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悠长的祁龙山 |小编: 黄静芬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夜如水,山峰无声,轻雾遮身,冷风围胸。这座神秘而美丽的祁龙山,是我在冬天最寒冷的季节轻轻地走来的。兰溪静静流淌,菖蒲在水边摇曳,白眉忙忙碌碌,一棵树接一棵树,在淡淡的香气中飘荡,几只狗轻声吠叫,耳边传来露丝在薄霜的夜晚从空中坠落的细小声音。

裹着厚厚的被子,我整夜没有梦,被孟浩然“包围着,现在透过松树传来月亮和夜晚的寒意,我的耳朵因风和水的声音而感到纯净”。早晨推开窗户,冷风扑面而来,裹着浓郁的梅子香味,精神顿时振作起来。站在窗前,看着早起的鸟儿在梅枝上唱着快乐的歌,看着农舍屋顶上的几柱烟,鸡叫着,鸭子优雅地踱步,农民在田里锄地,女人在小溪里穿衣,而远处的山很英俊,附近的植被是绿色的,祁龙山已经兴高采烈地醒来了。

福建祁龙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峰有40多座,森林覆盖率达96%。相传,龙千在古代就是以它命名的。呼吸着微冷的甘甜空气,我驱车行驶在祁龙山蜿蜒的山路上,走过12万亩原始森林,怀着一种说不出的敬畏去看1500岁的紫杉王和800岁的雪松王。

千禧年有多长?事情变了,很多早就消失了,不留痕迹。只是这些古树,被小桥流水和其他人的背景衬托,越来越有生气。站在36.5米高的紫杉下,我小如草。

我想起了描述永恒的词:世界是旧的。

空山上似乎没有人,我只闻到水的味道。沐浴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下,沿着兰溪漫步。道路两旁,水杉叶子全是针叶,枝桠参差,排成两排,像一长队。据说在20世纪40年代,水杉濒临灭绝,世界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水杉插条存活下来,不一会儿,就在地球上重新绽放出无限生机。现在,是一个美丽整洁的冬天风景。然后,我又一个个了解了祁龙山的珍稀树种,比如石松、池杉、天鸡桂树、青冈、黄连等。我看到了生长在红豆杉怀里的棕榈树和绿竹,记下了红楠、中国楠、虎皮楠、米槠、青冈和新疆樟的树名。最后,我停在了那个古老的地方

建于明末清初道光年间的古代廊桥,跨越了400多年的清水。这种集桥亭为一体,跨越江河峡谷的廊桥,在福建山区十分常见。但在深山的常绿阔叶林里,这座廊桥全是木头做的,连接着这座山和其他山,供山民驻足歇息,供飞鸟流连,供云朵驻足。突然想起了美国畅销小说《廊桥遗梦》的美好故事。只是不知道中国的弗朗西丝卡和金凯哪两个在这座廊桥上相遇,发生了什么感人的故事?

龙潭是祁龙龙千山的所在地。这片宝地丛林茂密,树木茂密。虽然是干燥的冬天,但莲花溪却是水满为患,一路波折。在这里跳舞时,一大股水流突然从悬崖顶部垂直跃起,形成壮观的龙潭瀑布。

走进竹林,穿过安静的小路,绿玫瑰和树枝拂过路人。林西竹林里,微风吹来,枝叶婆娑,深处一座破败的房子,就是原来的手工造纸厂。车间关门了,屋子里堆满了工具。看了朋友肖春雷写的《三明手工纸》,描述制作“西山纸”:切竹、泡塘、洗竹、踩料、造纸、压纸、烤纸……。所以,清代长汀学者杨澜说:“这是最难做的事,因为努力难,成功难,努力巧。”

我从车间里捡了些碎纸,米黄色的,精致而有弹性。萧春雷说:“就在手掌里,像捧着一首宋词。到了宋代,西山纸一定印了很多很美的诗词。”祁龙山附近出产的皱纹纸,纸张质量极佳,其“锡山纸”印刷了四库全书和1973年出版的线装本《毛泽东诗集》。触摸“西山纸”飘逸流畅的碎片,古老的韵味缓缓而来,从竹根到竹尖,从我的眼睛到我的心。

这也是祁龙山的古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