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特 ,投稿来源: 王霁良 [文集]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浑黄的水头像女人每年的月经血一样及时,可是那年春天为什么这么大?就像久违的童贞,你得找条河发泄。整个河床是一片液体平原。阳光照耀着密集的层层波浪,就连天空也像浩瀚的海洋一样流动……

父亲讲黄河泛滥的故事时,我是众多听众中最年轻的,刚刚进入小学。父亲刚从河边回来,刚得知这个故事,因为它生动传神,我年轻的记忆很深。但那时候我还没见过黄河,我很好奇那会是一场怎样的洪水!伴随着雷鸣般的震灾,巨大的水头卷起二滩,在岸头隆隆破浪,考验着鲁西南的黄河大堤。“——有洪水!”惊慌失措的人们奔向大堤和救生平台。大水在漩涡里冲下土坯墙,把老房子像劈柴垛一样塌了,冲走了几十条来不及上岸的鱼和乌龟。远处那排榆树裸露的树顶像一簇簇灌木、木板、树枝和劈柴一样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

我父亲做了十多年的村干部。当时他还年轻。他的上级一有挖河的任务,他就领导工作,几百个民工都在他的调度指挥下。他的故事是由鄄城黄河边一个姓徐的村支书讲的,是前年发生在他们村的真实故事。我在这里再讲一遍这个故事,自然增加了很多我能想象到的成分。当然也不全是想象。后来开车去鄄城看黄河,停了车,沿着大堤溜达。风不大,但空气中似乎有很大的阻力。这条河仍然很宽。夕阳下坐在沙滩上,看着夕阳洒下菠萝色的光华,河水真的很壮丽。

几十年前没有那样的洪水。当时不知道淹死了多少人,倒塌了多少房子。我父亲是这样讲这个故事的。有一对年轻夫妇。年轻的父亲和母亲紧紧地抱着两个孩子,用一个厚厚的碗拥抱着一根横梁,顺流而下。一位老太太坐在漂浮的麦秸垛上,大声喊道。麦秸垛越冲越小,漂向河中心。大水上来的时候,太原老太太被儿子扶了起来。她以为在麦秸垛上是安全的,但是水继续汹涌,冲走了麦秸垛,却伤了母亲的生命。老太太为土地哭泣的声音消失了。麦秸垛散落成一滩打着旋的浮草,漂来漂去。

两个孩子,一个十一岁,一个九岁,抱不住木头哭了。冰冷湍急的河水像利剑一样切割着四肢,波浪一个接一个地缠绕着。有漩涡,木头翻卷。两个孩子翻来覆去掉进水里,一次又一次被拉上来。父母要抱儿子是管不了木头的。木头旋转,不时把人扔出去。大堤上有人跟着他们往下游跑。堤坝像水面上的短墙一样短。他们用绳子大喊。因为距离远,他们根本帮不上忙。他们看着四个黑点一会变成三个,一会变成两个。相反,木头不能依靠海岸。

“全家都要毁了……”抗洪累得筋疲力尽的男人仰天叹了口气。他还没叹完气,就看到那个女人侧身把她的两个儿子推下了树林,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 ——”女人尖叫了一声。那人大声尖叫:“该死!你残忍到杀大小,2小时?”

女人没有回嘴,让他骂得不像话。当她游到浅滩时,她看着从树林另一端跌跌撞撞跑过来的丈夫。她瑟瑟发抖,像母鸡落地抖绳子,抖掉脸上滴下的水和眼泪,用拳头堵住嘴巴,又哭又咳:“/[/K .我只能照顾我的主,生下你!”

两个恶业人嚎啕大哭,依偎在一起。

那年春天,淹死了十多人,第二个男孩的坟墓埋在二滩。大儿子的尸体一直没找到。时间就像一桶水。如果他们在这里,他们会有孙子。坐在河堤上,仿佛听到他们在招呼你,仿佛还站在河边玩耍,背着用草茎串在一起的小鱼,交替落下双脚,在脚底摩擦裸露的脚背……

徐志书带大家参观了河岸。他一讲完故事,一进村子,就举起手指着面前十几米外的一个村妇说,“嗯,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把儿子推下了河。看规模大。是不是像中秋节的大月亮?它能生出好孩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