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玛拉蛋糕 |学者: 梁浩朵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小学回家的路上,总是盼着堵车。只要有堵车,我妈就要开车绕过立交桥。在立交桥的拐角处,在一个小而不显眼的角落里,有一个满头银发、蓝布黑裤、黄色塑料凉鞋的老人。

每天早上,他都会拿起两个装满甜酒的簸箕,然后在那里等着。老人的生意似乎不好。只要堵车经过那里,他总会看到他还有很多卖不出去的甜酒,麻辣糕,堆在一起的碗,静静地躺在簸箕里。老人也是一样,只是坐在地上躺着的杆子上,不喊,不喜欢和旁边的人说话。有人路过看着他,他抬头笑着问,要不要?很好吃!

他只在春夏秋卖麻辣糕。可能冬天比较冷,不好发酵,麻辣饼容易变硬,很难进口。老人的马拉饼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很多地方的麻辣糕都是先煮到一个大盘子里,然后切成小块。而且老人的麻辣糕很精致,是用手掌大小的深褐色小瓷碗煮的,一个饼算一个。

他做的麻辣饼很厚,还略带甜味。肉眼看,每一个小洞都发酵均匀。咬下去,密密麻麻,细腻有弹性,能让口腔咀嚼一阵子,而不是像其他地方的麻辣糕一样蓬松变软,里面充满了大量的空气。

最让我不寻常也最难忘的是老人的麻辣饼带有淡淡的酒香。虽然当时他还年轻,但是麻辣糕里的酒香恰到好处,就那么一点点,不算浓郁,还伴随着醉人的香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能喝酒,也不能尝试轻易喝酒,对一些用酒精煮的食物还是有特别的亲和力。

妈妈肯定也爱吃老人卖的麻辣糕,不然她从来不允许我们吃零食,但是她路过那里的时候会主动买两三个蛋糕破例让我们馋!

后来去的地方越来越多,很多珍贵的回忆都被遗忘了,包括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甜酒,麻辣糕。我似乎再也记不起把麻辣烫蛋糕送进嘴里的感觉了。我只能用文字和近乎完美的文字来描述,脑子里有着执着的偏好。虽然我知道它真的很好吃,但我已经忘记了它真的在我嘴里张开的感觉。

我曾多次幻想过,如果能再吃一次老人的麻辣糕,哪怕是唯一的一个,我也一定要认真品尝,长期保持它的味道。然而,拐角处那个瘦弱孤独的身影早已消失。还是找不到难忘的味道……

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出现。我曾亲自告别亲人,目送挚友离家远去,也从未有时间感谢我的路过,感谢给我温暖的陌生人。如果我们早点明白一些道理,我们就可以无悔地拥抱生活中这些珍贵的东西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