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茶馆 网友: 山人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家乡的小镇日新月异,记忆中的旧场景已经淹没在嘈杂的电子音乐和明亮的霓虹灯中。青砖灰瓦的老店,打磨的青石板路,“虎炉”整天冒着火气,热闹的老茶馆,都成了童年记忆中最珍贵的场景。

那个时尚年轻,每天背着一个军绿色帆布包“”,一定要路过街上的茶馆。茶馆不大,大概可以放三四张桌子,街面可以放两三张小桌子和几把竹椅。斑驳的墙上,可以辨出往年留下的红色标语。清晨,茶馆是市场上最热的地方。四乡八里的客人提着篮子或者挑着担子,家里装着一些时令蔬菜或者鲜鱼,拿到茶楼对面的菜市场去卖。不一会儿,他满脸笑容,手里拿着几张皱巴巴的钞票,数了一遍又一遍,踱向茶馆。

茶馆前有几把黄布竹伞。雨伞下有热柴火馄饨,油锅里滚着的金黄油条,香喷喷的炒臭干,抽屉里还放着白肉包子,油纸包着的兰豆花生……三五个食客坐下,或者叫一碗馄饨去拿油条,或者拿着两大包鲜肉过来,张开双臂,还有三两个酒客从菜市场门口的酒坛里打来电话。他们在茶楼前坐下,点了一盘炸的臭干,放了点鲜辣酱,然后拿了一包兰豆回来,轻松悠闲。几个老朋友批判自己的生活和过去,谈笑风生的神态,只有《西游记》里神仙喝酒的镜头才能媲美。年轻的时候,每次路过都要咽下口水,幻想自己能快点老去,同桌而坐。

有时候我很幸运能在同一个村子里遇到自己家的老人。我聪明的嘴甜,我的舌头卷,所以我总是可以得到我祖父的奖励。一根油条或者一把兰花豆总能满足我小时候的味蕾。满手的油舍不得擦掉,大部分都在我头上。现在看来难以理解。

茶馆说书人每天只在九点半说话。平时上学比较早,只有周末偶尔去逛逛市场才能看到他的脸。我记得他不高,五十多岁,脸很瘦。与穿长袍的电视故事讲述者不同,他们总是穿着干净的蓝色卡其布束腰外衣,手里拿着一把纸扇,餐桌旁有一个惊喜大厅。他站在茶楼正厅,声音清亮,却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抑扬顿挫地讲着隋唐英雄》、《水浒传》、《西游记》等等。偶尔听到几段不是很好记的话,但是不完整。我一开口就记得茶馆总是爆满,大碗茶汤微黄,嘴里喝着总解渴。讲故事的时候茶馆很安静,只剩下一个经营大厅的服务员时不时给喝茶的人加水。当时我很着迷,但也很不解。工匠不用看书,但他讲故事自然流畅,每个人物都那么生动,他总是梦见“晚上戴着一顶紫金冠,手里拿着亮银枪的白袍少年乔罗成和黑面校园的韦赤红…/[

时间在徘徊,几十年过去了。记忆中的茶馆承载着我童年的幻想。在业余时间,我也会泡一杯春茶。茶汤虽然远比记忆中的大碗茶清澈,但远不如家乡的大碗茶有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