座美丽的山,但现在它变成了那样。想想就觉得恶心就摆不动了。小时候,春秋山到处都是树和花,但现在你几乎再也爬不动了。首先,你很难找到上山的路,即使找到了,也不容易走。第二,灰尘太多。不走几步就退让。那时,我们喜欢爬上湖面(取俯瞰巢湖的意思)。站在山顶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县城,但现在湖面已经打开,南方的几座山峰很快就会到达山顶。要不是几个村民小组不协商林地价格,早就开顶了。真的“春秋山也破”。“但是我”没用。

青山绿水,谈何容易?春秋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地政府与此无关。一直不明白。我们县政府能容忍我们县四大名山之首春秋山的破坏。不怕落在县志里吗?南方那么多山,哪里不能开矿?为什么要开采春秋山?

写到这里,我心里真的难过。

在巨大的物质利益面前,一切都会失去恒常性,容易被摧毁和抛弃。春秋山不是堆砌的,而是开采的。等你后悔了,春秋山就彻底没了。

青山绿水没了,我该怎么记起乡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