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故事 ,reon

  • A+
所属分类:经典语句

深夜没有咖啡

文/大科先生

我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只要第二天下班,那天晚上我就会恋恋不舍。我经常在第二天凌晨2、3点左右睡觉,早上6点醒来。好像是我自己时间的宝藏。毕竟我一周才拿到一次。

由于睡眠时间不足,我通常在家休息一天。当我醒来时,我会趴在床上看一些书。当我累了的时候,我会起床,洗脸,刷牙,玩手机,看电视,上网,基本上花一上午。

下午小睡一会儿,然后就能真正清醒过来,开始思考新的作品,比如构思新的文章、新的图片,或者思考该怎么做,或者从网上找一些关于文艺的视频,让自己保持理想的热度。

如果你在家里有足够的时间,给自己一个出去呼吸外面空气的理由。如果你在外面呆的时间很短,你会回家,因为害怕给自己一种再工作一天的错觉。

最近问自己是做什么的。第一个答案是:画画。

我又在想,我是一个画家,为什么很久没有画出像样的作品了,却用[有时候一幅画]作为借口,无法说服自己[有时候一幅画]还是挺有意义的,却又无法将内心表达得很深刻。

也许那不是我想要的感觉。

也有一些迷茫和犹豫。如果你真的想仔细问你想追求什么,你没有明确的答案,但你有太多的欲望。你想要这个,你想要那个,但是你觉得刚刚好。

就像留长发一样,很多人说我现在的发型很丑。像个疯子一样,他们都建议我把它剪掉。我也很清楚我现在的形象更差,但是我的目标还没有达到。也许过了这个阶段,我会有好感。如果我没有,我会回到我原来的地方。如果是长短,只是一千个烦恼,会出现在我头上,看是否合适。

我不认为我必须留长发是因为我是一个画家,而主要是因为我结束了我的童年。我从初中就有留长发的想法。因为我的权威,我一直不成功。其实我完全好奇。想知道为什么搞艺术的都喜欢留长发,所以试一试。

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还没有困的迹象,窗外的空气越来越凉,秋天的味道越来越差,星星不多,对面的高楼上还有些灯光,窗帘后面还有不同的故事,但有多少和我一样?

前几天,有一个想法,一个人,去爬山,找一座庙,拜山神,但现在它还没有实现,只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似乎这座山是跟着命运走的,而刻意寻找它只是脑海中的一段旅程。

许多渴望自然、和平和自由的人喜欢去很远的地方。我的距离不是某个地方,而是在路上。这也是我最近的感受。路上总会期待,幻想目的地是什么样子,会发生什么。总之,我脑子里有无数种可能。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如果时间是一种长期的感觉,那么它就是好的。如果我们匆忙旅行,我们留下的只是照片和参观

眼看第二天就要到了,也许在这个安静的夜晚,还有其他人没睡。我们只是这个夜晚的一点点星光,在别人熟睡的这个夜晚,我们只是在做着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夜晚终究是美好的。这个晚上没有咖啡,只有一个小故事。

喝咖啡的趣事

文本/旧目录

上海人接受咖啡的历史很长,但并不流行。20世纪80年代以前,喝咖啡的人不多,只有那些接触过西方文化的商人和知识分子。几乎所有的工人和农民都喝不到咖啡。

20世纪60年代前几年,为了缓解粮食供应不足的矛盾,为少数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引进了一些高档糖果和高档糕点。同时,很多食品店也供应高档饮料。其实当年所谓的高档饮料都是放在两个保温桶里供应热咖啡和热可可茶。热咖啡每杯35美分,相当于一天的标准餐费,而热可可每杯25美分,价格更低。当时我家条件还可以。真的很贪吃的时候,爸爸会带我去喝一杯热可可。咖啡从来没喝过。第一,比较贵。第二,据说喝咖啡会刮油水。在胃里没有油和水的那些日子里,它不愿意刮掉一些油和水。所以,我几乎每天都会路过食品店,看到供应咖啡的广告,闻到咖啡的香气,但从来没有品尝过咖啡的味道。

20世纪60年代末,我参加工作,崇拜一位非常优秀的大师。他的主人是浙江东阳人,妻儿在东阳乡下。一封农村来信说什邡的肝不太好,医生建议多吃糖。当年计划供应糖,师傅很难找到从哪里弄来的。有一天,他走过一家非常高端的食品店,居然说要买一磅咖啡粉,可以供应十磅糖。他的眼睛发亮了。当时咖啡粉十块钱一磅,相当于一个月的饭钱。好在师傅是七级工,月收入近百元,还算实惠。于是他咬紧牙关,买了一磅咖啡粉和十磅糖。糖被客户带到农村,咖啡粉却舍不得扔掉。当时的咖啡粉都要煮着吃,弄得满屋都是味道,但是不加糖的黑咖啡真的很难吃。他抱怨他每天喝烧米汤,而我们却嘲笑他是开阳的乡下人。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很少有咖啡馆改变业务,但有一个例外。在金陵中路柳林路的拐角处,有一家小吃店,被列为晋中食堂,这也是一个非常具有革命性和人气的名字。除了供应糕点、油条、豆浆、阳春面,还有一小锅刚煮好的咖啡,据说还挺正宗的。那一年,知识分子不是去了干校,就是被下放到基层参加体力劳动,工商工人甚至被批判。不过还是有一部分人对咖啡情有独钟,他们会来到这个晋中食堂品尝正宗的小罐咖啡。当我走到那里时,我经常可以看到人们穿着褪色甚至打补丁的蓝色卡其色人民的衣服,和吃大蛋糕和油条的工农坐在一起,在杂木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阅读热开始,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处于老小的境地。考试的时候只能从黑夜里借时间,但是眼皮总是要不争气的打。据说喝咖啡可以提神,于是我们开始了喝咖啡的想法。当时没有速溶咖啡,在杂货店买含糖的咖啡和茶更可行。当时咖啡和茶被做成像午茶一样的小方块,大概七八毛钱一个,泡热水就可以喝了。估计是糖和香料。虽然有咖啡的香味,但是不清爽,喝完就打瞌睡了。后来通过熟人来到南京西路。煮好的咖啡渣在一个钢精炼锅里煮沸。虽然是剩饭剩菜,但还是香气四溢。喝酒后,他们可以持续几个小时不睡着。

20世纪80年代后,速溶咖啡进入中国,先是雀巢咖啡,然后是麦克米伦咖啡。喝咖啡可以这么方便,而且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咖啡很快就普及到普通人。送一个咖啡礼盒也是可以得到的。每天喝一杯速溶咖啡已经逐渐成为上海人生活的一部分。

煮咖啡

文/何敏

朋友送我一包从国外带回来的咖啡,说是生的,告诉我煮好了才能喝,最好不要用铁锅铝锅之类的器具煮,要用咖啡壶煮,这样味道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接触到咖啡的。我只知道刚开始喝咖啡的时候喝的是速溶咖啡,比如雀巢速溶咖啡。想喝的时候,取一勺,倒入开水,加一快方糖,搅拌。咖啡是给我的,但我不喝。与茶不同,它是每天冲泡的。因为咖啡很少喝,所以对咖啡的理解几乎“文盲”。

我把咖啡包切开,发现里面全是深棕色的细颗粒。闻过之后没有特别的香味,远不如雀巢速溶,打开后有咖啡的香味。没有咖啡壶。幸运的是,我有一个玻璃水壶,我已经好几年没用过了,只是用来煮咖啡的。

清洗玻璃水壶,装满半壶水,打开煤气开关。不知道是先放咖啡还是等水烧开。说明书是用外语写的。看了很久,它认得我,我不认得。我猜在我心里,既然是冷水煮的,我就舀两勺咖啡放进去。我坐在电脑前,等着品尝进口咖啡。过了一会儿,我闻到了咖啡烧焦的味道。当我匆忙赶到厨房时,我看到炉子里装满了深棕色的咖啡水,炉子的盘子还在冒烟吱吱作响。没有咖啡的香气,只有咖啡的焦味。第一次煮咖啡完全失败了。

做饭前把水壶清洗干净。这次,我学得很好。先把水一直烧开,放一勺咖啡粉进去,小火一放,一会儿就香了。锅里的咖啡汁不断翻滚,咖啡的香气越来越浓。香味扑鼻,我情不自禁地把鼻子凑到壶口,贪婪地闻着壶中溢出的咖啡香气。原来,咖啡的香气实在是太香了,远非速溶可比。只有两三分钟,我猜也差不多。我把火灭了,因为没有滤网,所以让锅里的咖啡自然沉淀,倒一杯,放一勺糖,用小勺子搅拌一下。哦,那只是一股甜味,轻啜一口,喝一口咖啡。

煮咖啡并不难。

我学会了如何煮咖啡。有时候客人来了,我不泡茶。我烧了一壶咖啡。当客人问:咖啡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闻起来很香?他自豪地拿出杯子,为客人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冬天煮咖啡更有趣。每一个喝茶的人都知道,冬天的茶容易凉,水经常混合,茶很快就会变淡;有了保温杯,闷茶就失去了清香味。这时候煮一壶咖啡,边看书边用勺子搅拌咖啡杯,闻闻房间里咖啡的香气,感觉很舒服。

煮咖啡,有时候只是一种味道。

下午咖啡[/s2/]

文字/哥萨克骑兵

中秋节过后,在阳光不强烈的下午,我喜欢冲一杯香浓的咖啡,放在椅子上,坐在家里的阳台上或办公室门口。

午后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柔和而缓慢地照射在我身上。我感到温暖,能清楚地感受到太阳的重量。

我随身带了一本杂志,还是《海子诗集》《唐宋文选》等。,又漫不经心地翻了翻,其中并没有仔细阅读的意思。

我的兴趣在于午后的阳光,在于那杯香浓的咖啡。

其实我对咖啡可能没有很深的爱好。通常是茶,但是普通的绿茶,也就是地产炒青。新茶上市的时候,有时候朋友会送一些罗比之类的高档茶,但是不会品茶,经常觉得没有炒青的好吃。在无锡监狱出差一年后,好客的主人带我们去茶馆看茶道,喝铁观音和一壶近200元的。茶馆的气氛很好,古色古香,还有锡剧的唱腔。茶道表演也让人觉得喝茶真的是一门精致的艺术,也期待过上这样精致的生活。当然,茶更好。当你服用时,它充满香味,充满鼻子,令人耳目一新。

然而,有了简单的布料,精致的生活可以享受,却无法承受。

偶尔喝咖啡就在于那种情调。很多年前,出差的机会多了一点。我多么喜欢去咖啡店找一个靠窗的座位。咖啡厅适合浪漫,当然恋人居多,我一个人,坐在窗边,为了看临街的风景。同时,我对咖啡屋也很感兴趣,因为它是音乐流动的地方,大部分都是节奏缓慢、情绪略带伤感的轻音乐:《梁祝》《罗密欧与朱丽叶》《秋天的低语》《致爱丽丝》……我很喜欢一些蓝调和萨克斯。听着那种音乐,我仿佛觉得自己坐在清澈的水面上,飘在秋天的小溪里,带着几片落叶和花瓣,我的心是清澈的。年轻的心总是脆弱而敏感的,他们对悲伤的审美欣赏胜过对欢快音调的审美欣赏。而且我还是觉得伤感的音乐更纯粹,更优美,更深刻,更有内涵。不信。那些流行的情歌有多少不是那种忧郁?当然,如果你太悲伤和固执,你可能会得到相反的效果。

所以,我的兴趣,其实不在于午后的阳光,也不在于那杯香浓的咖啡,而在于那种虽不是小资却深得我喜欢的小资情怀。

普通人有时应该把生活的一个方面变得优雅。比如说有点情调。小资情调不一定是小资专属。有一次在丽江,路过甘海子,和大多数游客一样,欢呼着奔向摆满不知名野花的绿毯,趴在地上,享受着这一生中诗意的时刻。也是在云南,翻越洱海,感受高山白雪,洱海明月,骑着轻舟,湖面荡漾,琢磨人生是否有这么高的境界?每次想起印在脑海里的画面,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回到长江岸边的家乡,我会建造庐江的河岸,以芦苇为墙,茅草为顶,看日出,看海鸥飞翔,看朱丽亚的芦苇变白。晚上听《春江花月夜》,枕着江涛睡着了。那种梦也是一首诗。

午后的阳光还是那么柔和、缓慢、温暖,常常,我在这样无边的幻想中小睡一会,进入一种很舒服的慵懒状态。偶尔,我可能会被鸟鸣声惊醒。睁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手边的书已经滑落到地上,热气腾腾的咖啡已经凉了。想起以前的幻想,不仅哑然一笑。

苦咖啡

文/罗婉

搅拌一杯苦咖啡。

喜欢煮咖啡,香气沁人心脾。简单又甜蜜。但仓促的日子导致了速溶咖啡行业的发展。咖啡也很着急。

欧式优雅桌椅,花香熏红桌布,青铜雕花水壶。应该有浓郁的咖啡香味。是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微醺的梦,醉人而迷茫。

但是我喝速溶咖啡,但是大部分都是叔叔每年带来的越南咖啡。因为热带,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湿度。

最奢求的是搅七层拿铁,最好奇的名字是猫屎中的极品。可惜服务好的速食把食材放对了,自己再也找不到加糖加奶的快乐感觉。

于是,我开始爱上咖啡店。毕竟那里还有一些纯咖啡。我痴迷于整天坐在那里的感觉。昏暗的灯光,老房子,懒散的家具。我一个人在那里,靠在沙发上,享受着无线上网和咖啡,把自己隔离在那里,无视窗外的车流。

每次走出咖啡店,都会有一种彼此分离的感觉。就像这扇门,把人的不正之风挡在外面。也许这就是我痴迷它的原因。一出来就要面对肮脏的世界,黑暗,人造,恶心。

所以,我觉得我变了。

我的外表并不强硬,我开始变得僵硬。并不是沫沫的心,开始变得冰冷。苍凉处处生,声音苍凉。

徐催了很久,心变得瞬间。但是融化之后呢?企业一定要冻成冰块,否则会失去人心。他们如何生存?!

但幸运的是,我的感受不是瞬间的。否则,心只是化为冰,无法融化。

然而,我失去了我的心。你也可以活下去。毕竟是即时周到……

咖啡的味道

文/叶红娟

现在是十月下旬,外面有点冷。早上找出比较厚的运动裤,穿上再脱,或者等着穿冷一点。穿上薄裤子去咖啡馆。在我家乡的这种天气,我必须穿长裤。一条薄裤子是绝对不可能的。

送二宝上学后,我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去咖啡馆,喝一杯热咖啡,看书,听音乐,写作。你可以在家里这样做,但你只是感到寒冷和颤抖,这与你穿了多少衣服无关。我需要咖啡馆周围的噪音,受欢迎,戴上耳机,在我自己的世界里,在人群中。透过落地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我的眼角走过。

我喜欢这里的小沙发,很舒服。我旁边的两个男孩说韩语。这里大学生多,是很多大学集中的大学城,咖啡馆里学生多。

今天早上我来得有点晚。我不是每天都占座位的。我在高凳子上坐了一会儿,但还是不习惯。十分钟后,两个人离开了小沙发。我转过身,挪到小沙发上,迅速叫了一个服务员过来。“您好,请在这里整理一下,谢谢!”服务员很快就打包好了。

过了一会儿,她拿了一个有二维码的牌子:“您好,女士。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可以直接从手机上的星巴克APP下单,不用排队。”按照她的指示,我知道明天一进咖啡馆就可以坐下来喝咖啡,不用排队。

我总是喜欢喝拿铁。上周五我想要点不一样的,点了一份美式的。那种味道真的不习惯,当然是咖啡的香味

就够了,味道自然不如那些花式咖啡。回去和星聊,说再也不喝美式了。他脱口而出,要喝纯咖啡,就用家里的咖啡机。但是我就是喜欢去咖啡馆,不想在家喝咖啡。

每个时间段的咖啡馆都不一样。下午的人明显多,下午茶的人明显多。每个位置几乎都挤满了人,但看起来并不拥挤。它独特的气质决定了你随时都很舒服。

我不带笔记本电脑去咖啡馆,因为我的手机够用,我习惯在上面打字。喜欢靠在沙发椅上,这是懒人的习惯。大多数努力工作的人都用电脑工作。Star也建议拿电脑写,这样更快。当然不是。我认为在手机上写作是我最舒服的方式。这有什么关系?

只是很少用笔写字。偶尔,学生趴在桌子上,既用电脑又用手写,做作业。

一天不喝一杯咖啡,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喝咖啡会上瘾,所以有一点爱好就好,总比一天空白混沌要好。咖啡馆是我思考的地方。

有咖啡的地方,可以舒展更多的精神世界,体验最适合自己的生活状态。

彭州一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