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精灵 作家: 河畔青杨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我不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但我向往一切的完美,尤其是所有能引起感官颤抖和思考的外在。多年平淡的生活并没有抹去我太多的童心。我还是喜欢用普通人不太懂的眼神和思维去看待和理解身边的事情。

秋天,是的,这是秋天,也是这里可能会持续下雨的季节。燥热的夏天渐渐远去,秋天的小院清凉,母亲的秋菊也及时打芽。我妈妈是一个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人,但她喜欢花和植物。这些花很常见,大多是从附近移植过来的。

比起那些不贵但盛开时也很鲜艳的花草,我妈的养花设备有点寒酸。比如韭菜兰的锅种在一个废弃的小桶里,叶子很厚的玻璃很脆。看着真的很不雅观,于是一边逛街,一边买了几个花盆,虽然都是便宜的塑料花盆,但是比起我妈的旧锅碗瓢盆。

我买了花盆,在一个休息日,我和妈妈工作了很久,把所有的花草都移植到新花盆里。秋天不是移植和种植的季节,但所有的花草都很刺鼻,似乎不受影响。所有的植物都活得很好。

其中有一盆不能命名的花,小小的棕榈般的叶子,绿色的枝条,一簇簇红色的花,非常漂亮。这朵花,如果不太冷,似乎一年到头都在开花。真的很喜欢。我真的想把它搬到我的房间。只是妈妈养的花,放在院子里装饰院子。另外,这种花也喜欢阳光。如果只是放在我房间里,就有点委屈了。

但是我还有一点爱。我听我妈说这花可以剪,就赶紧找了个平底大嘴的小花盆,灌满土浇上水,从我妈茂盛的花枝上剪下一朵,上面有四五片叶子,就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小花放在我窗外的窗台上。

前几天每天给小花浇水,服务员都很细心,但是小花好像越来越没精神了。妈妈说新种的树枝不要暴晒,我就把小花盆搬到外面,放在其他花草的阴影里。几天后,花的小枝叶恢复了正常的颜色。后来工作忙,把小花忘了。

说来惭愧,忘了小花快一个月了。当我又想起来了,把目光从花草的树荫下移开时,小花的顶端跳出了一个牙签粗细的手柄。在手柄的顶部,有一束小花蕾。我数了数,有五六个小芽。我心里一亮,赶紧把小花盆搬到我的窗台上。

妈妈说:“你还有花。如果我没有经常给它们浇水,你的花就会因干旱而枯死。”我心虚地笑了笑,只说我给它浇过水,然后仔细端详我的盆花。

它是一朵小花,但它太小了,甚至花柄也只有十厘米高。土旁边的两片枯黄的叶子已经被我摘下来了,剩下的叶子很健康,很绿,都是明艳的,向四面八方张开,棕榈般的斜展,像是一颗宽广无邪的心。花柄顶部的每一个小蕾都有一个较细的手柄与母柄相连,比例匀称,排列成一个圆圈,像一把小伞,手柄和蒲公英种子头上的绒毛,以最完美的姿态组合成一个整体,而小蕾的顶部是淡淡的红色,真的很可爱。

这一次,我确实记得照看小花。虽然不经常,但是两三天就要给它们浇一次水,然后就正常工休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秋收的临近,家乡的雨季来了,秋雨连绵十几天。

我记得窗台上的花。外面一直在下雨。也许我们应该把花搬到室内。我打开透明的窗户,看到小花的绿叶在雨中似乎更绿了,每片叶子的绿色似乎都在叶面上跳动。这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生活,一种智慧的生活。看到小花如此清新翠绿,我的心灵动了,我放弃了把花搬进房子的想法。

又是几天的秋雨,我还是每天早上起床,洗漱穿衣,打伞上班。

突然有一天,中午回来,看到窗台上有一个亮点。宽大的窗台上,有一抹亮红色像精灵一样闪烁着,瞬间把整个窗台都复活了。

我知道红色有很多种颜色,但我的小花如此鲜艳夺目,以至于我一时想不起该叫它什么。是一种比桃深,比玫瑰浅的红色。让我叫她深粉色。为了能在雨里瞥见暗粉色的小精灵,我赶紧合上伞,推开门,两步走到窗前,推开玻璃,一个有着两个娇艳笑脸的大碗花盆出现在我眼前。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于是睁开眼睛,和花盆一起享受视觉盛宴,生怕错过盆栽的一柄一叶。窗外还在下雨,但是比以前小了一点。雨水不时飘到窗台上。我额头上的头发有点湿。我看不到头发被雨水弄脏了,但我觉得头发上应该有细细密密的水珠,因为伸在我面前的红色花瓣又亮又亮,大大小小的水珠在花瓣的红色背景上闪烁。透明的水滴折射出天光,不时聚在一起,颤动然后轻轻。

伴随着花与雨,光与色的交融,让这小小的花看起来像一个一尘不染的精灵,而我也进入了一个缥缈的世界,思绪安静而悠长而遥远,幻想着自己也可能是一个误入世界的精灵,幻想着自己在这红尘之后会回归到原来的本真,像世界的开始,像一切都是平淡、无忧无虑、快乐的。

“穆,你怎么站在那里?你的衣服湿了!”我妈叫我吃饭。我明亮地看了看,又看了看嫣红,但还是没有放弃。我回过身,带上手机,对着雨中的精灵疯狂的一枪,近距离的俯视和仰视。拍完之后突然觉得俗气。漂亮的东西能被几张图留住吗?但这是我第一次养花。我投入感情,触动心灵。我总是要展示一些东西。活着的人都是庸俗的人,再俗气有什么不好?于是我把小花的照片放在了自己的空间相册里。然后纱窗关了,玻璃半闭着,窗外的雨小了很多。

一连好几天,我都会在业余时间流连在窗前,研究我喜欢的花。雨还在下,天空铅灰色,没有太大变化。我永远是一个精致的人,我喜欢雨,尤其是雨声激荡耳膜的时候,总给人一种聆听自然的纯粹美感。但是,我不喜欢黑暗的天空,沉闷、压抑、烦躁的心情似乎总是伴随着视觉中的阴霾,若无其事地冲击着灵魂。人就是这么矛盾,爱与不爱总是出乎意料的融合,根本没有剥离。好在这个雨季,窗台上有一抹嫣红。她就像夜空中一颗明亮的星星,平衡了我的雨季,点亮了我的心。

欢乐在这个雨季不知不觉中旅行,但事情总是出乎意料。也许这就是世界的常态。下了半个多月的雨,天放晴了。蔚蓝的天空,明亮的灯光,眼前的风景,也显示了在阳光下生活的艰辛和高昂的精神。然而,在本应充满幸福的阳光下,我的小花却出现了凋零的迹象。我说的衰败,不是指让我吃惊的花的衰败,而是整株植物的凋谢。窗台上,小花的图案和颜色很鲜艳,但很干。仅有的两片叶子发黄了。花的茎上没有新的分枝和芽,根也失去了原来健康的绿色。

我有点失落,想用各种方法挽回。但是,小华始终对我没有一点怜悯之心,依然一点点夺走了她的生命,就像完成使命后回到了天堂。她的态度仍然是如此亵渎。……我昏昏沉沉的,那种抓不住的感觉让我感到无力。我转身走了,好几天没再去看了。

繁华之后的孤独我无法接受,深爱之后的沉默我无法平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忙起来,不让自己看,不让自己思考,让时间冲淡所有感官的刺痛。世界上总是有太多的无力。我知道不一定是我的错,但我总是要学会接受和适应。

过了几天,当我再次停在窗前时,我看到花盆的土壤里只有一根枯枝,就像沙漠中的荒凉。我以为我可以平静下来,但我的心还是忍不住收紧。沉默了很久,我把花盆里剩下的枯枝拔了出来,然后找了个小铲子,在窗台外的土里挖了个小洞,把树枝放进去,用土填实。

我知道这不是花冢,而是爱和尊重。灵魂被抽离后,身体应该会回到原来的状态。我也知道,即使我不在乎她,她也会随着时间消失。所以我的安慰不是像花一样,而是深深的自我。

花儿没了,窗台空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想我会想念花,但我更在乎的是孤独的温暖和安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