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桕旧事 作家: 陈七一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农村有很多乌桕树,在村口、缓坡、溪边随意生,远近皆成林。

乌桕的叶子像杏叶,叶子蜡质,比杏叶还厚。盛夏,乌桕树冠下,阳光掩映。农民们一直到中午,在树下吃东西,享受凉爽。下午,村里的女人们聚集在树下,一边做女人的红,一边做李家的父母的短,以便永远卖下去。偶尔花粉落下,人们发现乌桕又开花了,黄绿色的穗状花序并不令人印象深刻。它隐藏在一片茂密的绿色中时更加不显眼。

淘气的孩子不怕热。他们经常晒出疖子,但没关系。他们会爬上乌桕树,摘下嫩叶,直接贴在疮面上,半天就会化脓肿胀。有的时候,他们伸手摘叶子的时候,会被藏在叶子后面的辣椒蛰到,灼痛无比。可以说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不过没关系,他们经常找袭击者,把他们切开,捣碎他们的绿色经脉,敷在被蛰的地方,疼痛就消失了。我们找不到辣椒了。他们就地拌上泥巴涂在被蛰的地方,效果好像还不错。

张裁缝经常来乌桕树下做裁缝。他以前是苏州的一个大学老师,但是被委派到这里来了。因为不会干农活,所以选择了自己家的手艺,穿针引线,给别人做衣服。他谦虚而聪明,他对这种情况很满意,所以他很快就认识了世界上的村民。村学缺老师的时候,村里人知道他有知识就推荐他,他不服。他说老师很正派,他的知识就像乌桕一样有毒,只能烂在肚子里。如果教他,他会错的。

他没有妻子,没有孩子,一个人住在一个干净的房间里。脚踩在摇臂上,布在他手底下渐渐成型。他笑了,仿佛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一个男人来了,边工作边说男人之间的事。当一个女人来的时候,他会讲一些微妙的笑话或轶事,他们会张大嘴巴盯着看或者傻笑,直到弯下腰。有小孩,有老男人,有老女人,他能让他们喜欢他。他不是装的,脾气很开放,能包容很多人很多事。

还有一个慈祥的婆婆,慈祥的看着他。他察觉到了,但没有抬头继续缝。婆婆说:“小张你不要老婆?”老太太正要说是谁。他怕伤了女方的心,说:“我有老婆。”求婚的婆婆同情地叹了口气:“唉,这孩子受苦了!”溜掉了。他一直很干净,喝水,干活,屋外有个小火炉。

山菊花开的时候,村民们不再去乌桕树下,但张裁缝经常来。他穿着整洁的米色长袍,脚上穿着圆口布鞋,双手背在背上。他沐浴在深秋温暖的阳光下,一边细看乌桕叶,先青后紫,再紫后红,一边轻声吟唱。我只记得那些悲伤的句子,像初冬的霜,让人想哭。乌桕几经红绿,裁缝张渐渐老去,发间隐着银光,似烟似灰。叶萍荒芜了,秋天有冰冷的橘子柚和老梧桐。

村外有一条古驿道。驿道上有座残桥。桥旁边有一棵乌桕树。每年初冬,树叶飘落,枝干枯槁,生机盎然,美轮美奂,雪白的叶子上挂满了枝头。西方寒鸦阵阵,以它为食,人们并不感到惊讶。每到冬天,道路繁忙。总有一些陌生人来。一类人在村里租房。他们来挖牡丹皮,做出来买。另一种人来村里买种子,或者一两个人,或者三五个人。他们推着独轮车,就像水浒传中智取出生阶级的场景。牡丹皮是中药,清热凉血,活血化瘀。它们被用来制作蜡。石蜡之前有蜡,石蜡是制作蜡烛、肥皂、蜡纸的材料。从板栗核中提取的油用作油漆和墨水,残渣用作肥料。

大学毕业后,我远离家乡。回家的时候,张裁缝已经走了。他住的房子里堆满了杂物,布满了灰尘。就是霜红的时候,红叶在微寒的风中翻身,偶尔落下,像是叹息。这时树下没有人来乌桕,有鸡路过,被风吹翻了鸡毛,吓得咯咯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