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灯笼 :文章作者: 曹含清.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每当想起家乡的纸灯笼,一群孩子提着纸灯笼在街上嬉笑打闹的场景就浮现在脑海里。

年轻的时候,春节过后,我们期待着元宵节。农历正月十三,老石骑着装满五颜六色纸灯笼的三轮车去市场上卖。他做的灯笼精致而坚固。大多数村民会花几毛钱给孩子买个纸灯笼,让孩子正月十五在街上摸纸灯笼。摸灯笼是我家乡的一个古老习俗。元宵节晚上,孩子们提着纸灯笼在街上闲逛,互相碰撞,看谁的灯笼强,谁的眼睛快。

那天晚上,夜幕降临后,家家户户门口都亮着萝卜灯。萝卜灯是白萝卜切的,形状像灯,顶部挖空,里面放棉油和灯芯。大人说元宵节点萝卜灯可以驱邪保平安。

孩子们吃完饺子,赶紧点上红蜡烛,放在纸灯笼里,然后拿起亮晶晶的灯笼跑到街上。大多数村民上街看灯。据说看灯光会让日子过得很红火,充满光和温暖。

明亮的纸灯笼在街巷里闪烁流动,街巷就像繁星璀璨的银河。我拿着纸灯笼在街上跑,前面有很多五颜六色的纸灯笼。形状有圆形、方形、蝴蝶形和莲花形。颜色有红色、黄色、绿色和紫色。灯笼的纸上画着人、花、鸟或十二生肖。

一个小朋友拿着纸灯笼闪到我面前说:“嘿,我们来摸摸灯笼。”我指着他的纸灯笼说:“好的。”我们一起哭了“元宵节,元宵节,灯笼坏了,回家睡觉!”话音刚落,我们上前一步。两个纸灯笼摇摇摆摆地撞在一起,却看到它们剧烈地颤抖着,左右倾斜,但里面的红烛还亮着。接下来我们就打几个回合,直到一方纸灯笼红烛熄灭或者严重损坏,决定胜负。然后输的人关灯,赢的人继续找对手挑战。

满月越爬越高,昏暗寒冷的月光沐浴着生机勃勃的村庄。深夜,街上几乎没有纸灯笼。当大街小巷只剩下两盏纸灯笼的时候,人们围着他们,吹口哨,制造噪音,看着他们打架。

我大一点的时候,元宵节的时候爸妈就不再给我买纸灯笼了。纸灯笼似乎只属于遥远的童年,只属于家乡富饶的热土。

后来,老石病死了。他的儿子宁愿离开家乡去城里的工厂工作,也不愿继承父亲制作纸灯笼的手艺。纸灯笼在家乡的集市上消失了,正月十五摸灯笼的习俗也完全没有了。

我经常想起我家乡的纸灯笼。纸灯笼的光经常照亮我的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