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 ,学者: 青鸟ldy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古老的北风摩擦着冷雨的缠绵,雪凝固了这份缠绵。在凝固的滑板上,六边形的花瓣被均匀地、一层一层地铺开。我坐在火盆前,伸出我的小手,用手掌遮住火焰,后背还是像被泼了冷水一样难受。毕竟我衣服太薄了,不能钻被子。我得等我父母回家。我听着门外沙沙作响的雪花的声音,听着树枝在冰缘上晃动坠落的声音,就像交响乐的铃声,渐渐进入了朦胧。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猛地惊醒,感觉额头微微一痛。我摸了摸额头上的头发,把它烧成了小疙瘩。

我把一块木头放在火上,起身走到床边看哥哥们睡得怎么样,看到他们在床上安详的睡着。我满怀信心地回到火碗旁,正要坐下。突然,哥哥们睡觉的房间的前窗砰的一声关上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然后又恢复了平静。屁股刚碰到凳子,窗户又响了两下,心跳到嘴边。不是怕鬼,是我的厕所很独立,前后一百米内没有家人。如果小偷来了,我该怎么对付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我颤抖着拿起棍子,大胆地喊道:谁?

门关着,门外,老北风吹雪,发出声响;树枝摇晃着落在冰缘上,就像钟声一样。这一刻,我越害怕,就越想奶奶。我奶奶不来北京的时候,会和我坐在一起讲故事。多幸福啊。如果村里狗叫,也有说不出的快乐。狗一叫,我妈就回家,把带弟弟的任务交给我妈,我就可以安心睡觉了。我心里开始骂蜷缩在火边的猫,拿起一根树枝打它。如果它没有作弊,我奶奶就不会割破脚了。如果不是割了脚,我奶奶就不会去北京我姑姑家了。狗也是。天气太冷了,所以我去窝里睡觉了。这是一扇令人心痛的窗户。我一想就安静了。我终于可以坐下了。真的,满心恐惧,刚刚平静,木窗被什么东西砸了三次,甚至听到了窗纸被打破的撕裂声。我不敢开门,也不敢出去。我听成年人说过,为了防止坏人的攻击,打开门窗不要对着他们是必要的。我把猫放在门窗后面,然后趁人不备先下手为强。大人的经验今晚派上了用场。我爬上床,然后从床上爬到书桌上,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窗。窗户刚开了一条缝,一个黑色的东西滚了进来。

昏暗的煤油灯下,我看到黑色的东西是一只鸟。长长的,尖尖的嘴巴,满身麻色,父亲说,这是一只鱼风筝。它以吃鱼为生。我经常看到它在河边的浅水里悠闲地走着,脖子伸着缩着,有时长长的嘴巴会一头扎进水里。没有它的鱼虾,它甩了几下脖子,四处张望,寻找小鱼。一旦发现猎物,它就悠闲地走过去摸摸它,抓住鱼虾抬起脖子吞下去。之后,它的长嘴在水面上划了两下,好像在擦脸。它很怕人。离它四五十米的人选择飞走。

奇怪的是今晚竟然撞上人家的房子。它滚到桌子上,折断翅膀飞了起来,但它飞不起。当我发现砸窗的声音不是坏人而是鸟时,我简直喜出望外。所有的恐惧都消失了,我关上窗户,拿着冻僵的小鸟,在火边坐下。鸟儿的眼睛开始一圈又一圈地转动,开始扇动翅膀飞翔,飞得不高也不远。两米后,它落在主房里堆着的棉花树上。不一会儿,它就飞了一屋子,有时候飞到我坐在火边的长凳子上,头一歪,根本不怕你弄死它,给你一种见老朋友的感觉。

今晚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当时我还不明白鸟怎么会撞到房子里。这是第一件奇怪的事。我也有一段经历。半夜妈妈回来我就开始打瞌睡。奇怪的是村口没有狗叫,奇怪的是爸爸没有回家。晚上,他们都会在十一点左右回家,但是今晚没有消息。我依旧坐在火碗前,伸出我瘦弱的双手和手掌遮住金色的火焰,听着陈旧的北风吹雪沙沙的声音;树枝在冰的边缘摇晃坠落,就像钟声在响啊响。不,在这个寒冷寂寞的冬夜,我渴望着年轻心灵的家,我在门外的冰封滑板上,努力传达着亲人回家的信息。

柴门闻望望,风雪归人夜。村口的狗终于叫了起来。我快步走进厨房,拿起一个黑色的铝制水壶,装满水,挂在一个挂在主屋横梁上的铁钩上。然后我拉了拉固定铁钩的绳子,把水壶放在火的中央。很快,门外冰冻的滑板上滑行的人的脚步声一个也没有了。我妈回来了,我爸回来了。我喜出望外,忘乎所以。我开始开门。没想到,我的脚上布满了燃烧的树枝,火花四溅,不仅烧了一条新裤子,还烧了一个大泡泡。我打开门,跳不进妈妈的怀里,但我不敢跳,我敬畏地退后一步,回到长椅上,拿起棍子。

他们不是父母,是三个新人。前面焦愁虽瘦高,却隐隐透着军人的英武刚毅。雪花飘在他的头上,他的头发被加固了,他的体温被搅动了,他的头被银针擦亮了,银针刺痛了他的心。我可以从身后两个拿着枪的矮个子男人身上看到。银真头弯下腰对我说,他是我叔公,我摇摇头。我的叔公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听过他妈妈的话,看过他的照片。他是我的偶像。他从军48年,他的作品中批准了许多罪犯的无期徒刑和死刑。他叫“铁面虎”,这样的男人。但是我觉得和照片有点像。我跑进房间,在抽屉里找照片。还没找到,就听到银针在叫人:凤哥,我回来了。然后,父亲的声音又响起:回来真好。我正忙着学习写小字。你妹妹也在写小字,好像还没回来。只有月儿没睡,警惕性挺高的。银针夸得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这个冬夜我也不知道。

晚上水鸟打窗,叔叔回家总比在外面当官好。父母写小字,成年后才知道。他们在炼狱中寻找天堂,忠实地忍受,默默付出,努力探索。他们写的小字可以写成书,他们享受了半辈子非人的蜕变,信仰从未动摇。就在那个冬夜,他们带着微笑和感谢送走了两个持枪的人。我问我叔叔他们是做什么的。鱼风筝搁在我肩上,舅舅坐在我旁边,看着热气腾腾的一锅水,说:“儿童之家,你不知道大人物怎么办,也不能告诉我。”你只需要知道大雪过后会是晴天。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冬夜。我通过鱼和风筝的碰撞获得了善良;舅舅回家后,我获得了思考家庭饮用水来源的苍凉和悲壮感。那天晚上,我叔叔的话总是出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只需要知道大雪过后是晴天。人活着是为了希望,前进是为了希望,丰富智慧和勇气是为了希望。鱼风筝在极寒中寻求帮助时,发现了火,撞到了窗棂。光和热总是关心那些熬过黑夜和寒冷的生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