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荣 、发稿人: 那年雪落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渡鹤影寒塘,冷月埋花魂。

这是《红楼梦》第七十六回的诗句。就那么几个字,路很清晰,很陌生

花有魂,诗有魂,雪有魂。

一大早,窗户被推开,但还是没有雪。暴雪关门,铺天盖地的抢购是一种奢侈。在雪原顶着风跋涉,在冰冻的干草堆里捡冰,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用小红泥加热器煮一杯雪。想想就美。时间那么慢,冬天那么长,古人更清闲。即使死藤老树昏鸦也能在孤独中找到诗意。

当时的庭院大多是用木棍、芦苇和植物秸秆围起来的,称为栅栏。静夜,犬吠。在远处徘徊,戴着帽子,披着麻纤维,带着北风回到了雪村。

特别记得那一年,雪大如毡,一场接一场,势如破竹。我还年轻,她正好赶上,穿着红色棉袄,脖子上围着绿色围巾。

她拉着架子车,去田里拉麦秆生火。我跟在后面,踩着车辙,走得又深又浅。当时真的很冷,连一只觅食的鸟都没有。

柴禾垛离村子有几千米远,到了就累死了。但是她没有把鞋子里的雪倒出来,她把一捆捆稻草装上车,我跑来跑去捡长长的冰块。

多年以后,我仍然记得在雪原跑步的情景。穿着厚厚的棉大衣,整个人又圆又重。一不小心摔倒了就再也不疼了,还会在雪地里打滚再爬起来。

当时太开心了。后来她早早结婚,我长大了。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像雪一样,飘散、消散、融化、遁入土壤,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