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银杏树 ;作者: 熊仕喜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幻境里经常有两株银杏树,一株在我们家后院,一株在老房子前。

十几年前,我在一个山村的小学教书,和当地的村民相当熟悉。由于距离远,大多数中国菜都是在学校做的。今天村东的家长送来一筐白菜,明天村西的同学送来一些丝瓜。村民的淳朴,就像山坡上那些野菊花,不浓不淡,却也芬芳宜人。就是这样。他们总是用礼物温暖我,其中我认为最珍贵的是一位村民送给我的两株银杏树苗。

好的树苗应该种在好的地方。一回到家,我就在房子前后徘徊,为他们寻找最好的避难所。我把它种在房子后面的小院子里,那些调皮的孩子不容易伤害它;我把另一个种在门前的排水沟旁边,那里水很多。十几年过去了,这两棵树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都长得很好,尤其是院子里的那棵树,树干笔直粗壮,侧枝舒展细长,树梢已经高出两层小楼的顶端,眼睛已经可以欣赏院子外的世界了。

夏天,中午过后,后院有一点阴凉。经常拿着一本或两本轻书的小马扎,坐在银杏树下一边看书一边乘凉。有时一两只蝉会来到银杏树前大声歌唱。他们不必担心有人打扰他们的表演。茂密的枝叶为它们提供了绝佳的庇护;有时候会有一两只小鸟在树梢休息,叽叽喳喳地说着彼此的心事,高大的银杏树成了他们的驿站,也让我有了一个观察生活在农村的小鸟的机会。

其实春天发芽,新绿如染,夏天花开,绿色欲流,和其他树没太大区别。银杏树最美的季节是初冬,我一直觉得。这时,杨树、枫树、水杉等高大树木早已在秋风中落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银杏叶像一把把金色的蒲扇,依然高高耸立在冰冷的枝头,颇像一桶霜和凌雪。

“大雪的周末”回到乡下老家,最让我吃惊的是院子里铺了一层厚厚的金子。也许昨晚的风雨加快了落叶的步伐。它们被大树包围,像吸附在磁铁上的铁屑。不是树木对树叶的吸引,而是树叶对树木的深情。树叶是无私的,但其实银杏树不是无私的。据送树苗给我的朋友说,银杏是宝,叶子和果实都可以入药。它生长缓慢,但寿命极长。从种植到结果需要20多年,40年后才能产生大量的果实。所以昵称“公孙述”,意思是“普通物种但太阳得到食物”。“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哪些孩子没有受到父母的恩情?面对这么漂亮的金色地毯,我狂喜地想了很久。我不忍随意踏上一步,只是轻轻俯下身,拿起一片金黄色,轻轻摩挲……

回到城里,我小心翼翼地把银杏叶夹在一本叫《全唐诗》的厚书中。其实我心里早就藏着那两棵银杏树了,不然为什么它们经常出现在我梦里的小镇:一棵在我老宅前,一棵在我们家后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