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凌乱诗歌的回忆 ,发稿人: 薛洪文河南油田 [文集]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很久以前,我想写一些回忆,写一些东西,写一些像胡子一样的东西。

写一些枯萎、凌乱、残缺的回忆。然而,它总是搁浅,在海岸上沉没,听着汹涌的海浪声,听着海浪和雪花,哭泣着离去;如果是这样的话,今天拿起笔会让表达更加凌乱和不完整。但这个愿望就像绒布下的尖刀。让我大声说出来。让我写点东西。

生活是一座城市,我们都是这个城市的一天。我们热爱生活,我们为自己的日子感到自豪。也许,在那些日子里,有时候,我已经忘记了人生真正的幸福;生活的苦难改写了日子,日子的沉重使生活变得黑暗。真的感觉半夜爬不到第二天的呼吸。

说这些,太重,太重。我真的很感叹,感叹千年一遇的伟大时代,但也有这样的地狱日子,他们每天坐在我的坟前,哭啊哭。

我记得,有这么一段时间。没错,文化创伤中的伤疤。

比如早上,我的诗《一棵树求天堂》描述了灵魂的罪恶。这些曾经是诗歌的语言,但也是生活中险恶魔鬼的缩影。他们背弃人性,信奉“集团”的可怕颜色革命,抱在一起,说着同样的话,信奉着同样的历史,消除了黑人(暴力杀戮)信仰,在某个地方的训练基地形成了一具被毒害的黑人尸体

难免会想到叙利亚的IS,伪装的语言,“的口号大家的嘴都亮了”。公开场合,个人凭借其合法的官职和无人监管的眼力,混在黑道大佬中,成为江湖上的生死兄弟。然而,他们的刀刃指向一支粉笔,指向一个诗人,指向一个敢于发声的人。

我认为,它的目的只是占领一种文化的外壳,传播、繁衍和培育,以及一场新的黑色革命;吸干人类的良心,杀死几个不听话的人,建立另一个受欢迎的黑势力。

哈哈,记住,他们有巨大的活动空间,穿合身的衣服,控制声音。

嘿,嘿,我被束缚和控制在被监视的阴影里。前几天,他们用刀割了我的衣服,这是杀人的警告,也是杀人前的最后通牒。

我的记忆碎片,又开始闪现。

老师不杀他们吗?写诗不会杀了你?屈服,拿走他的诗,杀了他。从我的窗口,这些与生活相关的词汇飞了进来。我仔细一想,为什么这些话没有法律许可?

好了,写到这里说明我的老薛(我叫薛)还没死。他怎么能不死呢?我在考虑另一个问题。在他们的剧本里,估计还没写出来。

最近几天,天空外面有很多声音,很多人看不到人影。随着死亡的信息不断向我袭来。走在路上,我们经常看到路边有死鸟,院子里的花丛中也有死鸟。所有这些特征,比如一个生命的死亡信息,都是相关的。

好吧,死亡的信息怎么解释为暴力杀人?是的,我的记忆闪现了。

我的记忆更清晰了,他们的呐喊声也更清晰了:“毁门”,敲门,爆门,埋门,砍完就好了。活着的“木头还是”;这些词,在我身边看不见,是人类的另一种语言吗?我认为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不断有人,他们的脚印在没有灵魂的情况下扭曲,穿着空空如也的人皮囊,大喊“这是我们所有的兄弟”,杀人下葬(我在想,这种下葬应该是合法的),“看到我们在外面过得并不都很好”,

啊,啊,这些隐秘的神经感知语言我该怎么多写?

嗯,怎么能叫黑色革命呢?这个不能随便说,但是之后的生活没有保障。

我还是说,他们曾经说过:天下大乱,就去造反。

他们也早就发了狠话,让我和我的家人,以及和我一起生活的人,都放下,这不是杀人吗?杀人前说几句话。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另外,我要起诉他们。

好吧,我的记忆凋零和死亡太多了,所以存一点,让它在杀戮的那天流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