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辣椒 、创作: 半卷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在小区围墙的根部,有一丛不起眼的灌木。我的车经常停在那里,但我从来没有注意到它。有一次,女儿摘了一片叶子,举到鼻子前。她高兴地说:“真香,吃起来像橘子。”我仔细辨认了一下,叶子呈椭圆形,边缘有细密的裂齿,齿缝处有油点,显然是胡椒叶。

目前正是新鲜辣椒上市的时候。在早市,在大街上,冷了就能遇到。紫红色的辣椒,一簇簇,一朵朵,一堆尖尖的,简单的香气,直入鼻中。

花椒特有的麻味很有穿透力。它不仅与火锅共舞,还与水煮鸡,尤其是张大千桌上的清蒸牛肉手拉手共舞。张大千,四川人,味重,喜辛辣醇厚。每一块牛肉上都覆盖着胡椒麻。拿个软椒盐锅盔,放在香喷喷的蒸猪肉上,让人流口水。

每顿饭的每一道菜都弥漫着胡椒的味道。从鱼香肉丝到宫保鸡丁,从红烧大虾到红烧排骨,辣椒的味道是必不可少的,更不用说肉片配汤、麻婆豆腐、麻辣粉等菜肴了。

心心对着西风笑了笑,喷出了元珠。跟着一缕辣椒,向村南的山路走去。雁过带来金色的阳光,草木变黄,山沟温暖。花椒是一个散落在山里的野孩子,挥舞着朱砂笔,在荒野中调皮地跑来跑去。秋风越凉,越是欢乐。它被涂在这里,涂在那里,使山野辉煌。

我记得,春天的四五月,爸妈上山种红薯苗。课间,我妈会掐花椒的芽,回家洗,拌盐香油,加粥,多吃一大碗。

我弟弟时不时胃疼。我妈说她吃了脏东西,肚子里有虫子。她把辣椒叶包在面糊里,放在油锅里炸,就成了辣椒鱼。椒鱼味道好极了,我和弟弟馋的时候就会假装肚子疼,骗妈妈给我们做饭。

辣椒的作用不仅仅在菜谱上,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夏天的时候,在麦缸和大米仓库里放几小袋辣椒,粮食就不会生虫了。冬天洗脚,用辣椒泡脚,感觉很舒服。妈妈牙疼得很厉害。每当牙疼的时候,她就拿两三颗花椒放在嘴里嚼。

据史书记载,花椒的正确位置不是餐桌,而是祭祀桌。古人认为香气是上天最好的礼物,而辣椒有独特的香味。楚辞中有:“辣椒,是香物,所以降灵。”

花椒,从寺庙走到厨房,必然是安全芬芳的,随意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论大小,都是活的,香的。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这样。就像花椒,顺其自然,活一季,闻一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