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走山路 ,网友: 无事一身轻ZHJ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这里盘山路很少,因为坝上地形比较平坦,叫‘秃平’,也叫‘看山死马’。大坝下面的山区有很多这样的山路。

清明节期间,大坝周围整个地区阳光充足,干燥。我的叔叔和哥哥们载着我和我叔叔去我父亲的家乡(坝下赤城县的一个小村庄)祭祖,那里有爷爷和曾祖父的坟墓。

上次去是20多年前。那时,我骑着自行车。我觉得这条路很难走。自行车骑不上山,推不动。下坡路太陡,骑不动。平坦的道路都是河湾。除了鹅卵石,水冲走了沙子。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这次担心车走不了山路,但是哥哥说现在的路和以前不一样了,可以放心走了。有时候要绕道。十到八英里对一辆汽车来说算不了什么。

我们早早起床,4点50分从固原开始走。我们一路上几乎感觉不到颠簸,早上7点就到了祖坟。一方面感叹现代交通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另一方面也发现道路与二十年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省道是柏油路,平坦宽阔,县道不用说也很好走,尤其是覆盖每一个村庄的水泥路,改变了小村庄在沟壑里只能赶着骡马甚至驴驮才能到达的艰难路况。

完成计划好的工作后,舅舅决定去他的老姐姐和我三姨家。村子离我们老家有两条路,一条是省道,大概90里,另一条离几个小村子大概60里。老家有个姐夫建议我们走小路,说都是水泥路面,好走。于是我们沿着每个村子的水泥路开着车穿过山沟。穿过几个自然村庄的汽车逐渐蜿蜒向高处。这是一座叫片梁的山,水泥路是按照盘山路设计修建的。每绕一个弯,海拔就会高十几米。这对我们这些来自坝上高原,习惯走相对平坦道路的人来说,是一个挑战。车子一上山坡,往下看,就是一个深谷。抬头望去,感觉离天空更近了一点,甚至有一种孤独的感觉充斥着我的胸膛。走到山脊顶上再看,你会有‘其他的山都在天底下出现矮子。’视觉和感觉。山脚下的村子很小,村边的驴马大如鞋底。蓝色的山路蜿蜒向下延伸,时而出现,时而消失。最低的县级公路纵向位于两排山脉之间,像一条黑线。汽车开始向下移动。所谓‘上山不看,下山不看’。看得出开车的弟弟很认真,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路上和方向盘上。我们到了山脚,进入了一个叫盘石堡的村子。直到这时,我们的弟弟笑了。他说这是他第一次走盘山路,刚才很紧张。

我们停下来下车解手。大叔说这样的山和村过去很多地方严重缺水。我特意问了一个过来询问饮用水情况的村民。村民们说,不缺水,只缺自来水,再也不用去几里外的泉水挑水了。从这位50多岁的村民的谈话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他喜欢将现在富裕的生活环境与过去温饱不足的生活状况进行比较。哥哥开玩笑说这个人很会‘追忆往事’。告别潘石堡村,我们的车正行驶在县级公路上。因为地势比较平坦,开车变得比较容易。在我们两代人和三个人的欢声笑语中,车子在柏油路上飞驰。看着两边的山,不禁想起刘禹锡的诗‘金钗配银钹,长刀短帽烧畲’,这是过去坝下山区农民落后生产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

我们很快就到达了这次旅行的目的地——三姑的家。三婶三叔对我们的热情极高。可见,老人不仅对我们的到来感到高兴,也有着所有空巢老人的孤独和无助。当然,这是全国农村普遍存在的问题,不是几个亲戚几天就能彻底解决的。

第二天我们踏上回家的路,弟弟打算走省道‘345’,然后走省道‘241’直接回固原。

穿过汤泉河大桥,我们首先到达白河湾南岸。观景台旁立着三块造型各异的艺术石碑,左边的大石头上刻着五个大字:‘汤泉河大桥’。中间的大石头上刻着范曾说的‘白河湾公园’几个字。起初,我以为范曾一定是市级或省级领导。回家后,我在电脑上通过百度了解到,范曾是一位伟大的书画大师。我为自己学识浅薄和知识匮乏感到羞愧。右边的大理石上刻着著名电视主持人赵忠祥的题字‘赤城风景优美’。抬头看上面的远方,仿古建筑的亭台楼阁,蜿蜒的台阶,寺庙,山上的四个红色大字‘碧水霞城’都在河对岸。我们再次上车,过桥,进入风景优美的停车场。停车场里停着十几辆车。

三个人沿着旅游路往山上走。他们走近的第一件东西是公园古色古香的建筑,蓝色和金色图案的红色大门建筑,大门前的大字是‘人间仙境’。走过门楼,回头看看背面写的字‘凌霄寺’。再往山上走,平坦的土地上有一个休闲的地方和健身器材。我们兄弟怕大叔年纪大了走不了路,就安排他随便走动。我们两兄弟一定要去高处的两个亭子,才能看到景区的全貌,看到这个叫下城的小镇的全貌。‘到达长城才算英雄’!

通往亭子的台阶两侧,灌木丛中盛开着粉色的花朵,给周围的黄色山坡带来了绚丽的春天。几个女游客站在花丛边用手机拍照,然后让我哥帮她们合影。看着他们在盛开的科巴那瓦里的笑容,我不禁想起了那首诗‘桃花相映’。灵机一动,我向这些女游客要了这朵小花的名字。当我从桃花那里得到答案时,我特别关注它,因为我的一个诗人朋友前几天写了一首关于张家口水母宫桃花盛开的美丽诗篇。

我和哥哥抬头看着凉亭横梁上画的画,是婆婆纹身、孟母三步走、她死和木兰从军的故事。哥哥说这些画讲的是二十四孝的故事。从两个亭子下来,我看到山坡后面有一棵茂密的松树,长满了绿色,让人尊重它们顽强的生命力。北面还有一个水池,在上面可以看到一群群红色的金鱼在水的上游。下到半坡向北拐,就到了一座寺庙门口,上面写着‘凌小观’。当我们看到有人在建造一个架子管时,我们没有进去。而是上去看看池子。该池由两个不同的池组成。下面池子里的水很浑浊,水的上游有几只鸭子。中间有个大坝。上池的水比较清澈,池边的石头上刻着‘放生池’。然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池子里会有成群的金鱼。我们玩得很开心,找到了叔叔,叔叔说我小时候这里只有进荒地,所以没有公园景点。三个人上车,往回走。

车在省道241上平稳行驶,我依然在看着路两边的村庄,不断捕捉着这二十年来一切可能展现人们繁华的变化。直到车进了龙门山隧道,我才意识到落后农村的巨大变化得益于道路的畅通和交通的便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