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的散文 小泽玛利亚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家庭盛宴

正文/苗栗

漫长的冬天和令人窒息的雾霾之后,2013年的春天终于来了。不知不觉中,春风吹走了树枝上的绿叶,到处都是鲜花。也是春暖花开的好时候。

就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四季更替中,时间的尘埃已经落满全身,但总有一些珍贵的回忆,像无声的野火,闪着光,照亮和还原那些已经退隐在时间深处的往事,不断地在我面前闪现,就像一盏点亮的灯,在我生命中一些无助无望的时刻,驱走我内心的孤独和黑暗,让我永远深深敬畏和热爱那些曾经美好的日子。

我的家乡是冀中平原南部的一个小县城——光泽。我父亲是山东阳谷县人。19岁那年,我从山东老家去广州打工,在那里和母亲相遇相恋组建家庭。我的哥哥姐姐们就像这个大家庭里的快乐小鸟,栖息在父母的两棵茂盛的大树下。

光泽县位于古黄河和漳河冲积平原上。土地不肥沃,有很多沙地和盐碱地。但据史书记载,这个商代的古镇,得益于河流和丰富的水生植物,潘庚在这里修建了离宫。商纣王在这里建了花园,还建了沙丘梯田,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皇家园林。中国第一位皇帝秦始皇,为了保存长生不老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向东转了五圈,路过这里,最后病死在沙丘平台上。他的灵柩停放在光泽县政府的大堂。

广州县政府曾经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建筑群。巨大的牌楼和鼓楼曾经矗立在衙门的门口,但我能记得的时候,都倒塌了,只留下那高高的砖砌土堆作为孩子们上下攀爬的操场。从衙门入口到大堂,有一个很开的院子。右边是一座自古以来就存在的监狱。后来它变成了一个有武警驻守的看守所。门整天关着。我一直对这个地方充满了恐惧。

大堂后面有两个大厅,也是古建筑。这可能是县祖父休闲居住的地方。二厅之后是一排排的楼房,当然还有新房。这个传说中的县衙,历经朝代更替和岁月沧桑,就像一个垂死的老人,在年复一年的风雨侵蚀下,在风中挣扎支撑。尽管如此,气势恢宏,青砖青瓦,飞檐拱壁,依然能展现当年的威严。

我对这座建筑太熟悉了。小时候我妈的工作单位在大堂后面的院子里,那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大厅和第二个大厅之间有一棵柏树。它又高又粗,树干也不直。它有一个自然的曲率,我可以爬上去。只是我妈不许我碰那里的东西,说这院子里的东西都是珍贵文物,我要小心。

我太喜欢那个地方了。偌大的院子里总有一些古色古香的地方,能满足我的好奇心。一只躲在老树下的蜗牛,比外面看到的那只更大更饱满,两条细细的触角总是懒得伸。它更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看到蜗牛一直沉睡,于是把硬壳放在手掌里,用另一只手不停地拍打手腕,试图撼动蜗牛的梦境。有时候,当蜗牛不停地振动时,它的两根细触角真的会伸出来。

在我的印象中,这个大堂的门一直是关着的,我从来没有进去过,这让我很好奇大堂里是什么情况。我想知道县太爷审理案件和判案的地方是否还在,那些剧里能判多少大板,甚至是有死亡令的木板,还有没有。有时候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向往。我会通过两个紧闭的门往大堂里看,但我的心情不自禁地剧烈跳动。其实我是怕看到里面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吓到我的灵魂。

一个安静的下午,妈妈在办公室的房间里小睡了一会儿。我不想躺着睡觉,就想了各种办法一个人在妈妈办公室玩。我以为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我把脚放在办公室通往里屋套房的门上,拿着门把手,转身溜达,开始了我荡秋千的梦。

然而,我的梦想没有持续多久。我稍息的时候,门下的挡板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我走了下来。我从半空中掉在地上,突然慌了。我没有破坏“文物”吗?我清楚地记得我妈妈对我说的话。我赶紧蹲下来,想把板子压上去,但是再怎么努力,都没有成功。突然觉得情况严重,怕吵醒妈妈。我终于决定扛着木板,仓惶逃离母亲的办公室。

我从老大堂边上出来的时候,肩膀上还扛着门板。门板上剥落的油漆刺痛了一些手,但更像是粘在心里。我的心情忐忑而复杂。站在这个雄伟的大堂前,我是那么的无助和孤独。

站了一会儿,犹豫了一会儿,我决定了自己的行走方向,去了外婆家。当时大堂前右侧操场上有两个篮球架。哥哥在打篮球,看到我肩膀上有块木头,他有些惊讶。他刚要问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场上的朋友迎接着三步跨筐。那个姿势颇有点洒脱。看着自己的哥们,急着抢球投篮,无奈中还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门板。

太阳挂在头顶的时候是中午,温暖的阳光下,吹着风。我听到身后大厅屋顶上隐约传来的风铃。正是这悠扬的风铃,稍稍平复了我的恐慌。我迈开脚步,向外婆家走去。我把门板留在外婆家院子里,忘了当时跟外婆说的话,又跑了出去。

我妈醒来发现我不见了,门碎了,连从门上掉下来的门板都不见了。连忙起身追了出去。我哥哥还在打篮球。我妈问我哥。我哥说看见我拿着一块木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妈猜到我要去哪里,在我奶奶的院子里找到了木头,赶紧去修门。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日落之后还是不敢回家。我妈发现我的时候,我正坐在河边的一棵树下,心里忐忑不安,感觉五官都没了。不过,我妈也没太怪我。黄昏中从母亲的眼中看到的是莫大的善意。

这件事之后,我妈在我家院子里给我摆了个秋千。我还记得秋千的样子,一个小木板和两条粗麻绳,被妈妈妥善的放在两根老枣树树枝上,让我实现了在这个很简单的秋千上飞翔的梦想。我看到我妈妈站在树下,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一定是孩子的微笑让妈妈的心里充满了温暖和芬芳。

枣树树枝发出的阳光照耀在绿叶上,枣树椭圆形的叶子闪耀着质感的光芒,甜甜的枣花无声无息地落在母亲的身上。微笑的母亲看起来很漂亮,留着浓密的齐耳短发,用两个原始的黑色小发夹整齐地别在耳朵后面。她微笑的眼睛充满柔情。那是一个枣花盛开的下午,淡淡的花香从母亲的手势中一滴滴流过。

那还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在外地工作的姐姐回来了。当时她十六岁,还是个刚长大的孩子。她离家出去工作的日子对她来说可能太长了。事实上,她离开家和母亲只有两个月。进了屋,她环顾四周,认认真真地寻找着母亲的身影,一个个呼唤着她,也许是渴望着母亲从屋角出来迎接她。然而,她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她妈妈不在家,她去农村出差。

姐姐转头问我,我妈去哪乡下了?我们要去乡下找她。我想念我的母亲。于是,姐姐在家里上了自行车,让我坐在车后座,沿着出城的路飞速向前跑去。

我清楚地记得,我妈下乡的地方,叫葫芦村,离县城大概七八里,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坐在自行车后座其实很不舒服。但是走在去看我妈妈的路上,我觉得很美。我的眼睛不断被田野里的各种东西吸引。绿色的麦田被风吹起,一波又一波的绿波不断翻滚,很有节奏,很有层次感。一片片油菜花盛开,金黄色,在风的吹拂下闪着迷人的光。阳光和油菜花像潮水一样漫上来,冲洗着我的每一寸肌肤,全身都充满了甜甜的味道。那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很快见到妈妈的兴奋,田野的性质对一个孩子的视觉冲击,让我的内心充满了幸福和向往。

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把我和妹妹带到了这个村子,我终于在制作组的谷仓里见到了妈妈。我妈第一次看到我们妹妹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然后我妈张开双臂,左一个右一个把我们抱在怀里。妈妈的怀抱是那么温暖,她的气息是那么迷人……

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简单平凡的日子,人们是多么幸福。

多少个成长的夜晚和日子,只要能看到妈妈的身影,心里就踏实了,这是世界上最美的身影。当你能听到妈妈的声音时,你的内心是幸福的,这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声音。饥饿过后回到宁静平淡的家,家里的灯总是闪着橘黄色的光。桌子上,有热气腾腾的饭菜。虽然简单,但一粥一餐一盘一碗就像盛开的家族之花。围坐在餐桌旁,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和我的亲戚们在无限的喜悦中享受着这场家庭盛宴。是我的父母,是我的家,让我觉得在这样一个衣食无忧的年代,生活是那么的幸福美好。

时间在沉默中流逝,那些曾经快乐的人都已渐行渐远。对于那些一直陪伴我的亲人,先是妹妹早逝,外婆离开。陪伴了我几十年的母亲也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只留下一个虚假的背影,让哭了一辈子的母亲只能泪流满面的哽咽在喉咙里,无处可说。

但是,我只能在喧嚣世界的痛苦与煎熬中不断地回望,回望在小城度过的纯真美好的岁月,回忆那动人的亲情,就像一颗流离失所的心,从而获得了莫大的安宁。

此刻,是2013年春天的一个下午。窗外飘着大雪。站在宽大的玻璃窗前,看着四月飞雪,感慨万千,气候无常,岁月匆匆。别忘了,在人生的道路上,用心去爱父母儿女,珍惜家人,享受一顿又一顿的家庭盛宴。那些盛开的家庭花朵可以温暖和滋养我们的心灵。

家人永远不会被解雇

文本/张晨曦

快下午了,天黑了。医院干净的地板像一张灰色的床单。

他病了,满头乱蓬蓬的白发夹杂着黑发。他看上去有点累,尴尬地坐在医院的白色病床上,脓脚无力地垂在床下,好像怕弄脏白色床单。他移动了输液的脚,拔了针。他痛得咧嘴笑了。我赶紧去帮他。他像小孩一样看着他问我:“是不是歪了?”我说:“别急,躺下。”他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忐忑不安,努力弓着腰想看看怎么样。我帮他抬起脚。他笨拙地伸出手向前看。他的老花镜快要掉在膝盖上了。他证实了自己,放心地松了一口气。我看着他,他布满皱纹的脸,坐了下来,突然陷入了记忆的漩涡……

留着短花头,踩着小凉鞋跑在前面“嗒嗒”。他穿着笨重的皮鞋,兴致勃勃地跟在后面。我喊他“爷爷,请快跑!”他匆匆叫了一声,拿着大皮鞋继续追我。本来我们要去买鸡蛋,但我跑了几步,在街上被唐华的儿子勾住了。我盯着老板饱经风霜的手舀着糖浆一起往下掉。他快步追了几步,没看见我在前面,焦急地转过身,正好看见我的粉色衬衫和夹克。这时,他并不傻,上前一步把我抱离人群。我没有看到他焦急的表情,只是摸了摸他的皱纹就睡着了。

我长得快,他却缩得快,好像越来越小。他的生活开始单调,他开始越来越孤独。有时他会去儿子家,夜又长又孤独,所以他醒来时睡不着。他在密室里走来走去,脚步很清晰。他轻轻地打开孙女的门,轻得不能再轻了,但他踢腿的脚步声吵醒了做梦的人。我打开门,站在他面前,问他怎么了。他幽幽地看了你一眼,转身离开,留下一个沉默的背影。心里,有温暖的东西在荡漾。

突然,他已经输了输液。我摸着他的下巴,抚摸着他灰色的胡茬,对他说:“爷爷,我胡子长了不刮。”他笑得像个孩子,拉着我的手,用他深棕色的手揉着。我把手轻轻放下,给他一碗粥。米饭是白色的,粥是稠的。他用勺子舀起半勺,低下头,非常用心地吃着,仿佛在数着时间、岁月、岁月的奇迹。

我在长大,他在变老。不管时间过得多快,我们家永远不会下岗。

我看着窗外,它像灿烂的微笑一样清晰。

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有多亲密

文本/Amei

小时候我太天真了,从来没有想过后果。直到我从叛逆中醒来,没有时间说“我爱你”,她才永远离开了我们。

“你这个小混蛋,整天只吃不看电视什么都不做”。听了这话,知道奶奶又在喝酒了。记忆中的奶奶有一种豪饮——。所以我从小就不太喜欢奶奶。每当我看到她喝酒,我都不理她。她一句话我就说十句,我奶奶气得满脸通红。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客厅里津津有味地看电视。突然传来奶奶的急叫声:“姐姐快出来”我慢慢走到她身边。“你看,奶奶吐血了”她指着地上若隐若现的沾满泥土的血迹对我说。“你整天喝酒,吐血是自作自受,小心吐死。”我随口骂了几句,跑进屋继续看电视。但我没想过,我无心的话却成了现实。——奶奶吐血死了。

时光飞逝,现在我是一名六年级的学生。每次想起小时候奶奶给我的东西,眼泪都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小时候,每当我摔倒受伤,奶奶总会满头大汗的抱着我去医院。每当我生病,奶奶都会煮一碗好吃的粥,端到我的床边;每当下雨,奶奶总是冒着大雨送我一把伞;每当我考试不理想的时候,奶奶都会温柔的安慰我……

亲爱的奶奶,我为什么这么无知?你喝酒只是因为失去了心爱的爷爷,难过。你骂我,但是有时候心情不好。

“年轻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的家庭强大,但我充满了愧疚、思念和遗憾。”世界各地都有真情实感,让我们用心去体会吧!

家庭

文本/周雪梅

用心照顾和等待是最容易被感动的事,尤其是生病的时候,最需要亲人的关心和安慰。

我记得一年前的中秋节,我得了重感冒,全身都是包,我感到痛苦和悲伤。发高烧好几天,有点神志不清,说胡话,把爷爷奶奶吓坏了。因为我,他们不仅没有过一个轻松愉快的假期,还整天整夜陪着我在医院里,守在我的床边,时不时问我怎么了,看吊瓶里的药是不是快用完了,要不要叫医生。等事情好了,爷爷奶奶征得医生同意,我们就回家了,但是每天早上都要去医院打针输液。身体极度不舒服,有时候会发脾气,跟爷爷奶奶发脾气,往家里扔东西。爷爷奶奶做的菜最好吃,但是因为生病,一点胃口都没有,即使好吃也不想吃。有时候,我的爷爷奶奶很担心,很焦虑。生病的时候,有时候晚上很冷。盖着两床被子还是冷,出了太阳还是冷。它让我爷爷奶奶大白天给我烧火。现在想想,我让爷爷奶奶受了这么多苦!

后来身体大大好转。有时候爷爷过来陪我,对我说:“别担心我们的身体,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有时候奶奶来陪我,有时候两个人都来陪我。看着他们憔悴的脸,我忍不住哭了。奶奶做饭照顾我,爷爷也是。他们为我做的事感动了我,让我感到愧疚。

我知道亲人给的爱是永远得不到回报的,我会好好珍惜和保存。

温暖的感情

文/吴

刘青青是一名小学生。他家里穷,父母离异。他父亲白天工作,晚上纺织。但是,钱总是不够的。刘青青很懂事,总是想为家人挣钱,所以他晚上不经父亲同意就偷偷帮父亲编织手工艺品。久而久之,他的学习成绩因为疲劳而下滑,父亲对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差,最后被忽略。直到有一天,父亲发现了刘青青的行为,他对刘青青的未来更有利。

这个故事看似简单,其实隐藏了家庭成员之间的大秘密。它隐藏了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关心,展示了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问题。亲戚之间要互相关心是真的,不然也叫亲情。苏里奥帮助父亲制作纸质手稿是非常高尚的行为,因为他关心父亲。作为新世纪,我们过着张着嘴,伸着手的生活。我们不仅要贪图享受,更要关心家人,帮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我经常打妈妈的背,帮她搬重物,去菜市场买菜等。经常陪爸爸去散步,倒垃圾,拖地板等。,因为我爱他们。所以,我觉得亲戚之间应该互相关心。只有互相关心,才能温暖彼此的心。

亲人之间的亲情直接影响人的心情。如果两个亲人之间没有感情,两个人都对对方的爱无动于衷,那么两个人的心情肯定都不好;相反,如果两个人投机聊天,心情会很好,气氛会很融洽。所以,亲人之间一定要有亲情。

友谊可能是最有趣的,但它不能总是给你带来乐趣。亲情不一样。虽然没有那么有趣和温暖,但却能带给你一生的快乐。这就是亲情的好处。深情可以影响你。如果感情很深,就可以过得很幸福。如果你觉得肤浅,你就会过着不幸福的生活。所以要让家庭填满我们的生活,温暖我们的心。

家庭

正文/潘伟新

在这条人生道路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经历。有人认为人生有很多坎坷;有些人认为生活中有更多的幸福,但我认为生活中有更多的真情实感。

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父亲就出去打工了,家里只有我,弟弟和母亲。家里少了一个人,就意味着少了一份欢乐。父亲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都很想他,很担心他,但是我们无能为力,为了家庭的生活,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我父亲在很远的地方工作,所以他很久才回来一次。我们想他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他。

有一次他去了很久,我们很想他,所以每天晚上都给爸爸打电话。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我父亲,在电话里,我听到我父亲的声音很弱,咳嗽得很厉害。我很心痛,眼泪一直往下流。在电话里,父亲再三叮嘱我要好好学习,照顾好弟弟,听妈妈的话。……我一直答应他不让他和我妈担心我。

过了几个月,爸爸回来了。我看到父亲瘦了很多,还在咳嗽。我的眼泪又来了。我怕他伤心,就擦干了眼泪。

突然想起来以前咳嗽的时候,爸爸总是早早的摘一些枇杷叶,煮了水给我喝,于是我跟爸爸学着早点摘枇杷叶,按照他以前做的方法去做。

父亲起床了,汤准备好了。我把一个碗放在碗里,拿给爸爸。当我告诉他这是我给他做的汤时,他喜极而泣。他用温暖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可爱的女儿长大了。”

这几天爸爸在家,我天天给他煲汤,他的病很快就好了。我很高兴看到他的病痊愈了。

失去的家人

正文/张

那一年初秋,夏天的热衣依旧没有褪去,柳梢上嘈杂的蝉儿声嘶力竭地唱着一些刺耳的歌。在稀疏的树荫下,满头白发的她,拄着打磨过的旧拐杖坐在马扎上,闭眼养神。那扇被岁月风霜覆盖的木门,以及上面的艳红“傅”帖子,成了她的背景画。

我不忍打扰她“梦”,就站在刘音下面远远地看着她。一件古董的确良汗衫还穿在她身上,她的脸已经失去了青春和美丽,岁月的年轮无情地印在她的脸颊上,洁白如玉的牙齿已经消失。

她越来越老,越来越有病:房颤,哮喘,失禁……。孩子们像她抚养孩子时一样小心翼翼地照顾她。但是,她总觉得自己给孩子造成了很多麻烦,变得有些暴躁。

在众多孙子孙女中,我应该是她最喜欢的——我是她五个儿子养大的最大的孩子。我的出生给曾经饥寒交迫的大家庭增添了不少笑点。所以,她很爱她。70年代后期,吃个咸菜结还是挺好吃的。她每年都会腌制一大罐泡菜,解决家里10多人吃菜困难的问题。我自然就爱上了这道咸味的老菜——。当她看不见的时候,她会偷偷拿一块放进嘴里咀嚼。所以经常被“ ”咳嗽,身上有很多针孔,吃了很多偏方,也没有好转。这让她感到自责,成了她的心脏病。每年冬天她都会给我买梨蒸冰糖吃,说是润肺止咳(这是她从村民口中得到的偏方)。

三十年过去了,我的咳嗽已经好了。因为工作忙,只能挤出时间回家看她。带些她喜欢喝的牛奶,买些她喜欢吃的葡萄……每次走进那间烟雾缭绕的小屋,看着她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我都会责怪自己——又忙起来了,我得抽时间跟她回家,哪怕是一会儿。

我不知道什么,当她微微闭上眼睛睁开时,她看见我在柳荫下。失去光彩的脸突然张开“菊花”。她口齿不清地说出了我的名字:“你回来了?你回来后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快来,到我眼前来。炕上有好吃的。……”我笑着说:“看你睡了。我不敢打扰你的梦。”“呵呵……年纪大了就会犯困……”我抱着她,她那佝偻的身子艰难地站起来。”

在我曾经梦寐以求的土炕上,躺着好几床被子。她用拐杖把棕色皮包钩在炕里。布满老年斑的手指抖动着,拉开了钱包的拉链。他们拿出一个像婴儿一样的小方盒,神秘地塞到我手里:“拿着吃……时间长了,不吃就碎…/[/k18/。她把它当成美味的小吃!在她心里,她最想念的是她的曾孙女。

突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现在,她已经变成了一把黄土,静静地躺在野草中。然而,那充满爱意的微笑仍然在我的梦里出现。这份失去的亲情,总是让我心里发麻。

树欲静,风不止;儿子想在父母年老时为他们服务,但他们不再是了。无论在哪里,无论走到哪里,总有一颗心在远方默默的牵挂着你。所以,无论你有多忙,无论你在哪里,请记住,一定要给最在乎你的人打电话,一定要回家看看……。不要让等待成为永久的遗憾。

岁月如风,你有多少情意?

文/郝

方俊有一个患晚期肝癌的表弟,他的二叔向亲戚借钱。几个家庭的反应很微妙。有人说刚做生意亏了,有人说家里真的很难拿到多少钱,有人说买了股票被关了。

“我在看舅舅的表情。由于儿子的疾病,他的年龄越来越大,他亲戚的MoMo让他的心凉了下来。”方俊说,你借的其实是一颗心,最亲近的人也不想在雪地里帮忙。精神崩溃的滋味最伤人。

一个

方俊有32年来最乏味的端午节。

方嘉的五个房间里有几十个人。祖奶奶在前几年过节的时候吩咐过他们,没有人敢不回去,哪怕他们在外地或者单位加班。大院里挤满了人,孩子们在玩耍,大人在谈论现在的情况和过去。虽然很吵,但是刺激很美好。

方俊在一个大院子里长大,喜欢这种喧闹温馨的家庭生活。但祖奶奶去年去世,全家几十人失去了团结的脊梁。今年的端午节是大姑父组织的家宴,但是回应的人比较少。

也许明年将是每个家庭的节日。“小时候有寒暑假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想去看看姨妈姨夫的月经之家。”方俊有些悲伤。

但是他儿子连表弟这样的亲戚都没有,只能呆在家里或者找同学放假玩。血缘关系弱化,亲情关系异化,最亲密的精神联系缺失。父母和他们的兄弟姐妹通常互相打电话,他下班后和表兄弟姐妹的联系几乎为零。“忙是一回事,偶尔有联系也是为了目的,比如帮我借钱什么的。”

2

在方俊眼里,母亲是“外星人”。

母亲在铁路上工作。虽然累,但是加薪的希望很大,退休越晚,得到的钱越多。我妈的计划是和老公一起存30万或者退休后买房。加上医保30万,老两口以后就能应付一场急病了。如果通货膨胀的钱不值钱,还有房子可以赚点房租。

“有经济基础,就完全独立于孩子。”母亲的“依赖”不仅指经济上的。

“不缺钱就对自己的缺点有好感。但你不能指望孩子放弃事业回来。年纪大了不能依赖孩子,否则只会越来越失望。”我妈看东西很准,所以我妈的计划就是到处花钱。旅游,上大四,学书法跳舞,学摄影,学开车。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妈绊倒了。前年姐姐结婚,我妈倒贴了一套房子,想着孩子以后还“一碗汤的距离”——买一套同小区的房子给老两口住。我们很亲密,保持独立。

但是房价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一碗汤的距离”几次被提上日程,好几次因为其他事情放弃。后来我妈就不想去了,希望慢慢减少到每个月孩子都能回娘家看老人的程度。——我女儿和女婿说周末回家,但总是有理由取消。

看破母女进行了一次谈话。“从小到大,我和你爸爸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亏待过你。现在你结婚了,我已经尽到了我的责任。我不需要你尊敬我。如果你没有时间回家,就不要回去。如果你不记得打电话,就别打了。我和你爸爸会自己打发时间。我们太老了,走不动了。我们要去养老院。你照顾好自己,不要让父母担心,这是我们最好的孝道。以后你就是妈妈了。先声明我不会帮你带孩子。”

母亲的话让女儿和女婿百感交集。

有专家曾经说过,随着家庭规模越来越小,邻居会成为除了亲人之外最熟悉的人。方俊不相信这个预测。他在小区住了四年,最熟悉拼车上班的家庭和热心的居委会阿姨爷爷。现在租房买房的人很多,昨天搬进来的邻居不到半年又换了。所有人都回家关上门。住楼上楼下几年不认识也不稀奇。

平时跟邻居借油,借盐,借酱,借醋没什么。“但是你敢把孩子钉在邻居家吗?你敢把邻居家的钥匙给我吗?你相信邻居会长期照顾你的父母吗?”不仅有疏离感,还有不信任感。

如果邻居们如此信任自己,方俊会在心里敲鼓。“出了事,两家也说不准。”持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想象一下,再过个一二十年,习惯于和自己保持距离的年轻人,也会变成中老年人。那这个小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所以我觉得还是靠物业管理比较好。至少我付了钱,人家提供服务,靠谱。”他有一种罕见的幽默感。

中秋节越来越近了

正文/徐景元

秋天越来越强,中秋节又来了。面点店里很多人一直在排队加工月饼,远远就能闻到月饼的清香和独特。这时,我不禁想起母亲那充满期待的眼神,想起死去的父亲,想起过去的岁月。

我小时候特别安静,不喜欢和朋友出去疯狂奔跑。中秋节的月圆之夜,哥哥姐姐们都跑出去和院子里的孩子玩耍,钻进莜麦秸秆里捉迷藏,享受月光浴。而我只是把鼻子平放在小方窗的玻璃上,看着月亮淡淡地挂在天空。这时候,父亲以他一贯的慢节奏走过来,神奇地拿出一个香槟果,放在我手里。面色通红的槟榔屿被父亲用绳子绑了一个把柄。香味飘得很远。我抓住绳子的一端,在水果周围绕了一会儿,看着圆圆的红色“陀螺”变成一个旋转的圆圈。一会儿,我把它放在我的鼻子下面,贪婪而有力地闻到了芬芳的水果香味。就我记忆所及,只有槟城是最香的水果。我父亲会在家里仅有的两个红木柜子里放几个槟榔屿。柜子一打开,一股甜甜的味道立刻渗透到我的心里。快冬天了,那些槟子还好好的。我想闻一闻味道,就把柜子压成一条缝,让独特的果香从柜子里飘到小屋的上空,一边尽力嗅着。

我记得我8岁的时候,我妈说脸盆里的清水照月亮。从水面上,我可以看到月亮上有小白兔在吃药,吴刚不停地砍树。我拿了大半盆冷水,换了几个院子里不同的地方,在脸盆里定睛一看,却再也没有看到妈妈讲的故事,包括所谓的大白兔和砍桂花树的吴刚,更没有看到美丽的嫦娥,但嫦娥一直在我心里。经常觉得有嫦娥姐姐的美貌就好了!

中秋节的晚上,每个月亮都爬到了中午。母亲准备拿月亮的供品,让父亲喊几个孩子到院子里开始献月亮。红木小桌上的两个红蜡被轻轻点燃,仿佛在对我说着什么;红色蜡烛之间是花篮形状的西瓜,西瓜后面放着一个快乐的蛋糕。我妈说是月饼。周围的小瓷盘里有各种各样的白面小面包,还有葡萄、槟果等。在桌子的角落放一杯茶。这茶很红。是我爷爷在湖南送的砖茶。桌子前面是一个碗,里面有半碗以上的小米。父亲点了三次香,拜了三次天上的满月,然后把香放进饭碗里。然后,妈妈点了三根香,一边向月亮鞠躬,一边向月亮说着自己的愿望。

烟袅袅飘向清朗高远的天空,向月亮传达虔诚,仿佛倾诉对远方亲人的期待。我盯着明月,很想知道月亮里有没有玉兔。长大后才知道,这只是一个传说。

献完月亮,我妈给了我们五个孩子一份。我妈在大铁锅里烤的月饼虽然是平的,没有边,正面也没有图案,远不如店铺漂亮,但是比我们五兄妹的蟠桃宴好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的感觉。

20年前搬到县城后,由于环境原因,一家人奉献月亮的习惯停止了,但父母对月亮的奉献却丝毫没有减少。他们一定在心里举行拜月仪式,祈祷家庭团聚和孩子们的安全。每当中秋佳节来临,母亲总会谈起她和父亲一起经历的酸甜苦辣,她拉扯我们五个孩子所经历的艰辛,以及那些年拜月的趣事。这两年我妈对父亲的记忆少了,儿子在外打工,总是和两个外地的女儿结婚。她对中秋节的期待不再是“,长得像嫦娥,圆得像干净的月亮”,而是希望孩子的每一个家庭都平安祥和。

柔和的月光洒进房间,《弯弯的月亮》轻声吟唱。一首歌,一杯茶,触动了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一种炽热的东西充满了我的眼睛。盯着明月,脑海里幻化出母亲渴望她归来的热切表情,以及在外工作生活的姐弟俩,在中秋前夕赶回家与老母亲团聚的画面。

中秋节特别明亮。希望每一个在外忙碌的游子,都能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回到父母身边,吃父母准备的月饼,陪他们在月光下散步,远眺天空,听他们与月仙的对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