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柴火 |本文投稿: 王双福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山村的冬夜来得早,来得也早,很安静。

几只泥泞的狗在远处吠叫,声音冷得发抖,使诺诺虚弱无力。

月亮高高挂在空中,又圆又白。

“爸爸,真好!月光下可以看到路!”我说。

“屁!三伏天能看到我们三里外!”爸爸生气道。

“天黑就好!”爸爸补充。

我不能再回答了。

其实我心里清楚,你要不要偷月亮!家里的稻草烧光了,半夜全家都要冻着!

刚出家门,一阵冷风翻云覆雨地钻进了我的脖子。

“咝——”,好冷啊!我赶紧把扣子系在棉袄的领子上,然后默默地走出栅栏门。

然后爸爸闪了出来。他俯下身子,把栅栏门拉了过来“哐当”。然后他把门框上的铁链绕着两扇门的鼻子转了两圈,然后返身引我上路。

实际上,这不是路,而是毛毛所有的绿草如茵的小路!

爸爸在前面,我在后面。

村子外面是一片田野。

那个黑色的大影子走得很快,像风一样,嗖嗖作响。如果一个小影子走不了几步,就必须冲一会儿才能摆脱它。除了月亮没人看到这两个影子。

爸爸手里拿着两条绳子,一条是厚厚的杀人绳,他自己用。另一个是一根细绳绿豆给我用。

路过几个田地,明明看到一家玉米秆店!

爸爸没有停下来。

“这不是玉米秆吗,爸爸?”

“跟上!”爸爸喊道。

又过了两个量,然后过了干渠,爸爸没有停下来。

这是外村的田,一大片。一家一家商店,玉米秆像长长的被子一样静静地躺在月光下,又厚又软,泛着白光。

拉长视线,沿着被子往远处看。在田野的尽头,有两座高高的瞭望塔,相距甚远,一座在东,一座在西,相距甚远。在了望塔里,有一盏昏暗的灯。仔细一看,隐约可以看到了望塔里扛枪的士兵。村里的人都叫他们老兵。

那是监狱的了望塔。

爸爸没注意这两个瞭望塔。退伍军人在围墙内照看犯人,不管普通人在围墙外偷吸管。

爸爸环视了一圈,然后对我说“抱抱你!”他弯下腰“冲”去捡脚下的玉米秸。

我也开始按照爸爸的做法行事。

银色的月光下,爸爸先在犁沟里沿着一条线铺上杀生绳,然后把稻草抱在一起,隔着杀生绳铺好。爸爸的身影是那么活跃,时不时的闪现,就像舞台上《虎山智慧》临海学园里的杨子荣!

我还没起床就拉了吸管,但是眼睛一直盯着我爸。

只抽了半包烟,爸爸面前的稻草就堆了一人高。

爸爸还在认真拥抱,我还在每次看。爸爸是样板戏的大演员,我是贫苦农民的小观众。

月亮是聚光灯,爸爸去哪里聚光灯就去哪里。这个舞台比村里的舞台大很多,大到看不到乐队在哪里。一开始我是个小观众,突然就成了舞台上的老高手:“呛——呛!”“bam——呛!”“呛——呛—呛!”

死爸爸!我跟不上我手里的家伙!

——其实爸爸真的很好!爸爸和杨子荣一样好!

爸爸看到稻草已经快收集好了,就停下来准备打捆。

爸爸“ Hula ”把全身压在稻草堆上,把这边的绳头放进对面的套索里,先把绳子拉紧绑好,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脚蹬着稻草,双手抓住杀人绳,大叫一声“嘿!”但是看到又高又臃肿的稻草,就被杀绳捆住了,瘦了不少!

爸爸把绳子打了个结,站起来双手抓住绳子,用力掂量着稻草捆的重量。好像不太重,于是他又解开绳结,打开套索,来回两次从远处搂着稻草,把它套在上面。只是这时他又戴上了套索,然后像以前一样双手蹬着稻草,双手拖着杀绳,大喊“嘿”

爸爸抬起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俯下身子朝我走来。

看到我还没绑稻草,他就喊:“新年我就十五岁了!除了吃饭还能干什么?”把我面前的稻草“ ”收集成一小堆,三次后用绿豆绳捆上,五除二,然后在我面前竖立起来。

月光如镜,爸爸脸上的汗水闪着晶莹的光。

爸爸喘着气,把他那比磨盘还粗的草捆举了起来,上下举起双臂,然后转身往后靠在稻草上,双腿蹲了下来,举起双手,用手背抓住草捆中间的杀手锏,大喊“!”他看到那捆稻草,就乖乖地被爸爸抱走了!乍一看像电影《抗击入侵者》里的火箭筒!那个玉米秆是组合火箭筒,斜刺对着天!

爸爸比杨子荣好!杨子荣只会打盒子枪,爸爸也会发射火箭!

寒风中,火箭摇晃了两下,然后注意到缆绳移到了场地上,爸爸却完全看不见。我也迅速拿起稻草,一步一步走向田野。

月亮还是月亮,路径还是路径。两条影子沿着原路抖动着回来。不同的是两个数字变成了两个火箭。除了月亮,谁也不知道大火箭是爸爸,小火箭是可怜的农民兔子我!

月光如水,影子如车。

两枚火箭弹一枚接一枚地弹回了村子……

一家人聚集在土炕前。

“哧溜”一声,娘用火柴点着几层歪歪扭扭的干玉米皮,轻轻放进炕洞里,然后一根一根地添上玉米秸。突然,冰冷的房间里响起了火光、热气和愤怒。兄弟姐妹们像鸟儿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围在一起,一个接一个地争着往康的山洞里添稻草。

在红色的康山洞里,兄弟姐妹们放进去的稻草先是“吱吱呀呀”地散发出湿气,然后身体慢慢扭动,看着白色的身体变成红色的身体。好奇怪!原来稻草也有生命,他们在临死前表现出不同的表现:憨厚,让你燃烧,宁死不屈!尖“ Ji Ji ”呻吟,抱怨不休!性格暴力的话,“抓挠”会死而不返,骂声四起!

眼瞅着扭曲的稻草堆放在了康的山洞里,几个兄弟姐妹想出了调侃的话题:

“妹子,你看看你撅起的那个大红屁股!无耻!”

“二哥,你怎么怀孕了?怀孕了?”

“嘿嘿,看你扭胳膊踢腿的,怎么还在跳舞?”

……

窗外是一个安静的夜晚,房间里有欢闹的人。

炕洞的火映着娘和几个兄弟姐妹的笑脸,温暖了大半个房间。

这个时候爸爸最开心。

他一个人坐在炕沿上,笑得眯起眼睛,抽着长长的烟“。喝一口,再喝一口“嘘”,再喝一口“嘘”,听到香味!

“这不是我们村的稻草吧?”娘仰脸问父亲。

“你怎么能从我们村子里偷东西?让三伏天导演金知道,还是不要批评我了!”爸爸说。

“这不是和地主富农斗争吗?我们是贫穷的农民!”我忍不住插嘴。

没人说过我。

“哪个村?”娘问。

“王铁。”爸爸回答。

“我告诉你,一看就是‘金皇后’,茎长,叶厚,耐燃!”娘说。

“是种子的东西吗?是粪脚!人家靠的是县城的养猪场!不用担心猪粪!”爸爸弯腰敲了敲鞋底。

“给你一个枣核,在地里试试。你会结西瓜吗?”娘剜了父亲一眼,说道。

“金黄色‘之后,不拉屎就是扯淡!”爸爸看起来有点生气,眼睛斜着,右手高高举起旱烟袋!

房间突然变冷了。

突然听到熟悉的杨子荣的咏叹调“穿越森林,穿越雪原,——”,嘴里却冒出一句话:“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打,不要打!”的线条。

爸爸眯了我一眼,“嘿嘿嘿”笑了起来,然后正色说:“以为我真的敲你妈了?不能!不是舍不得你妈,是舍不得我的雪松管!”说着哈哈大笑“嘿嘿嘿”。

房间里的气氛又活跃起来了。

当月亮挂在窗户上时,一家人就在炕上睡觉了。

康穿起来真舒服!

爸爸太神奇了!爸爸比杨子荣好!杨子荣也需要穿上老虎皮大衣。爸爸和我们只需要穿背心。

“ Gaba ”,爸爸把灯拔了。

“这两捆稻草可以烧五六天,明晚就不用出门了。”娘说。

“出发!越早攒越多,直升机过几天就来了!”爸爸说。

“嗯?明晚还去吗?简直要了我的命!”我怨声载道,却把声音压在床底下。

月亮向西移动了一格。

爸爸开始打呼噜。

那声音抑扬顿挫,悠长、甜美,是那种磁性的,像哼着革命样板戏。

不是杨子荣,不是李昱和,像阿青嫂唱的。原来这个笨手笨脚的爸爸肚子里还有音乐细胞!

娘和我们兄弟姐妹也不吭声了,安静的睡了。

有了爸爸的鼾声,一家人可以睡觉了,可以睡得很香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