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新年味道 ,文章来源: 姚良建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微寒,重寒,过年杀猪……”,季节匆匆,不知不觉又是新的一年。“过年——”小时候一进腊月就忍不住跳起来大喊这句话。我想感受善良和怀旧。

小时候觉得很开心,很新鲜。我一进入腊月,大人们就开始忙碌起来,杀猪宰羊,煮肉蒸馒头,做年糕,挂灯挂色,求神扫屋……。孩子不能袖手旁观而无所事事。当他们从学校回家时,他们不得不扔掉书包,为父母烧一把火。虽然累,但是很开心。我不仅能饱餐自己的滑嫩豆腐,还能品尝到香喷喷的猪肉。我还可以吃白面馍、枣卷、豆包等。,平时很少吃。当然我妈也会把豆腐渣蒸成饼。第一个过年会吃黑面(麦麸筛选出来的面),里面塞着白菜干和豆腐。虽然石油明星不多,反正也不再是一日三餐的咸菜了。在我心里叫美。

农历十二月,我通常睡得很晚,所以父母应该仔细清点一年的收入。看怎么花。过年应该给老人买什么?买多少鞭炮?孩子们的压岁钱给了多少?这些都必须提前规划,精心计算。经常听爸妈讨论怎么花钱,不知不觉就幸福的睡着了。醒来后经常看到妈妈还穿着鞋底,在昏暗的灯光下缝衣服,钉扣子,飞针。

除夕之夜,吃了一年盼望已久的肉的饺子,飞快地跑到新年期间只有街灯亮着的街上。这时,我的朋友们齐声走了出来。你点一脚,我放一个长鞭炮,看看谁的枪最多,谁的鞭子最响!只有回家晚了,才能有理有据,有理有据。

最开心的是过年。一家人早起,都要给奶奶叔叔阿姨叔叔磕头,然后全家去给长辈和村民拜年。他们当然会给花生、糖果、玩具或者三五毛钱的压岁钱,有时候还会给孩子一个小吊“机鞭”。我们永远幸福!孩子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地穿着新衣服戴着新帽子,在大人身后跑来跑去嬉闹……。有一年春节,朋友们都是一样颜色的新衣服,但都是我哥穿过的二手衣服,被拆开翻新,面对面缝“。为此我气急败坏的跑回家,说不出的开始和我妈搅刁,很久不吃不喝不哭。

在城市里呆久了,渐渐的失去了很多留恋。但是,我能真切地记得家乡的新年,我有难以割舍的感情。一年的浓浓味道,红色的灯光,乡村的特别热闹和节日,总让人为之担忧,魂不守舍。在我的记忆里,童年的过年不仅仅是穿新衣服,戴新帽子,吃饺子,放鞭炮……,更是农村传统而隆重的新年习俗。看着大年初一的清晨,熙熙攘攘的人群,有说有笑,大街上浩浩荡荡的“步行节”非常热闹壮观,这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是很难看到的。

时光飞逝,时光飞逝。我一辈子受苦的父母大部分都死了,再也享受不到芝麻开花的生活了。以前的朋友都到了“ ”岁。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衣食住行都在不断变化和改善。现在农村过年,不用磨米做豆腐;父母不必为家里的衣食而皱眉叹息;家家户户不再蒸枣馍,杀猪过年,“自力更生”忙着赶过年;现在的村民和城里人一样,兴高采烈的拿出积攒的车票或者用卡划一下,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击鼓、荡秋千、舞龙舞狮等喜庆场面少之又少,传统习俗也越来越简单正式。看着到处都是喜庆繁华的街巷,看着市场上五颜六色眼花缭乱的时尚年货,看着人们脸上荡漾的喜悦,听着彼此叫卖的跌宕起伏和欢快舒适“春节音乐”,快乐和喜悦无处不在……现在元旦

春节是岁月的驿站。无论山有多长,路有多远,流浪的流浪者总要奔回梦想的故乡,让孤独的灵魂享受家的温暖;让久违的亲情,友情,爱情走到一起。春节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情结,它影响着我们的一生。世事变迁,时代变迁,村庄依旧,乡愁依旧。只是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让我再也找不到家乡从前的样子了。小时候过年的场景,成了永恒的回忆,美好的怀念!在享受幸福新生活的同时,要懂得努力,懂得珍惜。我觉得,春节过后,是时候下大力气鞭策驰骋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