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骗了我婆婆 ,网络写手: 周金龙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我的岳母今年92岁,上个月底打电话来,说她要去三毛潇雅的老家住几天。我和妻子戴丽娜大喜过望。我们结婚快40年了,婆婆很少在我们家过夜。接到电话后,老婆喜出望外,马上让儿子开车从新坝秋登带奶奶去三毛。

婆婆身体硬朗,头上围着一条绿色的方巾。岁月的沧桑印在她苍老的脸上,牙龈脱落,口干舌燥,就像毕加索油画里的老妇人。说话要有很强的发音。这两年耳朵有点迟钝,记忆力下降。和往年相比,邻居在背后说她是老强盗,但我的脾气没有变。

婆婆成了我们家楼上真正的老太太。好在三楼前后有几百平米的平台,她也可以散散步,但是过了几天婆婆就嚷嚷着要回家。婆婆来这里不容易。为了让老人多呆几天,我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是安徽的联合大桥被一辆大卡车碾压了。现在桥梁重建,我暂时不能去新水坝。住三毛的话,政府每天可以给5元补贴。婆婆很乐意相信。她说政府真好。她住三毛的时候每天还有5块钱补贴。在街上摆摊卖菜的老大爷老奶奶,还不如我运气好。我住在你的桌子上,手里拿着碗和筷子,每天补贴收入5元。然后叫我马上打电话给新坝的小舅子,告诉她不回去了。为了装装样子和邻居串通好了,邻居经常来打听给婆婆补贴的事。婆婆总说政府真好。如果政府有困难,就不要发了。上海每个月还给我600块钱退休金。我有孝顺的孩子,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老婆婆虽然明显健忘,但每天都会把几十年前的往事重复几十遍。就像电视小品颜顺开给孙子讲粮票的故事一样,我们都耐心地听,为了让她老人家开心,我们时不时的附和她。

婆婆反复的往事,顶多是我失去的岳父。“上海老人退休,喜欢住三毛。你给他买好吃的,把烟放进他口袋”。是的,也许是因为公公有缘。我岳父在上海退休后,在家呆了几天,除了党员活动日。公公大病期间,恰逢扬中县建市桥开通。晚上三毛街人山人海,空无一人的街道,火红的树木银花,锣鼓喧天。我和老婆特意叫了一辆三轮车,帮公公绕着美人鱼广场转了半个小时,给他老人家一个分享和体验的机会

老人以自己是70年代大队贫协主任为荣,说当时的会议都是公社的拖拉机来来回回的开着,白天晚上要从三毛跑到丘登照顾三个未成年的孩子,第二天黎明前就去三毛听汇报,就像现在开着车和电动车出门一样。当年,早出晚归很难。现在是天堂。

她一遍又一遍地谈论的是她的两个孙子。她说大孙子考上了清华。当时大女婿家里穷,大孙子在三毛县。她存钱了。每次大孙子回家,她都会给他做好吃的,给他钱。她的小孙子小时候是她带大的。久而久之,当时的孙子已经长大,懂得孝顺奶奶。

现在婆婆90多岁了,还是不能为70岁的儿子操心。她说儿子负担重,她买了地盖房子。她还在长江花城买了两套房子。她甚至不能梦见她的儿子。她可怜继承风。

听她老人家唠叨,我想笑,想感动!再大的孩子,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孩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