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荷塘详情 编辑: 北大荒耕夫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六月,一望无际的荷塘。

一阵狂风吹过高大婀娜的荷花,一路把花卷走。

闻香知美。红蜻蜓悠闲地飞翔,站在莲苞的尖角上,小憩片刻,垂下翅膀,垂下梦想;娇小的蓝色豆娘,成双成对,缠绵在绿色的荷叶上;蜜蜂必然会在盛开的莲核里钻来钻去,让它们沾满花粉,然后飞走,匆匆飞回来;最不安分的麻雀,叽叽喳喳,不懂得相爱,不懂得为对方而战,不懂得随意践踏,不懂得伤害花朵,不懂得掉落花瓣,不懂得让蜜蜂飞,让鱼跳;或者燕子深情,穿过杨柳,贴着涟漪清水,捉着飞虫,静静的,默默的爱着;一只甲虫死在荷叶上的一滴水里,很像一亿年后的琥珀。他们的故事可能会被封存起来,供人类猜测。

几条小锦鲤游到了荷花的底部,一只翠鸟像箭一样射进水里,引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刹那间,我飞回柳枝顶,拎着一条小鱼,拍打着翅膀,翘起尾巴,抖掉了所有的水珠。

不料,翠鸟打扰了邻居。一只刚从树洞里爬出来的星水牛还没准备好飞,一个筋斗惊到了它。它在空中向前翻滚,优雅地滑向一朵莲花。黑星水牛身上有白点,云隙里有一缕阳光。阳光下,长角星天牛像黑绸缎一样闪闪发光,摇动着长长的触角,在空中探索。探索什么,是荷花的香味吗?

在柳荫深处,两只蝉并不处于混乱的状态,各自栖息在一根树枝上,声音相连,声音清亮,蝉韵清晰。仔细想想,蝉蜕变土,荷花在肮脏的地方盛开,那么蝉和荷花的气息一定是相通的。蝉鸣声情并茂,夏朝荷花催开;秋天的黄昏促进了月光下的不眠之夜。

我一个人站在一个满是水的湖里的荷花旁边,头上顶着一片巨大的荷叶,香气扑鼻而来。我隔一段时间看一次。悬浮在清水绿叶之上的粉白雾蒙蒙的水汽,在生机勃勃的环境中突然散开,就像国画大师笔下的色粉画。我激动得举起相机,拍下荷塘的细节,剪成五颜六色的诗寄给你,问有同感的朋友:蝴蝶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