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年散文 :川村阳奈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过年难忘的事

正文/无敌丁牢头

今天是腊八节,过年的脚步又临近了。

在我的记忆里,过年的滋味是从腊月初八开始的,也就是腊八节。从此,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小时候有一首关于过年的顺口溜,至今还深深的印在脑海里。叮当的效果是:

拉巴,插花(刺绣)。

拜灶,明年。

狗咬,开枪。

我的妻子戴着一条毛巾,我的老人戴着一顶毡帽。

女生需要花,男生需要枪。

因此,一旦中国新年进入腊八节,人们就开始忙碌起来。

那时候农村生活差,很多家庭孩子多,过年给孩子买不起新衣服。腊八节过后,妈妈亲自给孩子们送绣花鞋,穿上新衣服,准备新年礼物。可能当时农民没有文化,也可能是当地方言。刺绣被称为“插花”而不是刺绣,于是有了腊八的说法,插花。

腊月二十三,离年关更近,年味更浓。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的,在老家是哪一代人,对腊月二十三“的风俗非常尊重,老灶上天”。记得那天晚上,爸妈在做晚饭,让我把旧炉子送上天。我按照父母的吩咐,提前把马糊好绑好,从墙上取下旧炉子,恭恭敬敬地放在马上,点燃。这时他念:“一把麸皮一把料,喂给小马;神说好话,下界安全!”随着“轰”一缕青烟,旧炉子就这样上天了。之后,请把新老炉子放好,做完。

过了腊月二十三,过年一天比一天紧。以前人穷,过年也没什么好东西买。此外,他们负担不起。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元旦还有很多天的时候,人们就开始去市场准备年货,鸡、鸭、鱼、果蔬、食品、衣物、游玩、买一切。扫院子,蒸馒头,杀鸡煮肉,炸油泡丸子,包饺子,贴对联,忙到腊月三十晚上,关炮放进去,忙到最后。

记得过年的时候,包子不多,但是大部分都是玉米饺子。所以除了开学第一天有一个好的面馍馍,其他人几乎都是吃玉米饺子,把好的面馍馍留给亲人。至于吃大肉,就很少了。

大年初一,早饭后,在父亲的带领下,我去门口附近给爷爷奶奶叔叔阿姨长辈拜年。我也喜欢去,因为给长辈拜年会给他们压岁钱。虽然带着压岁钱去人家只能给一两毛钱,但在哪个时代你已经满足了。

农历正月初二,开始走亲访友。亲戚多的话,有时候一天要去两次。不然正月十五走不完。以前收亲戚的礼物很简单。篮子里只有几个馒头和馒头。为了让里子好看,在上面放了几片麻叶,还有两箱水果。事实上,所有的包子和丸子都装在里面了。主人自然不会离开。这些馒头都是亲戚转的。你给我,我给你。过了十几天,包子已经裂开了。

对此,当时的孩子们还是每天想着过年,天天盼着过年,因为过年一定会吃好面!

现在的人过得很好,物质资源丰富,口袋鼓鼓的,过年和过去很不一样。不要说天天能吃包子,就是吃腻了。连酒肉每天都穿肠。走亲访友谁在乎馒头和面条好的馒头!探亲通常会带很多礼物:牛肉、香肠、饮料、新鲜水果、葡萄酒等等。给孩子的压岁钱就更神奇了,小额的一百两,大额的五百几千元,越来越差!

天啊,难怪很多人不想过年,烦了,怕了!

几十年过去了,回忆起过去过年的那些事件,虽然生活贫困,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中国新年是一个快乐而悲伤的节日

三月的文字/猪

可以说是四十多年都没能和父母过好一年。因为高中毕业当兵,退休后带着劳务输出来到苏州,然后在苏州成了家。甚至在高中之前,我就和父母一起过年了,但是那时候我还小,爸爸总是一脸的冷。甚至过年的时候,低着头吃完喝完就匆匆离开餐桌,过年也不能和父母说话聊天聊天。所以过年在我的生活里是重而轻———。有时候就像一块石头压在我胸口一样沉重,让我总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有时候轻如一缕轻烟。即使在除夕夜,我也不在乎买什么年货。老婆总是骂我“没脑子”。

小时候无论是过年还是元宵,中秋节等节日,父母都出发了,自然“少年不知道愁的滋味”。他们充满了欢笑和嬉闹,他们自己的父母也会想尽办法“做出”一张丰盛的桌子/[/k1我想那时候,我的家人团聚了,爷爷还活着。如果我爸爸心情好,他会像我妈妈一样给我们发一个“红包”。自从定居苏州,一开始总是找不到“归属感”。第一,因为可能不习惯扮演父亲的“角色”,所以当时问父亲要红包,现在想给女儿红包。第二,因为不用忙着规划新年,现在要在新年前准备女儿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尤其是结婚的头几年,因为没有朋友,过年看着人们成群结队的朋友吃喝玩乐,或者大声唱歌,或者大吃大喝,或者跳舞,我却只能一个人难过,一个人看着星星,满满的惆怅,心里黯然;当我遇到妻子的艰难日子时,我的心会更加孤独。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流不下来。我只能让咸咸的眼泪通过鼻腔流进嘴里,让苦涩直往心里去。

因为离开太久,老家的妈妈和嫂子都盼着我带着老婆女儿回来过年。虽然暑假我隔几年就带女儿回去,但是他们还是很后悔我不能回去过年。在他们看来,过年一家人在这里,都渴望三代人聚一聚,好好吃顿团圆饭。而我总是以票难买为由,无法满足他们的愿望。当然,我不得不承认我没有说实话。现在,你可以在网上或通过电话订票。如果你真的想回去,买票不难。嘿,我为什么不想和家人一起吃顿年夜饭,以一种节日的、活泼的方式呢?但是没有我的帮助,我的妻子怎么能经营一家小商店呢?她的“衣服伸手吃饭张嘴”大小姐没人伺候她的脾气。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在经济问题上和我意见不一致。她总是说每年的费用太高。如果她回去一次,半年后她的工资会打到水漂,所以她强烈反对我回去。当然,如果我坚持回老家过年,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我回来后,她还是不跟我闹翻?一想到家庭和睦团聚的氛围,想到老婆“黑脸”,即使回老家也不会开心。当然不是怕老婆。这些日子谁离不开他们?只是结婚这20年,太吵了,吵到打不起来,人打累了,也懒得再打了。反正生活还要继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由于工作原因,过年值班似乎成了多年的好宴“ ”。自从近20年前参加工作后,我就没有换过工作,工作的特殊性注定了我每年过年都要值班。每当夜晚有寂静的时候,我就会静静地坐在值班室里,脑海里总会想起过去几年的人物、事件、生活片段,或者把悲伤从眼中流露出来,或者让一丝幸福写在脸上。平时不抽烟的时候总会点一支烟,看着烟头的光亮或明或暗,看着一缕缕轻烟在空中袅袅上升;我一直相信,香烟是实现我人生的最好道具。我可以在摇曳的烟头中静下心来,面对孤独而寒冷的月亮,或者天空中永恒而孤独的星星,或者阴沉而沉闷的夜空,或者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虽然环境看起来很孤独,但是感觉真的很美!可以说忙的时候,只有过年一个人。虽然我很孤独,但想到小区里的人都在过平安年,眼前有一幕,家家户户走南闯北,孩子嬉闹嬉笑,我就会为自己的事业感到骄傲!

快过年了,我知道今年又要让妈妈失望了。我听说了我们的干旱,但我不知道小麦是如何生长的。三哥打电话说妈妈摔了,不知道怎么样了。听说侄子找了女朋友,不知道关系怎么样。……突然,我好像回到了故乡。我看到了我家门前那片绿色的麦田,看到了那片绿色的油菜花随风向我尽情微笑。看到妈妈穿着围裙做我最喜欢的豆沙包子,看到小狗“花/。

过年真的是一个又喜又悲的节日……

如果你有钱但没钱,回家过年吧

正文/青烟

快过年了。几天就能回到几百公里外的老家,和父母兄弟姐妹团聚。我说不出有多开心。

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先后从北京和银川回老家,一大家子十几个人终于又在一起了,吃吃喝喝,有说有笑。我还记得那极其热闹的场面。我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父母在一起,我们正在看着假期结束。当北京想走,银川想回去的时候,妈妈会坚定的把每个孩子的行李箱装满,包括土豆粉条,油条,自己亲手做的黄米糕……马年春节,从我们欢天喜地回到父母身边开始,到我们舍不得带着大包小包离开的时候结束。我觉得羊年的春节会比马年更热闹,因为我们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我们这个大家庭一年比一年多新成员。

回想起来,每到腊月,我妈就开始忙碌起来。先做米酒,炒茶饭,然后生豆芽,磨豆腐,做粉丝,炒油饼……我妈每天忙着我们家的年夜饭的同时,我爸也忙着给村民们过年必备的精神盛宴,写剧,排戏,练秧歌…/[大的叫小的。听从母亲的吩咐,今天割驴草,明天运羊草,后天磨猪食。……简而言之,除夕夜一家人围坐在14寸黑白电视机前看晚会,水箱里的水就会满满的,柴堆上的柴火就会被劈开。还必须有“抬头见你”,或者“家庭幸福”什么的……

回想起来,当我们住在农村的时候,吃肉的记忆似乎只停留在新年的美好时光里。每年过年,我妈都要把肉平均分成几份。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碗,但只有妈妈的碗不是半个鸡脖子就是一个鱼头。每次我妈总是笑着说她爱吃。事实上,我们每个孩子都理解母亲的想法。所以每次用餐结束,几乎每个孩子都会在碗底留下一块最好吃的肉,扔进妈妈的碗里。吃腻了,吃不下了,几乎成了所有孩子的套话。

回到过去,那段艰苦的岁月,因为家里孩子多,只能穿城里亲戚送的旧衣服,或者父母穿的新衣服,由母亲“ ”改大改小过年,却可以高高兴兴地挂灯笼放鞭炮,和生火的父亲扭秧歌,变成九曲。钩灯……印象中有那么多有趣的歌词:“茄子灯全是紫色,辣椒灯是红色,韭菜灯是绿色,香菜灯很好吃,藤灯又圆又亨亨亨,所以嘿嘿,那就是,那就是别扭。

现在那些日子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一个个都走了,有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只有年迈的父母还住在老家。虽然父母不再忙碌,生活轻松舒适,但我们总能从父母给我们打来的看似普通的电话中感受到深深的关心和怀念。所以我总是提醒弟弟妹妹们没事就打电话回家,多陪陪父母,聊聊近况,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不管你有多忙,不管你走多远,不管你有多富有或多贫穷,你都必须回家过年!我们很幸福,一年到头都是这样!

单一元旦

文本/故事爱情回归

今天是吴佳的小年,自然让我想起了过去。

刚上班的时候,因为单身,单位自然想到安排我过年值班。我是单身的时候才接受这种安排的。那年春节是在单身宿舍和单位办公室之间度过的。那些心仿佛是空的,带着锁出去,进了灯,又无聊又孤独。

当年的生活几乎是正常的。不同的是我一日三餐。我平时可以用筷子在食堂吃饭。春节期间,食堂师傅也放假了。这时候我就要自己做饭了。过年一个人的桌子不超过十碗八菜,只有两个面包一个汤,一杯老酒甚至是年中午饭。有时候我一个人对着灯喝酒,孤独又酸。因为孤独和酸,自然会激起你心中那些不为人知的念头。为什么不找个老婆陪你避开他们所有人?找个老婆,成家立业就是这个想法。这个单身过年,一个人吃饱饭全家平安,但是没有居家照顾。想到这,心情又平和了。于是我孤独的时间都用来看书了。

单位办公室值班,由于天气寒冷,房间中央有一个大火盆。里面的炭火很旺,火舌往往从盆中向上延伸。不时有火星飞溅,室内热浪袭人。过了一会儿,我的脸被烟熏得通红。可以说世界温暖如春!寒冷被一扫而空。值班负责,除了下一个电话,就是偶尔接待。对于那些有事的来访者,可以马上当场回复,有时候还要请示再回复。这可能是你这些天值班要做的全部事情。剩下的工作就是看书看报,但是你不能离开岗位半步。

单身过年无聊。安静的时候容易多考虑个人的事情,安静的时候也容易多思考。先立业后成家是很多年轻人的共识。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了事业,想在这种静止的状态下成家是自然的,也是理所当然的。当下燃烧的青春与盆中的炭火交织在一起。

现在面对年关,偶尔漂浮的精神孤独让我怀念那一单过年……

回家和爸爸一起过春节

文字/闲云

陪爸爸过春节是我最大的心愿。毕竟他老了,也老了,还能陪他几年。

马年倒数第二天,我们全家踏上回家的路,不愿意错过沿途的风景,在山里旅行。

早在几天前,我就跟师傅说,这是一条离家乡不远的土路,要过河,离河不远有一个陡坡。我真的很担心他的车过不了河,也就是开过河之后,更担心陡坡爬不上去。还好送我回家的师傅是个有经验的老师傅,临走前准备好了必要的工具。

到了他去老家的路口,他根本没有停车,直接开车过河。在那个陡坡上,他踩着油门直接冲了上去,然后我悬着的心就放下了。在不到7公里外的山坡路上,他全神贯注,保持高度的注意力,专心开车,很快就来到了我家门口的道场。

中午阿姨做饭招待师傅。送走了他,我也在附近转了一圈。晚上姐夫家又炒了一桌菜,对我来说肯定算是一场酒席。那天晚上,我使劲喝着酒。不到一会儿,我就喝了一斤多的甘蔗酒,只觉得头晕。晚上躺在床上睡觉,肚子就难受,真的像一根线的水。我难受到了极点,只觉得自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过年回家,我感到欣慰的是,在老家院子周围,三个叔叔和我爸爸,加上我姐夫的女儿家,一共五户二十多口人,可以一起吃饭,一起过羊年春节。在过去的30个晚上,吃年夜饭的时候,基本都是各家吃。吃完年夜饭后,他们分头去祖坟为一直睡在斯里兰卡的祖先提亮、烧纸、打枪。马年的年夜饭,大家都在舅舅家吃。大家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很不开心。我看着他们开心,心里自然溢出了一丝笑意。晚饭后,我带着儿子和姐夫、哥哥、侄子一起去点亮老祖宗。每次去扫墓,我姐夫都会依次介绍谁葬在墓穴里。我的子侄们听得很仔细,在点祖坟的时候也很尽职,很主动,一根根的赶着给祖坟点蜡烛,插在坟前放鞭炮。他们也觉得自己在尽孝顺的义务。

从腊月二十九到正月初三,在家陪父亲的时间就四天,短短几天。其实我们说回去跟爸爸过年的时候,家里连饭都没做好。四天的饭局,三叔小叔家,四口之家,安排的井井有条。每天,我们吃饱喝足只是头晕。看来过年只是喝酒。没有酒,就没有一年的味道,就没有这样的氛围。尤其是几个侄子侄女,一天到晚,寸步不离,他们好像找到了知音,有了不一般的默契,在一起很开心。对我来说,回去和爸爸一起过春节也是一种幸福。和老父亲在一起自然给了我一种安慰。

正月初三,我就要回县城了。早上阿姨起的很早给我们做饭。6点起床,环视了一下老房子,和几个叔叔告别。离开前,他们每个人都给了一些当地的产品和熏制的肉,这些都装在几个袋子里。

本来来接我们回县城的车可以直接去老家门口。但是,年前姐姐打电话说,我过年走后,让我爸去她家玩几天。我想那是最好的,免得我离开后我父亲一个人。走的前一天下午,我约了亲戚,让他沿着浔河上来接我们,在郑家庄我姐家上面七八公里的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同时把我爸送到我姐家了。为了一件事和两件事的方便,从老家走的时候,不得不选择十里的山坡小路到路边,那是一条下坡路。一路上,父亲扛着十几公斤的行李,我们都扛着东西,姐夫和一个表哥送我们,一群六七个人,边走边聊。但是父亲总是落在后面,开始有点困难,支支吾吾。我不让他提行李,他非要提,说没事,我只好走几步回头看。记得几年前父亲送我到路边的时候,我背着几十斤的行李,跟不上他的步伐。今年完全不一样。他的腿好像有点发懵,看在眼里就走不开。已经回了县城的家,不能去了,估计这种感觉会一直萦绕在心头。

老父,一头猪,今年81岁。想到他的身体状况,我真的有一种担心。我不知道我能和他一起度过多少年!

我的写作到此结束,但我必须重复几句。回家陪父亲过年,要感谢朋友方道国先生在腊月黄天亲自送我回家,也要感谢来人张登昌。作为一个县人大主任,我亲自开车把我们家接回县城。用这段笨拙的文字,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回家过年

文字/东方微笑和微笑

回家过年是每个游子的期待。回顾自己,18岁离开家乡已经20多年了。我真的记不清回家过年多少次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家乡的过年过节比其他国家多很多。

年复一年地回家过年,却从来不写与此相关的文章,对别人来说没问题,但对我这样一个自称为文学爱好者的人来说,这真的是错的,或者只是像叶公一样虚伪和害怕。考虑到岁月不饶人,生活的浮躁,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记起过年回家的事,这不仅是对今天生活的记录,也是对我自己生活的一种分配。

回家过年,只知道来回旅途中的艰辛和经历。就我个人而言,我坐过火车、汽车、三轮车,也徒步过。遇到过雪,雨,雾,因为出了事而搁浅。如果真的要写的详细一点,恐怕就像《鲁滨逊漂流记》一样冗长了!惊心动魄,冒险,伤害,委屈,愤怒,这一切复杂的味道交织在一起,为的就是开心祥和的年夜饭!在这里,我就不详细描述了。也许有空我会写下来。

今年回家过年很顺利。腊月二十九下午一点,我们一家三口坐了一辆来阜阳进货的大巴。晚上五点,它停在离公公家只有一英里的煤矿门口。之后侄女骑着电动三轮车吃了顿饭,本来要喝点酒,然后我骑着三轮车回家。一路上整夜没熄灭的路灯都熄灭了,我只好打开大灯。后来才知道今年矿上效益不好,不仅裁掉了很多矿上的工人,还把矿下的工人工资降低了三成。我一路慌乱地来到我出生和长大的村庄。不过这里的路灯都亮着,是太阳能板装置。他们每天晚上六七点准时,可以开到零。因为路途遥远,喝了很多酒,很快就在床上睡着了。

那天晚上,自然没什么可谈的。但是第二天天一亮,我就醒了,照常早起。我去妈妈房间打扫卫生,擦手烧香,早饭前还点了个鞭炮。——这些都是我家乡多年来遵循的做法。

刚吃完饭,哥哥和嫂子开车去矿上卖菜。他说,还有近8000元的蔬菜没有卖完。如果不卖,温度升高很快就会腐烂。我的妻子和母亲,从洗碗、洗菜,到准备蔬菜、煮肉,各奔东西。突然家里那么多人,我妈总是笑,我们自然结束了一年的烦恼,豁然开朗。

在祖国各地,年夜饭是最丰盛、最隆重的。但是在我的家乡,中午的饭是最重要的。路很远,路很近。不管是在家还是在路上,就算亲戚过年不回来,每个家庭都要安排一大桌饭菜,然后长辈说:“等一下”。这样,他们可以等到中午12点,点一个大的。为了二叔,为了妈妈,为了和哥哥喝酒,为了喝几杯酒,我已经飘飘然了。虽然心里一直想着已故的父亲,但也没说父亲什么,因为怕让家人不开心,怕自己失望的眼泪像泉水一样,要不停的喝。

下午烧纸祭祖也是我家乡的习俗。没有五件衣服的家庭,从各家或者从超市买纸和鞭炮,然后聚集在一起,从这个麦田到那个麦田,从这个坟地到那个坟地,按照祖先的辈分从高到低在坟前烧纸。死者自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活着的人,一路互相聊天,但最后,老的和老的聊天,越来越少的聊天,孩子尽情的放鞭炮。——从前,现在,很可能将来!

除夕夜,家乡有很多习俗,但现在我只知道熬夜看春晚。父亲在世的时候,每年除夕,卜儿都会拿些树枝或柴火,放在陶瓷盆里点燃,然后抽一根长长的烟以保持青春。据说他呆得越久,活得越久。只是在他父亲死后,卜儿不再老了,而是一个人在小屋里看电视、抽烟。我和弟弟陪妈妈看春晚,弟弟没多久就找人打麻将了。我仍然像以前和爸爸妈妈一样看春晚。但是,清晨的钟声响起,我代替父亲,焚香鸣枪,开门迎接新年的到来。我们成年人还是可以坚持到最后的,但是孩子看电视就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缩到床上开始轻轻打呼噜了。

据我记忆所及,元旦那天,什么都没干,所有的人都出去过年了。孩子们像乞丐一样挨家挨户要零食,总是把花生、瓜子或爆米花糖果的口袋都塞满。只是随着现在时代的发展,村民的生活富裕了,吃的人也不再稀罕了。大人去打麻将推牌九,小孩尽情玩耍。而我本来打算在新年的第二天去爷爷奶奶的坟前,给叔叔阿姨拜年的,都是因为生意姐姐的表哥和叔叔的表哥的建议。就这样,从第一天到第五天,几乎都是探亲。你来了又走,喝酒是必然的,让我一天都醉了。在亲戚朋友的交往中我知道很多消息,但大部分都是重磅消息。比如某某被骗了几百万,某某失业了,某某离婚了,某某成了他们的小三或者有小三了。这些几乎都超出了我的预期,但每一件都让我感叹,深思。但是我觉得好无助,觉得自己很渺小。

等我口袋里的钱花完了,岁月就过去了。因为想攒钱早点回城准备过年的生意,妈妈又一次带我骑三轮车等长途汽车。只是,这次车里坐着我们三个人。天还没亮,她头顶上的星星闪着寒光,她妈妈打开大灯一路走去。刚出村,就看到层层迷雾。我妈戴上帽子,用围巾遮住脸,我们三个人挤在一起。

想起了不久前的急着回家,《回家的一夜》写着眼泪和那句离别的诗,但这一次,我麻木了,什么感觉都没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