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装猪往事 ,发表人: 桃李传来

  • A+
所属分类:悬疑故事

三四十年前,人们生活贫困,过年只能吃一顿半猪肉饭。当时的农村人,尤其是孩子,都热切地盼望着过年能得到一张猪卸货的照片,嘴里香,肚子里加点油和水。

在六七十年代的农村过年,每个有点能力的家庭都要买一个猪头和一个锅,这样家人才能真正吃上一顿饭过年。

一只猪卸载,一般20斤左右,大的30斤。猪头是猪卸粮的中流砥柱,其次是心、肝、肺、肚、大肠、四猪蹄、猪皮油、猪尾棒。我永远不会忘记,进入休整期后,父亲开始着手给家里弄一头猪。怎么让猪卸货?就是自己宰杀储备,或者在公社粮站点。当时过年的时候,猪都很紧张卸货。想买图,需要提前十天半预定,很多人只能走后门买。粮站负责卸猪的人很受欢迎,可以用农村话“捶腰”。

我们回忆一下我家杀猪拿货的故事。六七十年代,杀猪没有现在这么规范,农村家庭允许自己杀猪。因此,许多家庭要么自己杀猪,要么与邻居合伙杀猪,以此来保存货物供自己使用。1970年,我家养了一只280斤的大肥猪。由于当时家里八口人,买个小猪头过年是不够的。父亲为了让家人过上好的一年,不想把肥猪卖给公社粮站。腊月二十六,大哥、邻居等三四个劳力,把肥猪捆在一起,扛到借来的杀猪床上宰杀。父亲和大哥请来村里杀猪的专家,用刀割断猪的喉咙,放出猪血,收在猪床前的大盆里。大肥猪开始尖叫,挣扎着踢腿,慢慢地喘不过气来。然后把猪头切下来,开膛,把猪皮剃掉,取出心、肝、肺、肠、内脏和猪油,把猪蹄剁下来,把猪皮油刮掉。一个说这张图卖的货31斤。小时候时尚,听说有那么多猪肉吃,开心死了。

猪准备卸货,大人们忙着“突然”猪头。荣成方言“有一个突如其来的”猪头,就是把货物上的毛和杂质去掉,清洗去污。

猪头、猪蹄、猪尾都长满了浓密的黑发,尤其是猪耳朵、猪蹄等处的毛发,很难清洗干净。父兄,先用开水烫过猪头和猪蹄,再慢慢把表面的猪毛剪掉。难以摆脱的地方,把烙铁放在灶具的煤火里,用烙铁一点一点的烧。烙猪毛的时候,猪头叽叽喳喳香,一闻就流口水。猪毛洗净后,用大菜刀或斧头把猪头敲碎,用猪蹄洗净,等待下锅。

把猪头清理干净,再把大小猪的肠子和内脏清理干净。清洗猪的大肠和内脏是一项精细的工作,通常由母亲和姐妹来完成。他们拿一盆水,把又粗又长的肠子转来转去,洗干净,尽最大努力把臭味去掉。心、肝、肺、肚、猪油可以水洗几次。

花了很长时间。货物清洗干净后,要用大铁锅抽血去污。这时候父母会把锅里的水舀大部分,带很多柴火,拉风箱把水倒掉,把猪头放进锅里轻轻煮10—15分钟,然后捞出来,这样血渍就去掉了。冒险过的猪,表面会有血渍,要趁热洗。妈妈总是洗几次,直到确定没有死角。

做饭的时候,我妈把大锅刷干净,加了大半锅水,加了盐(当时没有味精),酱油,葱,姜,八角,陈皮等调料,慢慢把猪放进锅里,盖上木盖。然后,他拿来柴火,拉起风箱,开始烧火。水煮沸30分钟左右,要把容易煮熟的猪肝、猪心、猪肠等去掉。,不然就烂了。猪头要文火煮一个小时。猪油、隔断油、剃须油、水油。我家这头猪一下子能出90斤,我妈高兴极了,因为这油是大锅炼的,够家里三个月的食用油,可以弥补花生油的严重不足。胡猪头和精制猪油大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垂涎三尺,眼巴巴地围着锅转,希望快点煮好。我妈会捏一个小猪肠或者“肉枝(小块精制猪油)”给我吃。

刚出锅的猪正在脱货,浑身发抖,油乎乎的。我总是用嘴吮手指。但是,再馋,也只能等到年夜饭吃几小块了。妈妈也会把送来的几块切下来给爷爷奶奶和亲戚邻居。一双货发完,剩下的不多了。大年三十吃完饭,等干饭熟了,其他饭菜都炒好了,母亲就愿意切一盘,配几个猪肝、五花肉、口器之类的小菜。吃饭的时候每个人只能摊几块来满足自己的渴望。那时候因为穷,一年吃不了几顿猪肉饭。猪嘴坝子,白肉汤圆,肥猪肠成了我最爱吃的肉,但是红肉枣我没感冒。猪排、猪心、猪肚、猪肝等。,交付时只有一点珍贵。我妈总是为那一天留一天,以此作为第一个月游客最难吃的菜。

胡猪头是过去过年的传统习俗,有很浓的过年味道。现在有些农村人还保留着这个习惯。猪头的特殊经历和情感会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因为那是岁月的缠绵记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