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人强秦歌剧 |笔者: 杜妮娜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在秦人的印象中,随着诞生的第一声啼哭,秦腔会日以继夜地陪伴自己。无论黎明还是灯火,无论田野还是城墙的根部,你总会听到秦腔高亢、浑厚、苍凉、悲壮的旋律。“七英尺高的人大声喊道。”尽情怒吼一段秦腔,只觉得心旷神怡,生活中的苦闷一下子消散,天空宽阔,歌手过瘾,听者舒坦。虽然他们很多人看不懂汉字,但是他们唱的是秦腔,但是他们一字不差的唱,而且他们很熟,唱着读着,一招一式。他们讲述王宝钏、秦香莲、陈世美或包拯、窦娥和其他戏曲人物的命运。他们生在黄土里,听三胖的话。比秦川长的,有头顶上的田;埋在黄土里,再配上一段秦腔,就是一段秦腔出了又出的人生。

没有人能准确回答秦腔流传了多少年。有些文献是这样记载秦腔历史的。“形成于秦,精于汉,盛于唐,完备于元,成熟于明,播于清,几经演变,蔚为大观。堪称中国戏剧鼻祖。“陕西人自古就能歌善舞。战国时期,赵王和秦王在池中相遇,蔺相如逼秦王为赵王出战“,也就是说”用筷子打瓦罐。这个陶罐是后来秦腔乐器的原型,像一个皮鼓,用竹签发音。今天叫“弹板”,是当今秦腔中最常见的打击乐器。秦丞相李四在《演示驱逐书》里也提到过秦腔:“丈夫敲瓮,奏郑打髭,歌哭得快,叫声也快,真正的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秦腔随着秦人的沧桑代代相传。明清时期,秦腔不仅几乎在全国各地上演,而且流入北京,直接影响了京剧的形成。明朝万历年间(公元1573-1620年),江浙人所写的《碗莲》传说抄本中有一段话,表明是用“西秦戏二犯”唱的,都是上下句七言体。说明当时交通极其不便的情况下,秦腔已经渡过黄河,渡过长江,传到江浙一带,被地方戏曲吸收借鉴。秦腔是广东“西秦腔”的一个分支,清末流传到新加坡、印尼等东南亚国家。秦腔因其对中国戏曲的特殊贡献,与昆山腔、益阳腔、腔并称为“中国四大剧种”,史称“南昆、、和西堡”。

在陕西,有不同的秦腔流派,即东西、南北、中五路。东路秦腔流行于关中东部渭南地区的大理、浦城地区,历史上称通州梆子;西秦戏流行于关中西部宝鸡的凤翔、岐山、陇县、天水一带。历史上叫西府秦腔,又叫西秦戏。陕南戏曲流行于汉中地区的阳县、城固县、汉中县和勉县,史称刁寒明。北路秦腔流行于渭北高原阜平地区,历史上称之为a级官腔;关中xi地区流行的是关中中部秦腔,被称为陕西梆子和Xi安随机弹。民国元年(1912),在“易俗社”建立后,东西南北的秦腔逐渐被中路的秦腔取代。

在秦人眼里,如果生活中没有秦腔,那就如同食物中缺少调料一样无味,他们的喜怒哀乐都会融入到秦腔中。只要打开村长家老槐树上的大喇叭和家里的电视收音机,秦腔就会占据更多的播放时间。听秦腔、看秦腔是秦人一天中最提神的事情,也是村民们在假期里对戏曲上瘾的最佳时间。每年麦收忙的时候,田里都没有活干,于是各村就打算搭个戏台,唱个大戏,买好木头石头,请好工匠来造。村富不富,比这个阶段还广。一演出,人们就在下午半点搬凳子占地方。戏还没开始,台下坐着和站着的人的头都省了,一群玩耍的孩子躺在舞台两侧的台阶上。锣鼓哗哗作响,仿佛整个世界都要被颠覆了。终于,舞台上的锣鼓停止了,幕布拉开了,人物出现了。但是,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出来不面对观众,她总是背过身去,把脸藏起来,而女的则向后移动,浮在水面上。观众叫:“看那个腰,肩膀,一出戏!”男的时候摇毛岭,再摇双,再摇单,一边上下飞,一边静止,观众喊:“绝对!绝对!”角色猛的一转身,高昂着头,大声的哭了起来,声音如雷。他跑过人们的头顶,整个观众都不寒而栗。从头到脚,每个指尖,每个发梢都在刺痛。

秦川八百里,既是秦汉唐的辉煌,也是近代的无奈衰落。在千千的成千上万的秦人承受着如此多的欢乐和悲伤。他们用“ ”响亮而充满激情的曲调大喊大叫,发泄情绪。没有京剧的波折,没有越剧的抑扬顿挫,没有越剧的深情缠绵,没有黄梅的深情流转,没有秦腔的浑厚深邃,没有秦腔的豪放豪放,只有在秦腔中长大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深情、典雅、韵味。秦人在秦腔里来了又回。秦腔的音符被准确地编码到秦人的基因序列中,构成了秦腔独特的性格。在他们的一生中,音乐也是秦腔,悲伤也是秦腔,能解决他们烦恼的是秦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