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再次来到漫长的夏天, |发布人: 小水滴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又一场春雨击倒了最后的杜鹃花,河堤上出现了彩虹。

想起南唐王的一句话:谢春红,行色匆匆。无奈,天冷,下雨,刮风。

春花娇嫩的身体经不起春雨。不会,桃花的红还没看够,布谷鸟的紫已经枯萎了一地。

那一年,幽闭恐惧症的南唐王数次相思,梦不昏。

在那月,孤独的南唐王望着向东流的泉水,神情惆怅:胭脂泪,互留醉意,多么沉重。自然,人长大了,讨厌水。

转眼间,我到了长夏,河堤上开满了绿花。这段时间可以用来怀念曾经风光无限的逝去的春天。什么时候重?有多重?多少年过去了?

总是会忽略眼前的情况,总是被琐碎的缠绵,总是直到秋风凉飕飕,才深深怀念。伙计,伙计!

再看,含蓄的夏荷早已开始露出尖角,羞涩的睡莲早已显得温润。这条河的泉水会白流吗?这个……这个这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