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柳树漂清时, 、创作人: 彭辉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学

又是一年清明,随处可见随风摇曳的柳树,让人喜忧参半。

在童年的眼里,清明就是春天放鞭炮,疯狂标榜花草,五彩缤纷,不寻常的活动。虽然南方没有寒食节,但祭祖、家庭聚会、种田准备等活动也让这个春节变得热闹起来。扫墓归来,一路上我妈总是摘一种叫清菜的植物,而我总是爬上树枝,折几根柳枝,然后绕圈,扎野花,戴在自己和我妈身上。回到家,妈妈把清亮的蔬菜洗干净,和米粉拌在一起,做了一个香甜可口的清亮蛋糕,充满了春天的香味。很自然的,我大声朗读课文,感觉这个季节的大部分文字也是关于春天的。总觉得春天那么美好,生活那么幸福,为什么会有这么悲伤的祭祖活动。没人给我解释,我只好放下书,把柳树花冠折腾起来。玩累了,放在门口空地。

年复一年,门前的柳枝已经长成一棵大遮阳树。人们总是在夏天的晚上围坐在一起聊天。张的父母和李的家人都比较矮,时不时还有呵呵的。清明节扫墓依然是每年必上的一课。我妈在家准备祭祀用品,我小时候就不再调皮了。我绝对不会再折柳枝玩了。看着嫩柳叶的出现,忆起柳树下谈笑风生的长辈一个个死去,忆起儿时追逐嬉戏的朋友各奔东西,突然觉得文人爱春爱春的情怀是那么贴切,也更喜欢揣摩柳的意境。常说天下八柳:“左公柳”;送别柳,留下愁与愁“巴陵柳”;旧情难忘,难怨“沈”;青春稍纵即逝,如烟花般飘落“张太柳”;年少多情,天长地久的相思“宛希柳”……都表达了离别的悲伤,等你长大了就知道滋味了。

工作第三年春天,母亲病情恶化,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我经常听到她在床上翻身,痛苦地呻吟。我听到声音,她说床板不稳,露出我满脸笑容,像门前的柳树一样欢快。毕竟精神无法抗拒疾病的煎熬,我妈也知道自己的人生走到了尽头。她有点迷信地跟我说:“孙子要到清明节才能满月,然后就可以去参加葬礼了。加个孙子就可以安心离开了。可以在坟边种些柳树,以后去扫墓就不会寂寞了。”没想到我妈坚持清明节,也是满月后的第二天离开了我们。世人常形容杨柳柔弱,却不知道杨柳有着超乎寻常的韧性和极其顽强的生命力。丫丫说倒栽就生了“ ”。我觉得妈妈也是这样一个有韧性的人,至少有着与疾病抗争的信念。

我妈妈的生活不像刘的那样柔软和坚韧。我五岁的时候,我妈因为车祸半瘫痪了,但她依然用颤抖的双手为我洗衣做饭。她知道自己家庭收入又薄又重,经常去菜市场买最便宜的菜,一瘸一拐的回家。这可能是她童年甚至十几岁时最不想谈的事情。有些人引进了能有效治疗瘫痪的医院或民间疗法。开心的母亲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呆滞,说自己这病治不好,儿子读书好。当我面临着在技校尽快就业和上高中上大学的两难境地时,只有妈妈坚持要我多读书,哪怕我的病治不好。在国外学习工作,打电话回家,她说没事,不用担心。她母亲去世后,她父亲告诉她,她生病了。如果去医院检查的话,让人恐慌的多半是癌症,但是她活的很坚强,因为她有妈妈有家。

按照妈妈的意愿,我在坟边种了几棵柳树,每次清明节的时候。风中摇曳的柳枝悄悄抚过我的脸,就像母亲勤劳温柔的手抚摸着我。调皮的儿子高兴地让我给他折柳枝,做花帽。像小时候一样,感受不到清晰的忧伤,感受不到生命的力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