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油炸紫苑 ,作家: 晓亮文苑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到了腊月底,也就是腊月二十八九,家家户户都在炒元子。这是鄂东流行的习俗。主要有紫苑小麦粉、紫苑糯米粉和调元子。对了,炒鱼翅鱼骨,就是把鱼翅鱼骨和面粉混合,放在油锅里炒。还炒了一些麻花合页之类的糕点。

我记得我童年的母亲在平常的日子里准备为各种各样的紫苑制作材料。如糯米、红薯、面粉等秋天要准备好。妈妈是个聪明能干的人,对于自己每年要炒什么元,要用多少料,早就有了规划。冬天准备糯米粉和地瓜粉,晴天拿出来晒太阳,晒干消毒,然后密封在陶罐里。

我们家每年腊月二十八爆紫苑。我妈告诉我,是我们的祖先从江西或四川迁移到湖北,定居在大别山脚下。根据我们祖先的传说,我们来到这里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所以我们决定庆祝农历新年和崇拜我们的祖先。所以有必要提前一天炒紫苑,为第二天过年做准备。如果腊月是小月,只有二十九天,那么腊月二十七就炒元子,腊月二十八就过年。

我小时候总是比别人家提前过年。所以元子是过年前一天炒的。

这一天,妈妈天不亮就起床了。她正忙着做许多事情,首先是搅拌面粉。当时没有发酵粉、膨胀剂等化学添加剂。只能先把面粉调好,让它自然发酵。这就需要妈妈早起去做。

祖父天亮后起床了。他还在灶前,准备劈柴,把火留在灶前,让灶里的火旺起来。

当我起床时,一大锅红薯已经在大铁锅里蒸熟了。妈妈把一个接一个的红薯去皮,然后放在瓦罐里,加一些面粉,揉一揉,捏在手里粘一粘。

妈妈把揉成团的红薯面递给爸爸和哥哥,让他们把它揉成圆圆的饺子,也叫邵。他们把揉好的饺子放在桌子上的簸箕里。我刚好有桌面的高度,所以在大人不看的时候,我会点一下桌面。只要我的手够得着,跳紫苑就会崩溃。

妈妈在炉子上忙着。她把食用油倒进锅里,一大锅油就着了火。妈妈匆忙从厨房出来,拿着簸箕。当她看到簸箕里的条子时,它又圆又平。突然她大怒,大声问:“是谁干的?啊,我知道,不是别人,是你!”她指着我。我看到妈妈的愤怒,慌慌张张地点了点头。“好了,你按下泄气的元,你吃。”妈妈说。我赶紧点头:“我吃。我做了个记号。”妈妈无奈的笑了笑,只好拿了进去,放在煎锅里煎。我跟在妈妈身后,进了厨房。看到油锅里的种子翻滚,发出“咝咝”的声音。皮肤焦黄色的时候,我妈用大铁勺把它捡起来,倒进一个空盆子里。妈妈拿了一双筷子,把我压下去的几个坚果放在碗里,递给我说:“到外面去,别把手脚挡在这里。小心,别烧着了。给你妹妹一个,别一个人。”我拿起碗就跑。调元子香甜可口,外嫩内嫩。刚从煎锅里出来,嘴巴有点烫。

按照我妈的话,我往我姐嘴里塞了一分钱。妹妹立刻被烫伤了“哇”哭了。我妈从厨房里跳出来,从我手里抢过筷子说,“你真辣,能吃吗?”她匆忙拿起一碗冷水,给妹妹咳嗽。我咕哝着:“你是个窝头。你知道你刚从油锅里出来想让我吃。”妈妈看着我说:“等一下,我给你收拾。”我知道我又有麻烦了。趁我妈不注意,我抓了几个坚果就跑了。

我去外面和我的朋友玩。这时朋友们从家里出来,手里拿着炸面水饺、苦水饺、麻花之类的。大家互相交换食物,这在平时是很少见的。

在外面玩了一会,跑回家偷偷溜进厨房。我看到了妈妈忙碌的身影和装满锅的小麦面饺子。我踮起脚,伸手去拿一些面粉饺子。然而被我妈发现了。妈妈说:“吃吧,大方的吃。你为什么偷偷摸摸的?像小偷一样!”她拿起一个小麦面饺子对我说:“拿去吧。等一下,有脆皮鱼,油炸水果,麻花。你还想吃吗?”

我怯生生的接过来点点头:“还在吃。”转身把小麦粉紫苑递给你妹妹。她摇摇头,挥挥手,拒绝吃我给她的东西。

妈妈说的脆鱼,就是在剁鱼泥的时候,把掉下来的鱼骨、鱼头、鱼翅,拌上淀粉,放在油锅里炸。炸鱼骨、鱼头、鱼翅烧黄。咬在嘴里又香又脆。它们和骨头一起被咀嚼,然后被吃掉。

我妈说炒水果的时候,面粉搅拌的时候放点红糖进去,揉成面团,用擀面杖擀,用刀画成长方形,用粗小指切成条状。然后,在煎锅里煎。从油锅里出来之后,就变成了长方形的物体,一个个,金黄酥脆。

我妈说麻花的时候,我看到我爸把它当炸果面,搓成圆条。他用手截取一段,交叉,反复搅拌,形成三列。我妈用煎锅煎了一下,就成了麻花。

还有一个合页,是用油条卷成一个薄薄的面。哥哥用刀在我的薄面上切成三角形、菱形、不规则形,放在油锅里炸,每个角都变成合页状。

这一天,大人从早忙到晚。每个人都尝各种油炸食品,所以停止烹饪。我进进出出,一会儿抓住这个,一会儿抓住那个。嘴里有股油味,饿不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