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回忆 :撰稿: 人生如水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突然遇到一个小病,在长春呆了一段时间。今天出院了,来看我的前下属被车送回吉林市。本文中的照片是病床期间在长春街头和超市拍摄的。海棠、梅花和迎春花是在新年花展的温室里拍摄的。新年花展还没开始。这是几张偷拍的照片,发给朋友欣赏,提前祝他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明天是除夕,每个过年都会让你想起童年。小时候的岁月清晰地印在记忆里。过年就像一幅年画,色彩瑰丽。回忆起来,满满的都是欢喜。小时候很期待过年,不仅仅是那一年能得到一件新衣服,更重要的是,过年的时候有很多好吃的,什么都是免费的。

过年是我妈最忙的一天。进入腊月,乡下亲戚给我发粘脸,我妈开始蒸粘豆包。豆包的馅料是红豆和糖精,圆圆的豆包一个接一个蒸。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妈妈不知疲倦,就像一台永无止境的机器,一直在转动。豆包放在盖布帘上凉,然后放进谷仓的大缸里,冻硬了。东北的天气很冷,冬天的大自然是天然冰箱。

过年期间,每天都算,一点都不忙乱。除了豆包,还要摊煎饼。我家是“从这里”,关里人叫我们“臭小米”。以前臭小米很少吃煎饼,主要是不会摊煎饼。矿区是国家大熔炉,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带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所以山东煎饼成了我们这里人的美食之一。

摊薄煎饼最重要的程序是研磨它们。从小就不喜欢磨,但又不能拒绝磨。磨是最常见的家务。再大再小,只要能摸到磨棒,就要跟着磨,百无聊赖的走,使劲的推。后来矿区57厂有个电磨,磨一磅水一便士。新的一年,家家户户都去磨水面,不管天气多冷,都要排队。当年我们要排队买什么,猪肉,豆腐,食物。

我家在农村有很多亲戚,有四个爷爷,一个阿姨,一个叔叔,两个阿姨。为了炫耀家里的美好生活,妈妈会把爸爸每年冬天下井带回来的面包攒起来,过年的时候带回老家。送给亲戚,引来村里村民的羡慕。矿工们吃了很多面包,非常好吃,尤其是酵母的味道。这种大面包在农村根本买不到。

过年最开心的是新衣服,是妈妈自己做的。风格也是妈妈决定的,她没有选择。1965年,我家买了一台华南缝纫机。自从缝纫机出现后,姐姐就承担了做衣服的工作。我妈不识字,家里的账都是大姐管的。那时候我很羡慕姐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可以告诉我们的弟弟妹妹该怎么做。

过年最开心的事就是爸爸给我们做了麦片糖。我小时候很少得到一块糖。唯一的是过年的时候爸爸给我们煮了糖浆。煮到一定程度后,我们粘上了麦片糖。这种爆米花糖是一种叫西天谷的种子炒出来的。白色的爆米花像雪花一样白,咬起来又甜又香。糖煮得有甜疙瘩。甜疙瘩缨秋割晒干,干甜菜缨冬泡开水榨。甜菜缨的茎和叶非常美味,有一种甜味。

煮糖浆也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把冻好的甜菜块拿到屋里慢下来,洗净切成丝,放在大锅里煮。据说冻糖块的产糖量比鲜糖块高,所以煮糖浆的时候基本是冬天。甜菜丝经过长时间煮沸后,逐渐变成糊状,颜色呈酱色。我们称之为糖浆,煮好的糖浆密封在罐子里。当绿色和黄色在春天不相遇时,

母亲不识字,但她擅长家务。虽然生活太紧张,但她每年过年都会带着喜悦送孩子走。盼着小时候的新年,真的是一种“望着秋水”的感觉。每天早上一进腊月门躺在床上,我就开始问妈妈:离过年还有几天?有时候一天要打几次招呼,怕我妈搞错了。我最期待的是那串鞭炮。放鞭炮是男生的专利。每年过年,我都等着爸爸给我买几包鞭炮。如果我父亲早一点买,就放在盒子里。我会偷偷拿出来看一遍又一遍,有时候数一数,看够不够一百环。可惜包了一层纸,只能算。

2008年,就在我们孩子的指尖一天天靠近的时候。30日贴对联蒸馒头。因为当时白面很少,过年是按人口定量分配的。妈妈做了一些馒头,剩下的用来包饺子。肉是定量的。当时为了吃鸡蛋,每年养几只母鸡,同时养一两只公鸡,等着过年。这一天我爸负责杀鸡,我妈的鸡炖蘑菇是一道特色菜,特别是我妈炖的鱼。总之我妈的农家菜永远是最香的。

每年的年夜饭都是最隆重的。全家人围着面板,盖着饺子。那时候没有电视,我就听妈妈给我们讲故事,一个一个重复同样的老故事。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但我还是听不腻。大年三十爸爸一般来饺子,煤矿那几天没有节假日,尤其是一线煤矿工人坚持生产,但是大年三十上下班的时间相对要早一些。

午夜,我父亲下班了。妈妈烧开水,爸爸开始下饺子。然后放鞭炮,家里的女生躲在屋里隔着玻璃看烟花。最喜欢看“踹”,先把花喷在地上,再飞上天空爆炸。父亲不想多买,只买了几个,就珍藏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好,生怕是“哑巴”。鞭炮越响,人们就越开心。放完鞭炮,年夜饭开始。我从小就贪吃。已经出锅的饺子已经吃了好几顿饭了。

我家吃饺子,一年四季都很少吃。我们心里都有一个愿望,想吃带钱或糖的饺子,这预示着新年的好运。谁要是吃了,就扔在桌子上标榜自己,不说话。镍币撞击桌子的声音就像吃它的人的咯咯笑声。孩子吃糖,妈妈会说:“对,元旦甜。不要被打。”。孩子们会笑得像花一样。

新年快乐很有趣。去一个房子,首先要看放鞭炮的地方有没有未燃尽的鞭炮。如果有,你会很开心的。赶紧放进包里,然后打个招呼,弄点糖果瓜子。前两天媳妇在微信上和儿时玩伴聊天,聊到过年的时候去邻居魏叔叔家拜年。她磕了一个头就给了半个花生仁,磕了二三十个头才能挣一把花生。小时候拜年的家庭不多,就是两个房子。50多年过去了,16个成年人的名字从未被忘记。

一天早上,拜完年,回到家,孩子们开始炫耀自己的收获。那种幸福真的填满了他们的心。拜年后,孩子们聚在一起,先评论彼此的新衣服,然后讨论和玩耍。要么玩雪橇,打扑克,抓娘娘,要么一起聊天。成年人聚在一起,谈论他们的日常生活。小时候过年真的很开心,那种幸福感会一直延续到第七天。第七天被送到新年后,日子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新年,新年,新年就像一个帖子,充满欢乐,充满服饰。多年来,它预示着新的一年的开始。慢慢的,我的新的一年过去了,我们也慢慢的长大了,不再在我的欲望里。感觉过年没意思。平日经常吃菜,想买衣服就买衣服,随季节变化。2008年,我的心不再凝成新衣服,不再白馒头,不再丰盛的菜肴。我的孩子,更没有我童年时对这一年的憧憬和期待。年年岁岁,“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