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的岁月 |投稿来源: 达选正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也许人到中年就爱怀旧。刚过完年,眼见离春节越来越近,可我们的脑海里却闪现着年轻时过年的场景。

年轻的时候,春节有一双新鞋和一件新衣服是最大的幸福。兄弟四个,过年妈妈穿新衣服新鞋都不容易。对母亲的回忆,让我们过年能有新鞋新衣服穿,总是在下雨天把破旧衣服上拆下的布头上浆,用它们打附鞋面,晚上总是用麻拧线收鞋底。好像除了白天上班,其他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被准备过年占据了!

经过无数天的耐心和奋斗,临近春节的时候,我们都会看到妈妈把我们的新鞋放在康的墙角。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妈妈让我试穿最后一双新鞋的场景:我坐在凳子上,穿上鞋子。我妈先轻轻抬起一只脚左右看,再抬起另一只脚仔细看,然后让我站起来试着走两步,再前后左右绕着我转,然后蹲下来用手在鞋面上按捏。她像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样仔细看了看,最后问我:”当然我的回答总是一样:“很合身!”

有了过年的新鞋,就要准备新衣服,准备新衣服的艰辛和烦恼不亚于做鞋子。记得做衣服用的布叫“华达呢”,颜色一直是紫蓝色和深灰色,大部分是紫蓝色的,在我们公社供销社买的。但是买布有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票不够。因为布,像烟草、酒、糖、茶等。,都属于国家的供不应求,而且都是定量供应,而且都是靠票供应,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一般家庭,成年人很多年都不愿意买新衣服,用省下来的布票给孩子做新衣服。

每年年底大队和制作队按人口发放布票后,父母都很不解,因为发给全家的票不够给四兄弟做衣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走访每个家庭,看看哪些孩子没有做新衣服,给我们额外的布票。在失去了无数的笑脸,说了无数的好话之后,我们总能在春节的时候尽力给我们买一套新衣服。我无法想象我妈花了多长时间学会剪衣服,缝衣服!反正经过“咔嗒咔嗒……”脚踏缝纫机的许多不眠之夜,新的一年我们都会有新衣服穿。

近40年来,往事如烟。今年是我和妻子49岁的马年。在外地工作的大儿子已经汇了1000块钱,让我们买件像样的衣服过年穿。说实话,我们已经买了过年的新衣服,儿子给的1000块钱成了我们额外的幸福!

那些岁月,我们的岁月,真的是今天无法比拟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